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攻略小社会 > 第328章 顺利(二更)
    h3第328章 顺利(二更)h3

    年伯同看着她回复过来的短信,再看看联络人发过来的信息,只觉得自家这孩子真是受尽了委屈,还要努力装着坚强,告诉他一切顺利,不想让他为她担心。

    他似乎能想到她发出这四个字时候的心里的隐忍,她在成长的过程中,本就受尽了委屈,而现在,却被自己的母亲要求终止她的第一份摄影相关工作,她该有多委屈。

    他想要安慰她,可是他看着她发过来的“一切顺利”四个字,最终他什么没有这么做,而是回复:那就好,我就知道星河遇到任何事都能靠自身的力量解决。我相信,这次过后,你会有一个很大的成长,恭喜星河,你长大了。

    方星河看着年伯同的短信,拿手抹了下眼泪,回复:嗯!我这边一切顺利,你放心吧。还有,早点睡觉,不准熬夜!

    年伯同:好,我现在就准备睡觉。

    她放下手机,塞回包里,洗漱完之后,她跟化妆师和联络人打了招呼,躺到被窝里睡了。

    化妆师和联络人对视一眼,想安慰她,但是都不知道怎么安慰,毕竟,她这两天那么积极,干什么都动力十足,大家都喜欢她,可现在她被停了工作,还是他们团队不能控制。

    第二天一大早,化妆师等人都起床了,方星河也跟着起床,她揉揉眼:“到点啦?”

    “我们先起来,星河,你可以再睡一会。”

    方星河想起来,她现在不能去拍摄现场。

    她重新躺回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

    化妆师正在外面洗漱,突然看到方星河拿着牙刷起来,她问:“小方,你起来的这么早啊?”

    方星河点点头:“我今天去村里转转,跟老乡们唠唠嗑,顺便去拍点人物肖像,我喜欢拍人物,特别是那种写实类的人物。”

    化妆师看她一眼,点点头:“嗯!”

    她进屋后忍不住跟联络人说:“小方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让沈一玮不满意了呢?”说完她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想起了,她跟沈一玮长得像,恐怕沈一玮也看出来了!”

    联络人点头:“昨天周老他们也怀疑这个原因,而且,小方更年轻,谁知道那个谁是不是妒忌那些年轻貌美跟她长得还像的人呢?她不是特别讨厌那个流量小花?就因为小花出道的时候,人家说小花是‘小沈一玮’,她每次看到人家提到都特别不待见。”

    化妆师冷笑:“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这娱乐圈更新换代很正常,她就受不了,谁比她红笔她火,她就想着法子打压,我就不信,她现在都一把年纪了,公开资料好像有三十八了吧?”

    “那是公开资料,很多人不是私底下都在说,沈一玮瞒报了年龄?很多人说她当童星出道的时候,那时候她年纪小,估计心眼也没那么多,她自己在节目上说出生年月跟现在不一样,实际年龄可能有四十一。现在她的团队都是拿虚岁这事来算,说她什么生日在年底之类的,是不是谎报了年龄,该知道的都知道。”

    两人一边说,一边赶紧拿了东西去汇合。

    方星河洗漱完,吃了点带过来的零食,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洗了晾起来,然后拿了水杯装点热水,去东舍器材室拿了块特别小的反光板塞包里,戴上帽子,拿着相机,直接进村。

    远处摄制团队忙的团团转,方星河头也没回的走了。

    村子里大多数都是老人,孩子们大多上学去了,村头聚集着三五成群的老太太和妇女,正吃着瓜子在聊天,结果看到一个小姑娘,拿着相机朝她们走过来,走近了,她把相机拿掉,一张漂亮可爱的小脸蛋都是笑,乐呵呵的跟他们打招呼:“奶奶婶婶们!”

    老太太和妇女们倒也不怕人,何况她就是一个小姑娘,一个个问:“打哪来啊?”

    “海洲,市里头。”方星河说:“我跟着那边拍照片的团队一起来的,我的先期任务完成,我自己就出来转转,村子里有什么有意思的地方啊?”

