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都市小说 > 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 > 第98章 第 98 章
    容璟的房间很大, 只更衣室就有宋朝夕房间好几倍大。与其他男人不同,他衣服不算少,按照颜色和品牌整齐排列, 西装、大衣、领带、饰品……这男人的更衣室像个奢侈品陈列柜台。反观宋朝夕便只有几件换洗衣物, 连护肤品都没带几瓶。

    如今她是孕妇,用东西都要注意才行。

    第一次和别的男人同床共枕, 宋朝夕有些不习惯, 好在这个“室友”十分安静,只是躺在那喘气, 让她没那么别扭。她躺了一会,有些睡不着, 又从书架上翻了本书来看, 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容老爷子起床时,宋朝夕已经在坐在餐桌前等她了, 宋朝夕原本怕撞上容恒,不过佣人说过, 这套别墅容恒没来过几次, 老爷子对容恒也不亲近。

    老爷子笑得温和“住得习惯吗?”

    “习惯的。”

    “怎么不多睡一会?”

    宋朝夕笑笑, “快要实习了, 需要准备的东西多一些,还得去一趟学校, 就早些起来了。”

    容老爷子似乎很赞赏她的态度,“这里不好打车, 待会叫司机送你去。”

    宋朝夕想到容恒坐的劳斯莱斯, 不由摇头。容家的车太高调了, 她不想惹人非议。

    “我已经叫了快车。”

    容老爷子六十好几的人了, 平日出行都是司机,往常办什么业务买什么东西,都有专门的生活助理代劳,从不用自己打车,完全不知道快车是什么玩意儿。

    宋朝夕一笑,拿出手机对着他解释,“这是一款打车软件,先定位自己的地址,再输入要到达的地方,司机就会从周围赶过来,等到达后软件会直接扣款,很方便的。”

    容老爷子这才想起来,容璟似乎投资过一个打车软件,不过这些年轻人的事他不太关注。

    “我是老了,看不懂这些咯。”

    宋朝夕笑说“没车的人才关注这些,您可一点没老。”

    “你也不用安慰我,我这前浪早就被容璟这后浪拍倒在沙滩上了,更别提你们这些后浪的后浪了。”

    老爷子叫生活助理替宋朝夕张罗了一些私人用品,助理给她准备的都是孕妇用的,有孕妇保养品,孕妇服,还有一些育儿书籍,除此外,名包名表一应俱全,宋朝夕粗略估计,一下午送来的东西就值几百万,够买一套房子了。

    她去学校收拾了衣物,姜宁有些奇怪,“你搬去哪?”

    “我结婚了。”

    姜宁一愣,惊道“结婚?你跟谁结婚?就因为容恒背叛了你,你就随便找了个人结婚?不是吧,宋朝夕,你醒醒!”

    她说的倒也没错,做这个决定确实冲动了一些,可她就是看不惯容恒和顾颜那得意的样子,再说她意外怀孕,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怀孕了。”

    “……”姜宁看向她的肚子,惊得说不出话来,“不是吧?孩子是谁的?容恒的?”

    宋朝夕翻了个白眼,“不是他的。”

    “那是谁的?你总不能随便找了个男人结婚生孩子吧?”

    宋朝夕有些心虚,男人确实是随便找的,好在这个男人不论长相还是人品都比容恒要好。

    姜宁追问了很久,宋朝夕不得不道“姜宁,先不要问了,等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

    她搬着东西回了容家老宅,下午时佣人们进来打扫房间,她问了一些容璟的事,据佣人们说,容璟是在出差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他当场昏迷,那之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宋朝夕看向躺在床上的男人,有些感慨,之前还是身价千亿、人人羡慕的总裁,这才过了多久,就成了这副模样。

    有时候想想留下孩子的举措有些冲动,她不该为报复就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可既来之则安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后悔已经晚了。

    容璟昏迷的这几个月,每日佣人给容璟做护理时,总会跟她这位夫人报告容璟的情况,她也从旁人口中得知他许多生活习惯。比如他每晚雷打不动十一点休息,次日一般五点起床,起床后一般锻炼半个多小时,去公司的路上喜欢看当日的报纸了解资讯。

