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一胎两萌宝:爹地又抢妈咪 > 第89章 乱动咬死你哦
    “啪……”乔然抬手一巴掌打在顾子琛的胳膊上,因为有点生气,乔然的力气还不小。

    “又怎么了?”

    顾子琛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个被拍红的胳膊,完全不晓得乔然突然又发的哪门子疯劲儿。

    难不成是昨晚上的酒气还没散?

    “顾子琛,收起你那看着宠物狗狗的眼神。”

    “我又不是你家狗狗。”

    “……”

    顾子琛惊的是目瞪口呆的,他刚才看她的眼神像是看宠物狗?顾子琛表示,他自己个怎么都不知道呢?

    这小野猫的酒劲儿真的过了么?顾子琛表示有些怀疑了,这认知分明还是在醉态中好吧。

    “啊……”

    “顾子琛你个流氓。”

    顾子琛还没想明白,耳边就传来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声,紧接着他腿上挨了一脚。

    这小野猫怕不是真的醉疯了吧,醒来就打人。

    “混蛋,臭流氓,我揍死你丫的。”

    乔然怒火中烧,一个利落的翻身跨坐在顾子琛的身上,挥起她沙包大的小拳拳就要往顾子琛的脸上砸去,小拳拳带动的风儿,吹起她脸颊上的一缕黑发。

    “啊……你松开我。”

    乔然盛怒的小拳拳虽然力道不小,但是落在顾子琛的手里,还是一点余地发挥不出来,此刻,她的拳头被顾子琛的大手包裹着,攥在手心里,拔都拔不出来。

    “酒疯还没过是吧,醒来就打人。”

    “哼?”

    乔然冷哼一声,输人不输阵,就算小拳拳被控制了,但是气势上也是绝对不能输的。

    “打得就是你这样的臭流氓。”

    “说,我的衣服是谁给我换的。”

    乔然低头看着身上的睡衣,尤其是她身上只有一件睡衣,里面都空荡荡的一览无余啊,特么的,昨晚上经历了什么?

    她这个醉鬼都想得到。

    “我换的。”

    顾子琛大方承认。

    “你大爷的。”

    乔然气的美目圆睁,怒火上头,但是小脸儿却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顾子琛给她换的衣裳,那岂不是上上下下的都被看光光了,这个亏吃的,太丧了啊,她完全都不知道啊。

    “顾子琛,我咬死你啊。”

    乔然说着,张嘴咬在顾子琛的脖子上,她这会儿火气上头,全身上下吃奶的力气都转移到了咬着顾子琛的一排银牙上了。

    “额……”

    顾子琛拧眉忍着,一声不吭,但是他觉得自己错了,这女人根本不是小野猫,她是属狗的,一言不合就开咬。

    以前他怎么没发觉小野猫有咬人的爱好,这毛病到底是跟那个狗子学的啊。

    撕……小狗子这一口咬的还真疼。

    “哼。”

    乔然咬了银牙都累了,这才哼哼的松了口。

    “你这没良心的女人,昨晚上你喝的醉醺醺的,吐了一身,不给换衣服洗澡,你是想臭死自己吗?”

    顾子琛拧眉,他这就是被那狗子咬的吕洞宾啊,昨晚上,好心的伺候了这醉猫儿大半夜,又是给她换衣裳,又是帮她洗澡。

    恩……小野猫虽然平时张牙舞爪的,露着锋利的爪子要挠人,但是吧,她的身材还是很养眼的。

    洁白似雪的皮肤,修长的美腿。

    “恩……”只是回想了下昨晚上的画面,顾子琛就感到,身体里的邪火又开始躁动了。

    “你,你……”

    乔然眼角抽了抽,指着顾子琛的手指都颤抖了,小脸瞬间红成了煮熟的小龙虾。

    “你帮我洗澡了?”

    乔然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不然呢?昨晚上喝的醉死了,李婶又不在,难不成你还指望曦曦凡凡给你洗澡不成?”

    “呼呼呼……”

    乔然大口的喘着气,心里暗戳戳的骂道,混蛋啊,天杀的流氓啊,昨晚上吃亏吃大了啊。

    特么的,怎么就这么丢人的呀,她现在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好伐。

    顾子琛形容的画面太美,她不敢脑补哈。

    “你,你……”

    乔然火气上头,美目怒瞪着顾子琛。

    “比起我昨晚上给一个醉鬼洗澡,你现在的动作更撩人把。”顾子琛修长的手臂摸上乔然纤细的腰身。

    乔然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

    “我去……”

    这,那什么……这跨坐在顾子琛身上的女流氓是那个……不是她,一定不是她啊。

    乔然羞得老脸一红,下意识的就要从顾子琛的身上下来,却被一道强而有力的力道给圈住了,然后,她就这么尴尬的坐着,垂眉耷眼的,不敢看顾子琛,小脸烧的都红到脖子根了。

    先前的霸气一秒散尽,乔然这会儿怂的就是一只被人拔了利爪的小野猫。

    顾子琛看着收起爪子的小野猫,心里憋着笑,原来小野猫还会脸红,还知道害羞啊。

    “那什么,顾子琛,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我……今天就把你咬死在床上。”

    乔然不自然的说着,威胁人的口气,显然也比之前少了点底气。

    “哈哈,哈哈。”

    小野猫要把他咬死在床上,哈哈,他真的好怕。

    哈哈,好想这小野猫把他咬死在床上呢?

    “你咬死我之前,我肯定会先吃了你。”顾子琛揽着乔然细腰的手一紧,沙哑的声音入耳,乔然小脸垂的更低了。

    “顾子琛,你一堂堂总裁,一个男人,你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你还要不要脸了。”

    乔然气呼呼的小声道。

    哈哈,哈哈。

    顾子琛觉得,他今天是要被这小野猫给笑死了呢?

    之前,还挥着沙包大的小拳拳要揍死他,恩,他脖子上的牙印还冒着血丝呢?这会儿,她又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了。

    哈哈,他怎么就这么想笑,而且,你说说这小野猫,她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咳咳。”

    顾子琛清了清嗓子,其实他是缓口气儿,不然的话,一分钟忍不了,他就要笑场的好吧。

    “不想被吃掉是吧。”顾子琛问。

    “恩。”乔然小鸡吃米的点点头。

    “想下来是吧。”

    “恩。

    乔然又乖巧的点点头。

    “喝酒宿醉,要受到惩罚的是吧。”

    “恩,是的。”乔然刚点头,顿觉有什么不对,慌忙抬起头,就看见顾子琛脸上邪魅诡异阴险的冷笑。

    要死咯,天杀的混蛋呀,她好像被套路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