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就不必问路, 随着人流的方向她们就一路到了放河灯的地方。

    小河中央有一道弯弯的石桥,沿河两边有商贩在叫卖河灯, 大安朝的民风开放,小姑娘们可以在节日庆典时出门。

    每个月一次的灯会就引来了不少的少男少女, 都是春心萌动的年纪, 便会来放河灯许愿能觅得好姻缘。

    但也都是三三两两的姑娘家,鲜少有成双入对的,文锦心此刻才庆幸还好自己换了男装,不然就不能和表哥一块放河灯了。

    文锦心觉得新鲜,她还是头次放河灯,拉着沈玦就迫不及待的去买河灯。

    那卖河灯的小贩是个精明人,一眼就看出文锦心不似少年,仔细留心就能看见她耳垂上的耳洞, 便知道了, 这是对小情人呢。

    马上就想好了说辞,“两位小哥儿瞧瞧这河灯, 老朽在这卖了十多年的河灯,只要是在我这买河灯的各个都能寻得好姻缘,若是已有了姻缘, 便能永结同心百世恩爱。”

    文锦心一听就很心动, 她单纯的很, 别人说的她马上就信了。

    她当然也想和表哥恩爱白首啊,尤其是表哥那日还说此生此世只娶她一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就拉了拉沈玦的袖子, “表哥,我们就买这个吧。”

    沈玦可不是文锦心,一眼就瞧出这小贩是在耍滑头,但也懒得去拆穿,尤其是他的嘴巴也会说话,就当是哄小姑娘开心也好。

    就直接掏了银子大手一挥,“不必找了,剩下的给你当彩头。”

    小贩赶紧千恩万谢,将河灯小心的递给了文锦心,虽然是这位贵公子付的钱,可小贩聪明着呢,说话顶用的还是这个面团儿一般的小公子。

    “小公子拿好了,小的先祝两位公子都能觅得姻缘美满,心想事成。”

    文锦心仔细的接了过来,宝贝的很,像是这河灯真有如此的灵验,等河边空了才和沈玦一块过去。

    河灯一点上,文锦心就赶紧闭眼许愿,沈玦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微微向上扬的嘴角,不知怎么的心里竟真生出了几分的信仰。

    他沈玦此生不信天也不信命,只信他自己,可在遇见文锦心之后,他开始相信命运了。

    不管小贩的话有多假,这河灯有多普通,他都想再相信一次。

    忍不住在心中和她留下一样的愿望。

    文锦心再睁开眼时才郑重的松开了拈着河灯的手指,看着河灯顺着水流缓缓的向前而去。

    直到看不见踪影了,文锦心才抿着唇偷笑着侧头去看沈玦,“表哥,你方才有没有许愿?”

    沈玦弯了弯唇,点了点她的鼻尖,“你猜。”

    “我猜肯定许了。”她笑起来的时候,沈玦听见,有星光坠落的声音,美好到不真实。

    他愿意为了守护她的笑,付出他的一切。

    放完了河灯,他们又顺着热闹的街市往回走。

    灯市可不止卖花灯,这一路上什么新鲜好玩的都有,糖人糖画还有各种各样的零嘴,甚至还有娃娃风筝面具等小玩意。

    文锦心看什么都好玩,这些她可是早就在上回的马上就瞧中了的,这次又有沈玦在身边掏银子,是什么都觉得好。

    “表哥,这个糖人好可爱,是小老虎的,还有小猫,我们一人一个好不好?”