    “村子里最有意思的就是这里,”一个妇女嗑着瓜子说:“你往这一待,保你前后三庄的大事小事全都知道了,最有意思。来,小妮,坐下嗑点瓜子。”

    方星河坐下来,跟一帮老太太大妈聊天,大家都看着这个城里来的姑娘,“你这年纪看着不大,不上学啦?”

    “上着呢,因为这个项目,我请了两周的假,不过应该要不了两周,估计一周就能结束。”方星河看看周围:“你们村子是女儿国啊?都是女同胞。”

    “男的都去城里打工了,留在村里的要么是老弱病残,要么就是我们这帮女的,家里总要有人照顾老人孩子嘛。”一个妇女抓了把瓜子放方星河面前:“吃啊。”

    方星河拿手剥瓜子,一边吃一边跟大家说话,老太太都对她很好奇,问东问西的,最后有个人问指着她的相机问:“这是照相机呀?”

    “是相机。”她立马站起来,“婶,要不要给你拍张照片?”

    “真的?要钱不?”

    “不要钱。”方星河笑着说,她从包里掏出反光板,安排在周围看了一圈,然后让大妈在树荫茂密的树底下站着,阳光正好,透过茂密的树缝洒了下来,光影斑驳中,大妈没有防晒过纯天然的健康肤色显得有些暗淡,方星河单手举着反光板在她胸前,镜头里大妈那张纯朴的脸有了不同的意境,天光和反色光的合力作用下,富裕了那张脸不同于现实的艺术神采。

    “保持住不动,就这样……”在方星河的指挥中,大妈拘谨的站着,看着镜头努力的呈现出自己最美的姿态。

    “咔嚓”一声后,方星河抬头:“好了!”

    大妈和其他人赶紧围过来,“让咱们看看,拍成啥样了。”

    方星河把照片调出来给她们看,“哎呀,看着像她,看着又比她精神,这样看,眼睛好像还挺美的。”大家纷纷看着那大妈,“哎哟,这是拍出来的?我怎么觉得她现在眼睛里好像没这么亮啊!”

    方星河笑着说:“人眼睛里的亮光,主要是因为反光。我们晚上抬头看灯,每个人眼睛里都亮光,现在被树遮住了,当然就看不到啦!”

    “还真会拍,拍的多精神啊。小妞,要不你给咱们都拍一张呗?”

    方星河猛点头:“好呀!”

    “那咱们这么多人,你得拍到什么时候?要不然拍个合影行不行?”

    “没事,”方星河说:“我接下来几天都没什么事,我可以天天来给你们拍啊,而且,总不能都在这里拍吧?大家家里活者院子里,都可以拍。”方星河问:“大家都是这个村子的吗?那今天就第一家拍,保证把你们每个人都拍的漂漂亮亮的。”

    “大家顿时一阵兴奋,交头接耳,艺不艺术他们不知道,就知道这个小姑娘拍的照片好看,还是那种比本人好看,看着就跟电视上或者是画报里的人物似的。

    其中一个老太太站起来,“我家是第一户,就这家,小楼的这家,要不然,给我先拍?”

    “行,我可以从第一家,一直拍到最后一家,今天能拍几个人就拍几个人。”方星河问:“这附近有洗照片的地方吗?我到时候洗出来发给你们。”

    众人一听,更高兴了,第一个拍了照片的妇女说:“村子里没有,不过镇上集市那边有。你要是去洗照片,回头我开车送你过去洗!”

    方星河给老太太拍照片,其他人也不聊天了,都好奇的跟在后面看,方星河在小楼房周围转了一圈,拿着相机找背景,选中她认为镜头里最好的地方,就让老太太站过去。老太太说:“我想要多露一点出来,我今天的衣裳好看,裤子是旧的,不好看。”

    方星河明白了:“那就是半身像。可以!奶奶,你随便站,怎么舒服怎么站……对对,你也可以撑着门框,这是你的家你的房子,你骄傲……”

    周围的人嘻嘻哈哈的看着,讨论着是不是轮到自己拍的时候,得回家换身儿女过年时候买回来的衣裳。

    方星河拍完照片后,拿给老太太看,老太太顿时笑的合不拢嘴,“这学过就是跟没学过的不一样,拍的多好看。”

    方星河拿了相机,被一个妇女拽着去下一家,“她回去换衣服了,马上就好!”

