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餐过后, 谢慕泽和乔若烟收拾收拾行李,带上墩墩, 一家子就出发了。

    因为是冬天, 去哪儿都是冷唧唧的受罪,所以一家集体决定了去海南。

    上了飞机, 还没有坐过飞机的墩墩,兴奋的左顾右盼,不停的和乔若烟说话, 问她各种问题, 简直是的十万个为什么。了,乔若烟都有点招架不住。

    “妈妈,飞机是怎么飞起来的?”

    “妈妈,飞机能飞多高?能像宇宙飞船一样飞到宇宙中去吗?”

    “妈妈, 我们家有飞机吗?”

    “妈妈, 你能不能让爸爸去学开飞机, 我想看爸爸开飞机。”

    乔若烟一个头两个大, 儿子从小就是个好动的,求知欲很强, 什么都要问个为什么。

    最后无招了,她拍了一下过道那边外座上微笑着悠闲看报纸的谢慕泽:“你儿子问题太多,你自己来回答他吧。”

    谢慕泽放下报纸,微笑看向墩墩:“墩墩,有什么问题就问爸爸,别打扰妈妈, 妈妈累了要睡觉。”

    墩墩好奇:“妈妈明明什么都没干,怎么会累?”

    乔若烟脸红,瞪了谢慕泽一眼。

    昨天晚上大家玩得尽兴,谢慕泽就跟乔奕钦他们多喝了几杯,会房后兴致格外高。

    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她许久,不管她怎么求都没用,还越来越兴奋,一个劲儿的叫她名字,不停说爱她。

    谢慕泽喝了酒以后,眼尾就会泛红,整个人带着一股子肆意妖孽,是平时看不到的风景,乔若烟一个没忍住,也跟着胡闹了起来。

    直到后半夜,乔若烟实在受不住了,谢慕泽才放过她。

    今天早上要早起赶飞机,她根本就没睡够,谢慕泽说她累了,其实也没说错,她确实是累,还腰酸背痛的。

    谢慕泽被乔若烟这么一瞪,身体都酥了一半,也想起了昨夜她的风情万种。

    看她的眼神都是带火的,钩子一样,暧昧无比。

    墩墩哪知道父母的眉眼官司,催促道:“爸爸,妈妈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是不是生病了?”

    谢慕泽这才移开目光,开始敷衍儿子:“没有,妈妈就是昨天晚上喝了点酒,所以头有点疼,你别打扰妈妈,让妈妈睡一会儿。”

    墩墩成功被忽悠:“那好吧。”他还懂事的给乔若烟拉了拉毛毯:“妈妈,你乖乖睡吧,我不说话了。”

    乔若烟摸摸儿子的头,松了口气。

    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墩墩隔着乔若烟,和过道那头的谢慕泽小声交流:“爸爸,妈妈吃药了吗?”

    谢慕泽:“吃了,墩墩别担心,妈妈没事儿。”他指指墩墩身上的毛毯,“自己盖上,你也睡一觉,到了爸爸叫你。”

    墩墩又不能发出声音打扰妈妈,觉得也没什么好玩儿,所以决定听老爸的,睡一觉。

    他乖乖拉好小毛毯,闭上眼睛睡去。

    谢慕泽没睡,看了母子俩好一阵儿,才拿起报纸又看了起来。

    飞机落地后,谢慕泽叫醒了乔若烟,没有叫墩墩,把他抱起来,一家人下了飞机。

    谢慕泽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推着行李箱,男友力ax,乔若烟背着个包跟着他,俊男靓女格外吸睛。

    出了机场,打了个车,一家人直奔自家开在海南的连锁酒店。

    住进顶楼总统套房后,谢慕泽正要把墩墩放到床上去,墩墩就醒了。

    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陌生的环境。

    他一下就精神了:“爸爸,我们到了吗?”

    谢慕泽:“嗯,到了,醒醒瞌睡,等会儿爸爸妈妈带你出去吃东西。”

    说完放下他,走到沙发边坐到乔若烟旁边说道:“我们先在这儿住一晚,明天再去海边租个别墅住下来,怎么样?”

    乔若烟慵懒的靠在昂贵的沙发上,懒懒道:“嗯,你决定。”

    谢慕泽:“等会儿想吃什么?海鲜还是西餐?”

    乔若烟:“来海边当然是吃海鲜了,你们呢?想吃什么?”

    墩墩已经彻底清醒了,腻过来凑到乔若烟怀里:“我也要吃海鲜,我想吃大龙虾!”

    谢慕泽:“行,那我们就去吃海鲜!”