    “好,我要那个小猫。”

    “表哥表哥,这个娃娃好可爱,我们买回去送给媛儿好不好?媛儿肯定很喜欢。”

    马上就要离京了,文锦心记着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想给他们带礼物,选完沈韶媛喜欢的娃娃,还要给老太妃选。

    沈玦就一路跟着她,她不管问什么沈玦都不厌其烦的回答,看着她的眼睛满是柔情。

    “表哥,这个好不好看?”文锦心拿起来的是一双手套花样是粉粉的,可以骑马的时候套着不会磨伤。

    她想的是沈韶媛喜欢骑马,送给她刚好可以护手,没想到沈玦误会了,以为那是他的。

    毕竟所有人她都选好了礼物,就连秦红缨和将军都有了,这个总归是他的了吧,虽然颜色有些粉,但沈玦也不想浪费她的一片好心。

    拿过来左右的看了一眼,“好看。”然后付了钱就塞进了自己的兜里。

    文锦心奇怪的眨了眨眼睛,“表哥,那是给媛儿的,你怎么放起来了?和娃娃放在一块就好了。”

    沈玦:……

    感情不是给他的?他还为了顾及她的自尊心会不会难过,特意的夸了好看,结果不是他的?!

    沈玦不高兴了,不肯把手套拿出来,轻轻的点了点他的额头,“好啊,所有人都有,就是我没有,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坏东西,不管,这个归我了。”

    文锦心这才知道表哥是在闹脾气,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这样的表哥实在是有趣,是她以往没能见到的一面。

    然后就献宝似的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荷包,小脸红红的,“谁说没有给表哥准备,这个是给表哥的。”

    沈玦没好气的瞥了一眼,才看到她掌中放着一个精美的荷包,这是什么时候买的?他怎么没看见过?

    方才两人可一直在一起她根本没机会去买。

    然后就听小姑娘柔柔的说:“这是我自己绣的,我绣了两个,不知道表哥喜欢不喜欢……”

    还没说完,她就感觉掌心空了,荷包已经被飞快的拿走了。

    沈玦这会已经拿在手里把玩,上面绣着一只瞌睡的猛虎,在猛虎的身上还趴着只睡着的小猫儿。

    这是她很早就开始绣的,只是一直不好意思拿给沈玦,今日还是他提起,她才拿了出来。

    便不说这上面有所寓意的图案,就是她如的花心思的一针一线亲手做,沈玦就喜爱不已,怎么都看不够。

    “还有另外一个呢?”

    文锦心就红着脸拿了出来,“这个是我的。”

    她的那个荷包上面是小猫儿坐在猛虎的脑袋上,俏皮又生动,看上去格外的活灵活现。

    沈玦这会知道她为何磨磨蹭蹭的不肯拿出来了,原来是小姑娘有坏心思呢,小猫儿都敢在老虎头上撒野了。

    文锦心当时也是鬼使神差,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这个,等做完了自己还有些小羞耻。

    沈玦压低了嗓子,“小坏蛋,这是想要造反了。”

    “才没有……”文锦心见没法辩解了,只好咬着下唇娇羞的道:“谁让表哥总是欺负人。”

    原来是现实欺负不回去,就在荷包上做文章呢。

    沈玦非凡没有不高兴,还呵呵的笑了两声,他的小姑娘真是太可爱了。

    “我也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文锦心像是好奇宝宝一样歪了歪头,她收到沈玦太多的爱了,但说到礼物,除了桂花糕好像还真没有,“是什么礼物?”

    沈玦就牵住了她的手,然后一路带着她离开闹市到了空旷的地方。

    捂住了她的眼睛,伏低了脑袋,靠在她的耳侧,轻声道:“闭上眼睛,马上就知道了。”

    阿冰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朝沈玦比了个好了的手势,沈玦才松开了她的眼睛。

    “乖,抬头看。”

    文锦心先是听见一声爆破声,然后听话的顺着他的话抬头去看,然后不自觉的瞪大了眼睛。

    原本漆黑的天际,瞬间被焰火给染成了火红的一片。

    她忘了说话,忘了眨眼,呆呆的看着天空,耳边是焰火的声音以及沈玦温热的气息。

    她的眼眶止不住的湿润了,紧紧的抓着沈玦的衣襟,娇娇的喊了一声,“表哥。”

    那一夜京城的天空被染成了五光十色,所有人都忍不住的仰头去看,百姓们也跟着好奇,这既不是节日也不是大庆,怎么好好的放起了焰火。

    “傻丫头,今儿是什么日子你都忘了吗?”

