读读书 > 穿越小说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第251章 突围(一)
    乔晚惊呆了, 愣了半秒之后, 立刻跟上了孟广泽的脚步。

    “当初你伤重濒死, 我设法保留住了你神识不散,又尽量修补你身上的伤口, 至于这位道友。”孟广泽沉声道“我神识毕竟有限, 就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从崖下抱着乔晚一块儿滚下来, 这死士双腿和脊椎都摔断了, 浑身上下好像就只有两只眼珠能动,眼睛费力地盯着乔晚看, 眼里露出了股悲伤和绝望来。

    四肢尽断, 瘫痪比杀了他更难受。

    乔晚深吸了一口气,局促不安地问“前辈,带我来看他?”

    面前这一向温和的男人,难得露出了点儿杀伐果断的冷清“你总要为自己正名。”

    是……是啊……乔晚猛然想起,面前这死士是个再合适不过的人证。

    安顿好这死士之后, 乔晚不再耽搁,立刻切回了陆辞仙的小号。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如今生路被堵死, 在这种情况下,秘境里各宗门弟子很有可能做出啥过激的行为, 比如说自相残杀。

    这一路上, 她“爹”一直陪在她身边, 要是遇上不长眼睛的妖兽, 用不着等她出手, 男人就从身体里抽出了一把破损的一尺宽的旧剑,直接给解决了。

    之前让乔晚吃了不少苦头的妖兽,在男人剑下几乎任意被搓揉捏扁,根本用不着分出心思去对付。

    孟广泽的剑意也很温柔,温柔到仿佛星河倾泻,剑光流转在男人温醇的眼里,手中这把旧剑,像老战友像美人,唯独不像杀器。

    乔晚被狠狠地震惊了一下。

    这……这就是大佬吗?!!

    像是察觉到了乔晚的震惊,孟广泽又笑着抬手摸了摸她脑袋。

    他好像很喜欢做这个动作,摸着少女乌黑的脑袋,男人享受得眼睛笑眯眯的,像只老狐狸。

    “我精力有限,神识化成实体已经用了我□□分的力气,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又得回你识海中休憩了。”

    所以……乔晚嘴角一抽。

    她“爹”对付这些妖兽只用上了一成功力都不到?

    顿时,乔晚觉得自己被“学霸的谦虚”给狠狠地碾压了一脸。

    孟广泽“你很惊讶?”

    “我还以为前辈要磨炼我,要我自己出手。”乔晚挠挠头。

    毕竟这一路上,碰到的长辈这种生物,从马前辈,到李前辈,再到妙法前辈,都是秉承着个“自立自强”的信念,她自己的事情就丢给她自己解决,只偶尔点拨她两句,出手帮个忙啥的。

    而眼下突然有个人站在自己面前,替她把什么事情都做了,乔晚有点儿如坠梦中的恍惚和无所适从。

    孟广泽温和地问“这是李判做出来的事吧?“

    乔晚一愣“是。”

    孟广泽笑得眼睛的细纹都堆在了一起,又享受地捋了一把她脑袋“我说过你是我女儿,为人父母不需要儿女多有出息。只要你健康平安快乐地长大,就是阿爹最大的心愿了。“

    “但阿爹没想到的是,我家阿晚,竟然长成了个卓越的少年。”

    自从见到孟广泽开始,就一直被男人全方位无死角地各种夸夸夸,偏偏孟广泽夸人的时候,眼里含着点儿对小孩子的溺宠。

    大概就是那种“又多走了几步路,阿晚真棒。”

    “阿晚的蝴蝶结是从哪儿买来的,真可爱。”

    “伤口痊愈得很快,真棒。”

    乔晚的脸“腾”地一声又涨红了。

    她“爹”是从夸夸群出来的吗?!

    孟广泽看了她一眼,朗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又没忘撸了把她脑袋上的蝴蝶结“阿爹的女儿真是个可爱的姑娘,像只小狗。”

    谁会把自己的女儿形容成狗子啊!!

    在察觉到自家女儿被自己调戏地脸红自闭之后,孟广泽终于莞尔一笑,愉快地结束了调戏。

    “不是说要去找你那个妖皇朋友吗?还不快点儿出发?嗯?”