    老太太急忙在后面喊:“小妞,中午你过来吃饭,给你少我孙女最爱的鸡,家养的,比城里的鸡好吃。”

    “谁家没鸡啊?人小姑娘不跟你老太太一起吃饭,回头去我家吃去……”

    方星河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拽走了。

    第二家的大婶特地换了一身红色的衣服,有些复古的样式,看起来更像是嫁衣,她有点害羞又努力想要装的自然,“我就穿着这一身。这还是我结婚的时候穿的,就穿过一次,去影楼拍了一张照片,我现在也不好意思穿这身去,今天小妮在,就帮我一张,随便拍。”

    大婶家的条件不如老太太家,老房子,有些背影,院子里的墙皮都掉了下来,她站在贴了红色对联的门前,微微低着头,有些拘谨。

    方星河拿着相机对准她,然后又放下来,过去,伸手把另一扇木门往中央的位置掰了掰,让两扇木门上的对联和红色的嫁衣相互辉映,然后她重新举起相机,放低身型,再次放下相机,请一个一个大婶拿着反光板,让反光板上的光打在大婶的脸上,让她的脸有了外界光赋予的亮光。

    一上午的时间,方星河都在给大家拍照片,她把自己这两天学到的打光技巧用在实践上,让她有充分的机会研究打光的艺术。

    中午十二点,摄影团队准备吃午饭,联络人收到了方星河的短信:姐姐,我中午不过去吃饭啦!

    联络人担心:你不吃饭怎么行?回来吃饭吧,没事,拍摄的时候不让你在,难不成吃饭也碍她的事?

    方星河:不是的姐姐,我吃饭的,村里的一个奶奶请我去她家吃炒鸡块啦!

    联络人抬头看着大杨:“小方不回来吃,人家在村子里混到饭吃了,还是吃的农村自己家养的那种炒鸡块。”

    大杨:“……”

    ……

    晚上方星河回去,化妆师偷摸跟她说:“跟你说个搞笑的事,沈一玮不是让她助理提裙嘛?你猜怎么着?她那个倒霉助理,下午的时候刚好那套衣服是蕾丝,超漂亮,但是你知道的,想要上镜,可能需要铺大面积的裙摆的那种,挂她助理的包袋上了,简直了,她那脸当时就黑了,把她助理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那是品牌方提供的服装,都是要还回去的。周老拍摄也不影响,但是服装要是损坏了,就算人家不要她赔,也不会高兴……”

    方星河只是笑眯眯的听着,其他什么话都没说,而她给年伯同每天晚上的回复中,一如既往的:一切顺利。

    连续几天,方星河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一直在村子里游荡,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反正每天看到她,她都兴致勃勃的拿个相机,前后三庄的蹿。摄影组的人经常看到她被好几个妇女簇拥着,朝某一家走去,那架势,简直就是众星捧月,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跟人家关系那么好。

    第四天早上,摄影组正在准备器材,做开拍前的准备,突然听到三轮车的声音传来,众人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妇女骑着那种拖货的三轮车,沿着村子的公路朝镇上的方向开着,方星河坐在三轮车的后斗上,跟其他好几个妇女老太太挤在一块,路过他们的时候,她站起来,使劲朝着他们挥手:“哎——!周老师!大杨哥——”

    整个摄影组的人都抬头,“那是小方!”

    “还真是!”

    周老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朝方星河挥挥手,方星河也使劲挥手,三轮车很快开了过去。

    前方,一辆白色的房车朝着这里开过来,三轮车大妈十分熟练的开了过去,两车交汇,一个高高在上,一个生机勃勃,房车上的人和三轮车的人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