    文锦心的脑子都有些懵了,今儿是什么日子?圣寿好像已经过了,灯会需要放焰火吗?

    看着她傻傻的样子显然是忘了,沈玦笑着摇了摇头,“小傻子,今日是你的生辰。”

    文锦心这才想起来,她的生辰正是今天,以前她的生辰都是父母陪她过的,自从双亲出事之后,就没有人再为她过生辰了,她自己也下意识的把这个日子给忘了。

    沈玦还是在镇南王府的时候听祖母说起过,因为要去合他们两的生辰八字,他才知道了文锦心的生辰,便把这事给记在了心上。

    只是没想到突然要上京,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好在还是赶上了,结果也勉强算得上好。

    沈玦紧紧的扣着她的手指,“喜欢吗?”

    文锦心仰着头看他,她的眼里倒映着漫天的焰火,仿佛点点华光,美好的不真实。

    “喜欢,喜欢极了,表哥,这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不会忘记,有个人曾经送了她漫天的华光。

    正好这个时候,文锦心束发的飘带散了,她的一头长发缓缓的随风飘散开来,成了这夏夜里最美的风景。

    沈玦忍了一个晚上,此刻终于忍不住的捧着她的脸庞,吻了上去。

    焰火还未结束,他们就置身在这盛世的美景中,留下最缠绵的一吻。

    文锦心和沈玦走后,沈妙茹就没管秦琅自顾自的走开了,她知道这小孩儿自己会追上来的。

    果然她还没走出几步,秦琅就眼巴巴的跟了上来,一路上他也不说话,臭着脸一副谁也别惹我,我很生气我需要哄的神情。

    沈妙茹觉得好笑,多大的人了还需要哄,生气便生气着吧,她可没这么多耐心哄个小朋友。

    她的这个态度让秦琅更不爽了,本来他知道被骗了正在恼火,就等着她来道歉好发发这股邪火。

    可这犯错的人根本就没有要道歉的自觉,反而嚣张的很!

    秦琅就故意不和她说话,可又憋的心里难受,他其实骨子里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最喜欢和人说话,要冷战他宁可打一架来的痛快。

    现在这样真是要憋死他了。

    尤其是这么一路走来,盯着沈妙茹看的目光太多了,她实在是太过耀眼,只要瞧见的都忍不住的看上她几眼。

    秦琅气得就想把那些人的眼珠子都给挖出来,好让他们知道,不是谁都能胡乱看的。

    可惜的是他就算想,也没有立场来做这个事情。

    有气没处撒,就盯着沈妙茹狠狠的看,这美人是缺心眼吗,知道自己长得好看,还打扮的这么漂亮,一点都没有防备意识。

    就这也好意思说他是小朋友,让他别被人骗了,现在看来她才是真的不识人间险恶,需要挨教训的。

    沈妙茹可不知道秦琅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她也没有去首饰店,而是路过了一家馄饨铺子,就坐下让老板下馄饨。

    秦琅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又不去首饰店了?这是饿了?

    然后哼了一声,想请他吃馄饨作为道歉?想得倒是美,一碗馄饨可打发不了他。

    就站着也不坐下,“我可不吃,别以为一碗馄饨我就把什么事都给忘了。”

    沈妙茹一只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秦琅跳脚的样子,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心事都写在脸上了,还装作不想要的样子。

    这就是她之前忍不住逗他的原因,真是可爱极了。

    轻笑了一声,“小孩儿你是不是误会了?想吃馄饨啊,自己点。”

    秦琅还以为她是故意骗他的,没想到老板哟喝着馄饨好了的时候,真的只端上了一碗。

    秦琅:……

    他顿时气血涌到了头的话简直是笑话,甚至无地自容。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多的窝囊气,这个女人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在自作多情。