    一家子休息了一会儿,离开酒店,去前台拿了旅游攻略,按照上头的推荐,找了家口碑不错的海鲜自助餐厅,吃了个痛快。

    休息一晚上后,一家子打了车去了海边,住进了自家连锁酒店的经理给他们定的海边别墅。

    别墅装修很温馨,靠海的一面,是巨大的落地窗,白色的窗纱飘着,很浪漫。

    窗户是可以拉开的,拉开窗子走出去,是一个露天游泳池。

    游泳池边有躺椅,躺在上面一眼望去,就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墩墩一看见大海就欢呼了起来,一个劲儿的闹着乔若烟要去海边。

    乔若烟也对那蓝盈盈的大海很心水,回房换上红色波西米亚风的长裙,带上宽沿帽。让墩墩和墩爸换上沙滩裤跟t恤,一家子就出门直奔大海去了。

    由于这别墅所在的位置很偏,这时候又不是节假日,所以海边基本上没什么人。

    清净不说,沙滩上还干净,海水也很蓝,时不时还能在海滩上看到贝壳和小螃蟹什么的。

    谢慕泽把从别墅里拿出来的小桶和小铲子交给墩墩,让他自己挖螃蟹捡贝壳玩沙子。

    然后一家人便慢悠悠的在海滩上走了起来,享受着海风的吹拂,和脚边海水的不停拍打。

    墩墩提着小桶拿着小铲子,始终在他们的视线里,一会儿挖挖这个,一会儿捡捡那个的。

    找到好看的贝壳,就惊喜的拿着跑过来递给牵着手温情漫步的爸爸妈妈看,扬起来的小脸很稚气,带着一种不谙世事的童真。

    这是被宠爱着长大的孩子才会有的神色。

    乔若烟伸出手接过那个漂亮的贝壳,夸奖墩墩:“好漂亮啊,墩墩真厉害,这个送给妈妈好不好?”

    墩墩被夸奖,骄傲极了:“好!送给妈妈。妈妈我再去给你找几个更漂亮的。”

    说完提着小桶又跑远了。

    谢慕泽和乔若烟在后头走着,目光都是含笑的,看着墩墩撅着小屁股这里翻翻,那里找找,两人都发自内心的觉得满足。

    乔若烟的红色裙摆在微风中飘扬,嘴角挂着微笑,美的不可思议。

    谢慕泽侧头看着她,实在忍不住内心的澎湃,他站定在原地,掰过乔若烟的肩膀,轻声道:“小乔,我想吻你。”

    乔若烟心里甜蜜,又有点羞恼,毕竟这是在外面:“儿子还在呢……”

    这么多年了,谢慕泽觉得自己越来越难以抵抗对乔若烟的心动,此刻看着她动人的羞涩,哪里还记得什么儿子。

    在他心中,他之所以爱墩墩,是因为她是小乔的孩子,如果不是小乔,谢慕泽不会学着怎么当一个好父亲,他只是太爱小乔,所以一切她在意的,他都愿意去学着在意。

    这世上的所有人,都没有小乔重要,所以听到乔若烟说儿子还在,他压根就不在意。

    他温声哄她:“没关系,他背对着我们呢,看不见。”

    乔若烟也不矫情,她其实也觉得此时此地的浪漫氛围,很适合接个吻。

    于是她乖顺的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谢慕泽心悸得厉害,低头先是轻吻了她的额头,又轻吻了她的鼻尖,最后才轻柔的吻住她的唇。

    乔若烟感觉自己的唇瓣被撬开,谢慕泽温柔又强势的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扶着她的背,把她拥得紧紧的。

    唇上的动作却很轻柔,像是怕她疼似的。

    乔若烟分神的想,谢慕泽也就是平时还做个人,一到床上,就会变成禽兽……

    许是察觉到了她的不专心,谢慕泽轻轻咬了咬她的唇瓣,提醒她专心点。

    多年的磨合,谢慕泽知道要怎么简单的挑起乔若烟的感觉,亲着亲着就把乔若烟亲得沉迷了进去,整个人七荤八素忘了这还是在外面。

    墩墩一路走一路捡贝壳螃蟹,也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爸爸妈妈绝对会在后面跟着他。

    又捡到一个漂亮的大贝壳,他兴奋的“啊”了一声,举着大贝壳转身就喊:“爸爸!妈妈!,你们看我捡到……”

    话音未落,墩墩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很好,远处他的爸爸妈妈又在亲嘴了。

    墩墩气闷的很,爸爸妈妈天天在家偷偷亲嘴,还以为自己不知道,妈妈还老是说“墩墩还在”,然后爸爸就会掩耳盗铃的说“没事,他看不见”……

    拜托,我亲爱的老爸老妈,我不是瞎子,我怎么可能看不到?!

    他小的时候还偷偷问过阳阳哥哥和文星哥哥,是不是他的爸爸妈妈不爱他了,不然为什么老是偷偷亲亲不带他。

    阳阳哥哥和文星哥哥总是说等他长大了就知道了。

    后来墩墩看多了电视,也明白了为啥爸爸妈妈老是亲亲不带他,因为爸爸妈妈相爱,所以才会亲亲不带他。

    但墩墩还是觉得很郁闷,因为爸爸妈妈一亲亲,他就会觉得自己在这个家是多余的……

    不过墩墩气性来的快去的也快,他气愤的看了一会儿爸妈亲亲后,又自己去玩儿了。

    夕阳下,起伏翻涌的海浪,霞光下金黄色的沙滩上,高大俊美的男人拥着美丽的妻子甜蜜亲吻,远处是小小的孩童在玩耍。

    此时此刻,天长地久。

    (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正文就到这里完结了,后面会再来两章番外,撒花~

    谢谢宝贝们一路以来的支持,虽然这本成绩不是很好,但蠢作者不是个喜欢虎头蛇尾的人,所以哪怕知道看的人很少,也不想烂尾辜负大家的期待,再次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爱你们~(3)-☆

    感谢在2020-02-11 18:20:47~2020-02-12 18:29: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刘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请牢记:,网址手机版  电脑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书友群qq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