    从发出讯息召集弟子撤出秘境到现在,撤出的弟子还不足三成。

    盯着面前这封死了的秘境,妙法尊者脸色铁青。

    秘境四角的四个传送阵,马怀真早就派了暗部弟子夜以继日地守着,也派了精通阵法的云烟仙府弟子彻夜研究,一有消息就立即报告。

    但直到现在为止,也没人找出解决的办法出来,剩下来七成弟子就这样被困死了秘境里,进退不得。

    公孙冰姿面露疲倦“这阵法是魔域秘法,想要在段时间之内破解,难于上青天。”

    心知这几天来,众人都已经精疲力尽,妙法尊者微微颌首,沉声道谢“这几日麻烦宫主费心。”

    公孙冰姿摆摆手。

    秘境里面被困着的还有她云烟仙府弟子,她这个做掌门的,就算各宗门不发话,也得想办法把自家弟子给挖出来。

    说实话,现在的情况已经清楚了。

    这秘境是魔域搞得鬼。

    虽然现在魔域没个动静,但难保下一秒不会突然发动攻势,到时候这被困在秘境里的弟子们都将成为魔域的筹码。

    公孙冰姿忍不住看向了面前这长身玉立的佛者。

    早在同修会开始之前,这位大光明殿的尊者,就托门下弟子找到了云烟仙府,大悲崖和青阳书院,私下联络了他们这几位掌门人,请他们保留一部分战力守在宗门。

    难道说,这位早就预料到了会有今天这么一天吗?

    “当务之急,是不能乱。”妙法尊者微微蹙眉“烦请宫主继续联络门下弟子,务必收束他们。”

    公孙冰姿点头“我明白。“

    两人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突然就看见不远处的营帐中,马怀真铁青着脸转动轮椅走了出来,看样子明显是被气疯了。

    公孙冰姿微微一愣,惊愕道“马堂主?”

    马怀真目光在两人脸上一扫“尊者,宫主。”

    公孙冰姿忍不住问“堂主脸色……看上去……”

    不提倒还好,这一提,轮椅上的男人竟然没了平日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风度,几乎低吼出声“他妈的!一群疯子!一群傻逼!傻缺!!”

    妙法尊者也是一愣。

    马怀真气得咬紧了牙“这些疯子,这些傻缺早知道这秘境有古怪!!”

    这些昆山的,萧家的,陆家,岑家的……这些各家各派的长老这一个个都不掉!!

    他们早知道……秘境里有古怪?!

    公孙冰姿瞳孔骤缩。

    妙法尊者也上前一步,冷下了脸“堂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马怀真这个时候好像终于稳定了下来,眼神阴鸷。

    就在刚刚,昆山,萧家,陆家,几大家族,几大门派,包括各色零散的小宗门聚在一起开会的时候,他才知道,这秘境开启不久之后,这些老不死的,早就知道这秘境里有魔气涌动了。

    但事先发现的各家都默契地选择了瞒下这件事,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这秘境里的妖丹!

    这些老不死的,寿元将尽,就是冲着这些妖丹去的!哪怕这秘境里面的确有古怪,的确也魔气涌动,也放不下这唾手可得的成仙机会。

    马怀真气得两眼通红。

    几百年前,他就是被这些身居高位,理所应当牺牲下面人命的傻缺们给坑死的。

    战争中,这些借机中饱私囊的还不少吗?!

    这哪儿是想要内丹,这根本就是用自己门下年轻的小辈弟子的命来填自己的命!

    当时马怀真气得差点儿从轮椅上一跃而起,怒起杀人。

    这些老不死的,也心知犯了大错,面色难看地低声辩解。

    他们刚开始的确是不知道这里面有魔气来着,但后面察觉到魔气涌动,才意识到不对。

    这根本不是个仙宫,这是个魔宫遗迹。

    但全修真界为个魔宫死掐太丢脸,而且这里面的确有内丹能增加寿元啊。

    反正这也只是个魔宫遗迹,里面的魔早就死了不知道有几万年,进去的又都是各家精英子弟,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只有空壳子的魔宫了?

    利益当前,竟然没有一个人开口说明真相。

    就这样一直瞒到了现在。等终于意识到事情大条了,搂不住了,再开口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此话一出,妙法尊者和公孙冰姿齐齐变了脸色。

    偏偏就在这时,一个暗部弟子火急火燎地冲了过来,膝盖一磕,就跪倒在了马怀真面前。

    “堂主!堂主!”

    “大事不好了!其他弟兄在对面山前看到了魔修的影子!!”

    马怀真咬紧了牙,牙缝里狠狠地蹦出了几个字儿。

    “操!□□妈!!”

    乔晚的神识虽然牛逼,但孟广泽的神识更牛逼。

    神识一铺出去,瞬间覆盖了整个秘境,迅速锁定了位于秘境南边儿的主仆俩。

    回过头来看见再次被震撼了一下的乔晚,孟广泽笑着催促“看呆了?还不快走?”

    与此同时。

    伽婴眸色淡淡地看着突然不知道从哪个旮沓里冲出来,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少年。

    乔晚咬牙,硬着头皮道“请陛下伸出援手,解如今之危。”

    身边的修犬狗脸震惊。

    伽婴“你说,”顿了顿,男人的视线落到了少年脸上,“你是乔晚?”,,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