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我靠学习来修仙 > 晚宴
    太虚派的剑修们出行格外拉风, 各种光彩的剑光将整片天际都晕染,璀璨的光闪瞎人眼。

    谢冰觉着修士的灵气就像是手机一样, 一直大量用(大型游戏)的话就耗费的很快,若是恰好电量耗尽还没有来得及充电碰到了突发情况(打另外一个大型游戏), 就会死的很快, 所以一般来讲,修士会精打细算,鲜少大量耗费灵气……魔尊那种修为恐怖、电量仿佛永远用不尽的除外。

    所以即便是太虚派的剑修师兄师姐们都很牛逼,也不会一直御剑飞行,更何况妖都距离中州大陆实在是太遥远了。

    御剑飞行大约三个时辰后,便到了长金州的边缘,领头的郁焰真人飞行速度降了下来,后面重叠的无数剑光也慢了下来。

    谢冰坐在冰霜灵剑上, 裹紧红色狐裘披风, 只露出一双眼睛,她虽然有先天法器, 可是护体灵气却是没有的,这冷冷的狂风胡乱的往脸上拍,只能找出来披风挡风……这衣裳好像还是上次大师兄给她买的。

    谢冰伸手抓了抓白色绒领, 这会儿她又想起来殷倦之……南宫潜势大, 魔尊在魔宫里处境并不好过, 现在又因为顾莫念出山不得不困在太虚派,这次妖都又与仙都商讨共抗邪道之事,他会怎么做?总觉着, 这趟妖都之行会横生波折。

    天幕之上,祥云重重交叠,像是走马观花一样闪过,谢冰抬起眼,视线所及之处停留着巨大的游船,一片流金溢彩。

    能飞的船,应当是叫飞船。飞船通体洁白,虽然光芒各异,却显露出圣洁的气息,上面遍布着繁复的花纹,仔细看去,那花纹是防御型阵法,这是仙都的飞船。

    在太虚派出行的修士中,谢冰的金丹期根本就不够瞧,她缩在最后面,降低存在感,隔着众多的修士,只遥遥看到白衣火纹的郁焰真人与飞船遥立的修士见礼。

    谢冰眯眼,她认识,妄剑,司徒同光,仙都的人。

    他们寒暄几句,随后太虚派的剑修们自觉到了飞船上休息。谢冰随着大流落在飞船上,发现这个飞船高约五层,大的几乎没边,她跟太虚派的一个师姐分到了一间房休息,安顿之后谢冰又跑了出来。

    她还没有上过仙都的飞船!

    千万年来,仙都都是正道中人的朝圣地,尊崇圣洁,圣子贯彻天意,传达上苍指令,是最接近天道的存在,整个正道九州全都听从仙都指令。不过仙都的战斗力比较弱,更多的是作为精神层面的指引。

    飞船开动了,谢冰走在船上,眼前都是各个门派的修士,根据他们穿的“校服”可以看出来他们隶属的门派。谢冰走过来的时候,引起来不少视线,白衣云纹,这可太少见了,最出名的就是正道之首顾莫念和预定好的下任掌门殷倦之。

    谢冰好整以暇地站在一边,忽视了那些视线,看想茫茫的雾海。

    从天际往下看去,乘风破浪,蔚为壮观。不远处,一道视线锁在了她的侧脸。

    郁焰真人与妄剑司徒同光正在闲话,忽然间司徒同光目光滞了一瞬,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一步。

    郁焰眉头一挑,循着司徒同光的视线便看到了一抹青影的谢冰。

    “她是谁?”

    司徒同光眉头蹙了起来,眉心一点殷红愈发显眼。

    “那是主座大人的弟子,名唤谢冰。”

    然后谢冰的眼前就站着两个大佬。

    谢冰面上恭恭敬敬行礼,心底已经骂起司徒同光。前世她跟司徒同光交手过,他是仅次于圣子的变态战斗力,明明是仙都的人,用剑用的贼溜,所以谢冰打的很是吃力,吃了几次亏。

    仙都的人比三大剑派的人还要难搞,因为他们自诩是最接近天道的人,一个两个都假清高假圣洁,魔修第一讨厌正道人,第二讨厌的就是仙都的人。

    妄剑、司徒同光仔仔细细地盯着谢冰的眉眼看,谢冰好整以暇,任由他看着。

    她自己的脸,有什么不能看的?

    谢冰早就克服了对自己脸的tsd,随便人看。

    她无辜脸,也看着司徒同光。

    前世没在和平的状态下看过司徒同光,这么一看,长得还真好。一身雪白衣衫,露出来的里衣边缘是清透的蓝色,白如霜雪的长发松松垂落在腰脊,头发在脑后挽起,插了一支碧云簪子,额前碎发分开,落在眼前,遮住边际的脸颊,更显出几分仙风道骨。

    而他面容白皙,额间点了一点殷红,这是仙都之人的标志,手中持着一把金柄的白色拂尘——这玩意也就是外表是拂尘,用的时候便是著名的妄剑。

    “司徒师叔,我脸上有东西么?”谢冰装乖。

    “没什么,想起来一个故人。”

    谢冰:“……哦。”

