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帝少的青梅小娇妻 > 第184章替身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怀疑他,但是你一旦解除了婚约,他老奸巨猾的,你进不了他的生活圈,还怎么找证据?他的密室很隐蔽,是在地下,这多可疑?云学成心里没鬼能这么安排吗?难道你就任他稳坐钓鱼台吗?既然爱可莞歌,那就要为她报仇啊。”

    宋竹轩最后,又提到了十五年前的那次爆炸。

    那时候。

    他还是一名年轻的国会议员,没做上总统呢。

    而这次爆炸的事件,还是他在当总统之后,听当时身为自己贴身保镖的端木衡越亲口说,他才知道的,宋竹轩当时非常震惊,竟然是人为的?

    ……

    端木衡越听了,陷入沉默与思考,最后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您执意不改命令,那我也无法违背您的命令,我可以去云家做渗透,完成这项任务,不就是进入他的密室吗?再狡猾的狐狸也有打盹的时候,但我要事先声明,我是绝不会碰墨黛儿的,我有自己的底线,这也是我一直都没有动作的主要原因,如果非要和她发生关系,才能够取得云学成的信任,那您还是找一个替身吧,这个我真的做不到。”

    答应归答应,但是他另有要求。

    “你说替身?”

    宋竹轩若有所思。

    “你可有心里的人选?”

    他问端木衡越。

    ……

    他们一直商议到了晚上,本来他起身要走准备回家的,却又被总统搂住了肩膀。

    “衡越,吃了晚餐再走,我特别让御厨给你准备了丰盛的法式大餐,放心,我买单,不浪费纳税人的钱,我们都好久没聚了,说说,你是怎么爱上叶莞歌的?去年,你们之间还是简单的兄妹之情……”

    宋竹轩即便是作为一国总统也免不了会八卦。

    ……

    端木衡越吃了总统府所谓的工作餐后,终于告辞走出了大金汉宫,驾车直接回到了叶家金帝……

    ……

    下车。

    他走在庭院里,庭院清新空气中流动着的淡淡花香……闻着很舒服。

    更有一簇簇茂盛的绿植,在莹莹庭院灯光和淡淡月光的混合映照下,在地面投下了参差的斑驳暗影……

    “越哥哥!”

    远远传来的清脆声音里有着惊喜,还有些委屈……

    循声望去。

    端木衡越就看见了绵延石径甬道上,跑过来了好像小鹿一般欢脱的叶莞歌……一张白玉如烟的小脸隐隐泛着微红……

    跑到近前,一头扑到他的怀里,抱住了健腰,那一直提着的心,才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越哥哥,去哪了啊?我还以为你又不回来了呢?”

    叶莞歌小声嘟囔着。

    ……

    手指捏着她的小翘鼻子,清冷眼神里浮现出一丝宠溺。

    “我不回来上哪去?如果不看着你,你还不得搬梯子上天啊?今天听话没?”

    她仰着头。

    “听话了,越哥哥。”

    鼻子被捏,她发出了有几分滑稽的闷闷声音。

    “听话就好,你这些天安心的呆在家里,给我好好的收收心,别像个野丫头似的东一头西一头的乱跑,走,跟我回……”

    端木衡越说着松开手指,移步要走。

    可是话音未落。

    叶莞歌眼中闪过狡黠……

    双臂松开他的腰,改钩住了脖子,身体好像是猴子爬树似的往上一窜,两条大长腿紧盘在了他健硕的腰间。

    头微侧,便将她的两片完整的唇印了上去……

    ……

    猝不及防……

    端木衡越站稳身体,大手掌小心地托住了她的伤口……稳稳的停靠在了身前,这个晕染着缱绻夜色的热吻缠绵……

    渐渐的,羞了路边的那一片绿色含羞草……

    ……

    叶莞歌玩心太盛了,他也任由她闹去,才十八岁,自然什么都新鲜,贪玩,只是静静的看着小丫头……

    这一张肤光胜雪、眉目如画,又满满胶原蛋白的小脸,就是她最值得骄傲的资本,不仅仅美,而且那双眼睛也是灵气四溢……

    她偶然一睁眼睛,却发现越哥哥正看着自己呢,小脑袋一歪,俏皮的一笑。

    “衡越哥哥,这怎么办好呢?我就是想天天都能亲到你,非常想做你的秘书,聘用我吧?那样,我们就可以在办公室里玩亲亲,玩制服诱惑,谁也不会知道的。”

    她很贪心。

    就是在工作时间也想霸着他。

    ……

    端木衡越用手指轻刮她的鼻尖。

    “你说什么呢?还制服诱惑?小狐狸精附体了,这个绝对不行,我们私下里怎么的都可以,但工作中绝对不行,像什么样子?还有,公众场合,你也要注意点,我现在不是自由身,你小心名誉受损。”

    他严正警告。

    叶莞歌不高兴了,小嘴一撅。

    “越哥哥,那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恢复自由身啊?莞儿要光明正大的和您在一起,当初你为什么要和她订婚啊?这多被动啊?”

    这种话吗,她说了不下一百次了。

    “我还是那句话,关于订婚的事情不要问,能告诉你的时候,自然就告诉你了,而且我会想办法尽快的和墨黛儿撇清关系的,别的不要多问,这机密,不可泄露。”

    端木衡越不会告诉她的。

    “机密,又是机密,你怎么这么多的机密啊?”

    叶莞歌先是悻悻的一撇嘴,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段子,便要逗逗他。

    “哎?越哥哥,那也我知道了一个机密,你想不想听听呢?”

    “是什么?”

    他微愣,难道她知道什么了?

    只见她抿嘴得意的一笑,伏在他耳边说了一段话,可是还没说完,脑袋突然挨了一个脑瓜崩,捂着头,委屈的小嘴一扁……

    “越哥哥~疼~”

    端木衡越冷冷抛了一记眼刀。

    “疼就对了,不疼你还胡说八道的,你的小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就是你所谓的机密?”

    他还以为她真的知道了什么呢,原来是这个。

    “越哥哥,我就是开个玩笑嘛,不信回去拿尺子量量?”

    叶莞歌揉着脑袋,作死的贴着他耳边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此话一出。

    端木衡越气的咬牙,小麦色的俊脸整张都白了,“叶莞歌,你还想挨打吗?屁股上的伤还没好呢,皮子就又痒痒了?”

    目光犀利的一声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