    秦琅再也没有办法待下去了,他真是疯了差不多,任她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

    尤其是他如此的尴尬,沈妙茹也还是在自己吃自己的,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

    他骨子里的那股傲气终于爆发了,直接朝着铺子外冲了出去。

    沈妙茹看着他走了,也还是慢条斯理的吃着馄饨,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要是秦琅和其他的纨绔一样就好了,只想玩乐不用心。

    那她或许就会愿意和秦琅玩一玩,毕竟秦琅的外在和性格她都很喜欢,只可惜他太认真了。

    认真到沈妙茹不敢触碰,要是伤了少年的心,那可是赔不起的。

    若是再往前几年,自己遇见的是他,或许真会喜欢上他,他身上有种吸引人的少年气息。

    可现在她比秦琅大了不止两三岁,两人之间的鸿沟更是深不可见。

    所以还不如一开始就断了他的念想。

    “主子,秦三公子已经走远了。”沈妙茹身边的贴身宫女小声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沈妙茹就把银子放在了桌上起身,“那我们也回宫吧,这街市的喧闹,到底是不适合我。”

    宫女看了一眼沈妙茹的碗,她根本就没有吃多少,往日公主最喜欢这家的馄饨了,每回偷溜出宫都要来吃,可今日几乎都没动。

    但来不及多想就快步的跟了上去,公主怎么想的可不是她们这些做奴婢的人可以管的。

    “一会你让秋菊去我和锦儿约好的地方,就说宫内有事我先回去了,让她别担心,我一切安好。”

    沈妙茹想着他们小情人去放河灯定是浓情蜜意的,她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出来逛过了,也算是沾了一身的烟火气。

    也够她在那无趣的深宫待上一阵了。

    这一条街上最是热闹,这会又是人最多最拥挤的时候,宫女皱了皱眉头,“主子,奴婢让他们清街吧。”

    “无妨,热闹的时候我们清街算怎么一回事,走吧,我没这么娇贵。”

    宫女就为沈妙茹挡在前面,硬生生的挤出了一条还算宽敞的路,好不容易到了街口处,突然响起了焰火炸开的声音。

    沈妙茹仰头去看,五颜六色的焰火在漆黑的天幕上绽放,美得连她都多看了两眼。

    “主子,怎么会有焰火?”要知道圣寿当日都未曾有焰火,城内没有准许是不能有这样的明火的。

    沈妙茹就想起来,前几日她好像听宫人说起沈玦又进过一趟宫,可她对沈玦没兴趣,自然没有关注他所为何事。

    结合现在的这一场漫天的焰火,她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即便沈妙茹一直说他们是小孩子,可这回就连她都忍不住的有些心动了,哪个女人不爱这样华美的事物,以及这背后的真心。

    宫女看她失神,忍不住的出声提醒了一句,“主子,咱们该走了。”

    沈妙茹就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忍不住的笑了声,她最近真是和小朋友待得久了,连心境都受到了影响,真是不应该。

    然后跟着宫女往马车的地方去。

    眼看着离马车不远时,突然前路出现了男子,穿着很是粗鄙,长相也很是猥琐。

    看到沈妙茹和宫女就发出了淫笑声,“小美人,爷可是从方才就注意到你了,天色这么暗,怕不怕啊?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家啊?”

    他们其实从沈妙茹刚一出现在灯会上就注意到她了,只可惜那会人多不好下手,而且很快她身边就出现了秦琅,看上去不太好对付。

    好不容易等到这会她身边没人了,路上也人少,他们就跳出来调戏一番。

    沈妙茹冷笑了一声,这些人可真是找死。

    她身前的宫女也已经进入了戒备,“主子一会您往后退,奴婢来对付他们。”

    然后就看着那几个地痞无赖,一点点的逼近。

    就在领头那人伸出手来时,一块石子用力的朝他砸来,就听一声惨叫声响起。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坏小爷的好事!”

    “是你爷爷我!”

    作者有话要说:  那我就按原计划写了~最近在做收尾了,所以有点卡,我写的慢一点吧。(上班第一天非常的不习惯!!)

    继续发红包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