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交笔友 > 第170章 第170章
    祝圆苦着脸“我是拿来烧纸。”不是取暖。

    烧、烧纸?夏至大惊“非年非节的——”

    “打住打住。”祝圆摆手, “不是那种烧纸,就是平日里写了废纸,让你拿去厨房烧的那种。”

    “那——”

    祝圆没好气“没听我刚被老爹训了一顿吗?赶紧去拿!”

    夏至干笑, 忙不迭跑了。

    祝圆回到书桌前, 瞪了眼招祸的纸张——

    诶?

    她凑过去,仔细盯着上面浮现的字体。

    ……见父之执, 不谓之进, 不敢进……

    这内容很是眼熟啊。

    祝圆摸了摸下巴。

    为了证实心中猜测,她从书架上翻出一本书册, 对着纸张上的墨字逐一核对。

    果真是《礼记》!

    老爹刚罚她抄写《礼记》,这厮马上就写出来, 实在嘲笑她吧?!

    祝圆怒了!

    顾不上害怕, 她抄起毛笔就开轰——

    不要脸!!竟然偷听!

    苍劲墨字停住。

    你究竟想干什么?!我只是一名小老百姓,你盯着我有什么用呢?

    墨字再次缓缓浮现何出此言

    还装?还装?你这么能装,咋不把老天给装兜里?

    对面静默。

    片刻后, 那苍劲墨字似乎懒得搭理她,接着适才断开的地方往下抄写……或默写。

    祝圆郁闷。

    你走不走?不走我要接着抄佛经了!

    对面没理她, 执著地继续往下誊抄《礼记》。

    你就不怕我找和尚道士来把你收了?

    对面依旧没理她。

    祝圆磨了磨牙, 先服软。

    大哥, 我跟你远日无仇、今日无怨的, 放过我行吗?

    我只是一名人微言轻的小老百姓,你去找那些个高官富绅啊, 好歹能赚点烟火钱,你盯着我有什么用啊?

    若是你有什么心愿未了, 说出来, 只要我能帮, 我一定帮你完成。

    刷刷刷写了一大堆, 对面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没有影响他写字的速度。

    祝圆看着页面上不紧不慢浮现的《礼记》内容,哭了大哥,你说句话啊,你究竟要干嘛啊?你这样我压根没法写字看书啊tt

    或许是流泪表情太过传神,对面终于有反应了。苍劲墨字慢条斯理将一句话收尾,停了下来——祝圆猜测他是换了张纸——

    果然,苍劲墨字回答她了我亦有同感

    祝圆皱眉什么意思?

    我已看你抄了半月有余的县志

    祝圆……

    要是真的,这家伙比她还惨啊——她每天从早抄到晚,字还丑……换了她自己,估计得心梗。思及此,她有点心虚你可以不看的。

    我亦需要书写阅看

    祝圆懵了你不是鬼魂吗?为何还要看书写字?

    对面停顿片刻,答曰不是

    那,妖?精?怪?

    不是

    祝圆暴躁了那你怎么能看到我写的字、听到我跟爹爹的对话?

    对面静默片刻只能看,不能听

    祝圆才不信那你为什么写《礼记》?看了半个月都没写字,一提笔就写《礼记》,骗人都不打草稿的吗?

    无可奉告

    祝圆吃瘪。

    对面似乎反应过来你也要抄《礼记》

    废话。

    对面又停了。

    祝圆咬着指甲思考。如果对面家伙没撒谎,那他真是人?

    问题来了,俩普通人之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难道她穿越一遭,多了金手指?

    不对,这算什么金手指,太鸡肋了,还耽误事……

    当务之急,须解决书写阅看之难

    祝圆连连点头,完了才想到对方看不见,忙提笔写字对,不然我没法练字了。

    苍劲墨字不疾不徐巳时初至午时正,未时正至申时末,此时段我用,别的时段你安排

    这家伙干脆让她别写字得了。祝圆果断拒绝不行,我也是这些时段写字!

    对面停下,片刻后申时正后给你

    真大方,提前了一个小时呢。祝圆气笑了反过来,你说的这些时间我要了,其他交给你。这样我就没问题。

    对面沉默。

    哼,知道你安排的时段多不合理了吧?祝圆奋笔疾书,我爹刚才看到我骂人的字,罚我抄十遍《礼记》,归根究底,是你给我惹的祸,这两天你得让给我!以后怎么安排可以再商量。

    对面依旧沉默。

    祝圆暗喜你不说话我当你同意了。

    墨字再次浮现。

    祝圆一看,差点没气死——那厮竟然又接着抄《礼记》了。

    说话啊,别装死!

    苍劲墨字纹丝不动,保持稳定的速度一笔一划往外冒。

    祝圆!

    真是不讨喜!

    大哥,你都能半个月不写字了,继续保持不行吗?

    对面恍若未见。

    好,不就是写字吗?闭着眼睛写就是了。看谁先撑不住!