    她与萱瑶长得像,萱瑶是南宫听雪的女儿,等于说南宫听雪长得有几分相像,这司徒同光,八成是南宫听雪的故人。

    司徒同光像是一个寻常的师叔一样,细细问了谢冰的师承家室修行阶段,等知道谢冰是个书修之后眸间有些恍然,最后神色便平静下来,甚至有些失望。

    谢冰安然离开,回自己房间看书去了。

    等她睡醒之后,发现这飞船已经飞到了海上,这意味着距离妖都越来越近了。

    妖都太过于神秘,就连后世妖都与仙都结盟之后,执行的政策相对闭塞,许出不许进,谢冰还没有见过传说中的妖都究竟是什么样的。

    又过了半日,头顶是蓝色的天,船下是蓝色的海,终于看到了视线尽头的大陆。

    ……

    谢冰没想到,妖都会是这个样子。

    他们到了妖都土地边缘便下了船,妖都的官员接引他们,一路护送到了妖都外围。

    周围的风光景色与传闻中一样,奇形怪状的各种房屋,稀奇古怪的湖泊河流,连路上的行妖都各色各异,有的是人的形状,有的露着一点兽形,有的干脆就是完全的兽状,自由惬意的很,完全像是世外桃源一般。

    一路上顺风顺水,到了妖都门口,还有不少欢迎的妖族民众,他们被安置在行宫外的一座宫殿内,说今夜举办欢迎晚宴,明日再正式商讨。

    宫殿很大,很高,很宽阔,也许是兽类领性强,房间稀稀落落的,谢冰一个人坐拥一个房间。

    她小心谨慎地巡查了一圈房间,左手腕上的绿色藤蔓嗖嗖嗖地发射出来几片绿色的叶子,悄无声息地钻到了角落里。

    妖太子姬乱芒在太虚派的阴谋被自己破坏了,他无功而返,挖着心思要报复自己,这次借着机会指定要她来,肯定一肚子坏水。

    正值商谈关键时期,要她命不至于,阴她肯定是少不了的。

    对此,谢冰只想说:来啊,ho啊!

    ……

    出乎谢冰的意料,举办晚宴的城堡很是梦幻,在漆黑的夜幕下,高耸入云,星星点点的灯光点缀其间,星星点点闪烁,高大的树木整颗亮起,各色浓烈的城堡被晕染出夺目的光彩。

    谢冰:……?

    这不是迪士尼城堡吗?

    城堡之上,有欢快的音乐响起,长着长耳朵,露着长尾巴的妖修弹奏着乐曲,宽阔的广场上,有高大的垂耳兔在蹦蹦跳跳,其他的半兽欢快地穿行其间,手中提着小篮子,里面装着褐色蜂糖,遇到修士便分发给他们。

    谢冰边吃糖,听着耳边修士的科普,这城堡的装饰,是按照妖后的品味建造的,妖王都纵容她。

    听说妖王跟妖后没什么感情,政治婚姻,各自追求所爱,上次的鱼尺笺就是妖后的面首,本以为是室友关系,没想到妖王这么宠妖后。

    晚宴的重头戏在妖后妖王身上,谢冰没打算参与,等妖王妖后到场与司徒同光和郁焰他们交际,她就躲在最后面吃妖族的美食,还装了一把糖果。

    成群的垂耳兔还在欢快的蹦蹦跳跳,谢冰又剥开一枚糖,呜呜感慨:“好可爱!”

    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可爱什么,说不定化形之后是个壮汉呢!”

    谢冰:“……”

    好熟悉。

    身后的人闪到她面前,姬乱芒一身金灿灿衣裳,海藻般的长发披散下来,上面插着金灿灿的首饰,眉间红莲妖冶,活像是一只金灿灿的大公鸡。

    姬乱芒笑意吟吟,“太子妃,想我了么?”

    谢冰微笑脸:“好久不见,请喊我的名字,我叫翠花。”

    姬乱芒低低一笑,“我记得你的名字,谢冰,我等你很久了。”

    谢冰警觉地手指微张,准备提剑干架,“你想做什么?打击报复?”

    他把她喊过来,要怎么报复她?

    姬乱芒眼眸倒映着斑驳的灯光,妖冶气息越发浓烈,他手中抱着一沓子书,有些委屈道:“我一片痴心,你竟然这么想我,实在是太让我伤心。”

    “自从太虚派一别,我对太子妃朝思夜想,夜不能寐,差点跟你有了情侣黑眼圈,我实在是太思念你了。”

    他失落道:“我的三千妃嫔,竟然没有一个人懂我。”

    “……懂你什么?”

    懂你渣男的本质吗?

    姬乱芒妖冶的眼尾微挑,“懂我对你的真心实意。太子妃,你看,我买了全套缘情书阁的书呢,走,我们俩深入讨论讨论。”

    他的手指直接伸过来,谢冰眸色一冷,瞬间便要抽剑。

    便在这时,一道魅惑如丝的女声传过来,“太子,这就是你选定的那女人?”

    谢冰心头一凛,扭头看去。

    人群被破开,妖族之人皆恭谨地垂下头,正中央走来的,是极为魅惑的女人,她目光微寒,锁定在谢冰身上。

    “尺笺在太虚派一行,至今令人鱼一族蒙羞,你这女修,倒真是好手段。”

    完蛋了,妖后对她印象可不好。

    她在比武大赛上,可是把鱼尺笺打出来人鱼原形,丢尽了脸。听妖后这意思,要为小情人讨回公道了!

    谢冰眸光微敛,据苏肈所说,妖后在妖都只手遮天,他母亲便是在妖后手中不知音讯,该怎么样才能接近妖后?

    便在这时,金灿灿的大公鸡挡在了谢冰面前,话语里吊儿郎当,嘻嘻一笑:

    “母后,鱼尺笺的尾巴,可是儿臣打烂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