    祝圆将聊天的纸张揭起来,揉成团,暂且扔到一边,翻开《礼记》便开始抄。

    只写了几行,祝圆就发现规律了——对面的墨字只会在页面中间浮现。

    她只要当看不见,刷刷几笔就写过去了。

    只是吧……浮现的苍劲墨字不疾不徐、风骨天成。落墨的歪歪扭扭、粗细不均。

    对比格外明显。

    祝圆越看越别扭,越写越心虚。

    恰好夏至抱着个小火盆回来了,她忙扔下笔,抓起桌上纸团奔过去,将刚才的聊天记录毁尸灭迹——再来十遍《礼记》还好说,要是被人当成神经病抓起来,那她才是真的惨。

    在夏至担忧的目光下烧完纸团,就差不多是饭点了。

    祝圆索性洗了手,领着夏至溜溜达达回正院,还没进门呢,就听见她爹叨叨着跟她娘投诉。

    “……哪学来的毛病,竟然会骂人了,你好好管管。”

    “兴许是看了什么书学来的?她爱看书,偶尔看到些杂书有粗鄙之言,也是正常。”她娘张静姝如是道。

    “那也不行,读书——”

    祝圆赶紧钻进去,挨个行礼“爹,娘,姨娘,”然后朝边上坐着的两位小朋友挥挥手,“妹妹,弟弟。”

    他们一家人口算简单,祝修齐夫妇不说,姨娘是张静姝的陪嫁,叫银环,生性安静不惹事。生的女儿叫祝盈,今年才九岁。

    张静姝自己有三个儿女,老大祝庭舟,今年十二岁,去了这边的新书院,每月回来两次。老二就是祝圆自己。老三是祝庭方,今年不过四岁。

    加上这几年祝修齐都是外派任地方官,没有祝家主宅那一大摊人事扯着,他们家过得还算清静。

    反正,祝圆对现在的生活满意的很。

    言归正传。

    看到她进来,偏瘦的祝盈跟奶声奶气的祝庭方齐声喊姐姐,银环姨娘也朝她微笑点头。

    丰腴柔美的张静姝笑容更盛,朝她招手“回来啦?快坐,就等你了。”

    祝圆小跑过去,还没坐稳,就听祝修齐问“《礼记》抄了多少了?”

    她缩了缩脖子“刚没抄完一遍——”

    “到饭点了别训孩子。”张静姝忙推了推祝修齐,嗔道,“待会孩子吓着了,吃不香不长个了。”

    祝修齐这才作罢。

    祝圆松了口气。

    “姐姐,”瘦小的祝盈似有些兴奋,“娘说明儿带我们出去。”

    四岁的祝庭方也跟着嚷嚷“出去!出去!”

    “诶?”祝圆忙不迭去看张静姝,“娘,明天要出去吗?”来到这里这么久,她还没出过门呢。

    张静姝正吩咐下人上菜呢,闻言微笑“对啊,明儿一早咱们就出门,去买新衣裳。”

    祝圆还没说话,祝修齐先皱眉“不年不节的,怎么又买新衣?”

    “谁曾想到芜县这儿没入五月就热成这样。”张静姝眉心轻蹙,“大人还有去岁的夏衫换一换,孩子们一年一个样,去岁的可不能穿了,明儿赶紧给他们买两身淘换,剩下的回头再慢慢裁剪。”

    祝修齐看看身上夏衫,默了,完了问她“银钱还够用吗?”

    张静姝忙推了推他,低声道“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

    恰好下人送来饭菜,祝修齐这才闭口不言。

    祝圆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儿,从这只言片语便能听出家里境况——家里这是缺钱了?

    她爹不是父母官吗?怎么还会缺钱?

    祝小老百姓圆边吃饭边胡思乱想,偶尔竖起耳朵听张静姝几个聊主宅的情况跟家里琐事。

    很快这顿饭便用完了。

    祝圆毕竟还背着罚,饭吃完了,张静姝就不护着她,在祝修齐的怒目之下,她只得踩着沉重的脚步离开小厅,回到书房。

    对面那厮竟然还在写《礼记》!

    都不需要吃午饭、睡午觉的吗?

    酒足饭饱容易犯困,祝圆索性拉过一张宣纸,撩对面大哥or大姐聊聊天。

    喂

    对方停了下来。

    既然你不是鬼魂精怪,那咱们这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何意

    有损阳寿、沾染秽气啥的。

    都是人,何来秽气、夺寿之说

    也是。祝圆想想,又问那你不怕吗?

    对方压根不理她。

    别这样,你都抄了好久了,歇会儿,聊聊天嘛。人要懂得劳逸结合,不然容易过劳死你造吗?

    对方终于停下,回了句造吗何解

    “你知道吗”这句话,念快一点

    为何

    念念啊,念几遍你就知道了。

    祝圆看着纸上那一团墨汁,笑喷出声。

    正在擦着书架的夏至闻言回头“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