    他书房里摆放着许多专业书籍,书上都做了注解,可见他经常翻阅。

    宋朝夕渐渐拼凑出他清晰的轮廓,这是个对自己要求严格的霸道总裁。他自小聪颖,少年有为,把原本濒临倒闭的小企业发展成如今的财团,他仅仅用了二十年。

    他并没有像她想的那么老,她以为容恒的父亲至少有四十五岁,可他才三十七岁。

    宋朝夕偶尔也会怀疑这个年纪的人,怎么可能有容恒这么大的儿子。

    但对于有钱人来说,也许这都不是问题?也许他跟前妻很是相爱,年少时便在一起生了容恒?

    一切皆有可能,宋朝夕并未追问。

    不知不觉六个多月便过去了,宋朝夕预产期到来,容璟还没有醒。

    老爷子为她联系了私人医院的医生,宋朝夕一早就收拾了东西去医院待产。临走前她看向躺在床上的容璟,沉吟道“我要去生孩子了,要是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多了个孩子,会怎么样?”

    宋朝夕想到那样的画面,不由笑出了声。她肚子虽然不大,孩子却不小,加上她和容璟都比较高,孩子在肚子里便已经有了身高优势,好在孩子的头围不大,选择无痛生产最终没受太大的罪就把孩子生了出来。

    是个男孩,据老爷子说模样和容璟出生时很像。老爷子抱着软软的孩子,眼含泪光激动道“陈助理,吩咐下去,集团上下每个人按资历发五千到一万的红包,务必与所有员工同喜。”

    “是。”

    宋朝夕简直惊到了,集团可是有几千员工,每个人都发这么多红包的话,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因为顺产,宋朝夕第三天便可以出院了,老爷子派了房车来接她回去,俩人刚走到别墅门口,就听到佣人惊喜道“老爷子!快来看看吧!容总醒了!”

    宋朝夕抱着孩子的手一紧,她莫名有些紧张,跟在众人身后进了屋,远远便看到容璟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医生说他脑部并没有受到重创,昏迷不醒的原因一直没找到,否则也不可能让他回家休养。看容璟的样子也不像是有事的,只是当初她嫁给他时他还在昏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多了老婆和孩子,正常人都难以接受吧?

    老爷子跟容璟聊了几句,又想到什么,笑道“你昏迷的这段时间,你老婆给你生了个孩子。”

    容璟“……”容璟努力回想自己是否失忆了,还是说昏迷给他的大脑造成了损伤?否则他为什么一点也不记得自己娶过老婆,更别提播了种。事实上他身边根本没有女人,唯一有的一次便是那次在酒店,和那个冒失的红裙女孩一夜情了。

    他视线落在宋朝夕身上,短暂的讶异后,眼眸恢复如常,“是你?”

    一晃十个多月过去了,宋朝夕记得他有一双窥测人心的眼睛,她不敢直视他,只低头咳了咳,“说来话长,总之就是我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正巧在电视上看到你成了植物人的消息,就找到老爷子把孩子生了出来。因为你昏迷的关系,我们没有领证,不算法律上的夫妻,如果你想解除关系的话,我随时可以离开这里。”

    老爷子脸一沉,“说这什么话?你刚生了孩子,这孩子一出生容璟就醒了,只能说你们母女很旺他,要不是你们说不定他还醒不过来,我看他这些年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指不定是有什么隐疾,你才二十岁,这么年轻跟了他,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宋朝夕默默瞥了眼容璟,却见容璟神色不变,好像对于老爷子说他有隐疾的话一点不在意。

    见儿媳妇看儿子脸色,老爷子没好气地哼道“医生说你脑部没有任何损伤,像是睡了一觉,身体机能都和正常人没区别。你如果休息够了就早点起来,去伺候你媳妇坐月子,你媳妇怀胎十月十分辛苦,你倒好什么事没做就得了一个老婆孩子,这世上哪个男人有你命好?”

    容璟默默捏着眉心。

    医生说他身体好得不像话,几乎可以下床行走。容璟也没觉得自己有任何不适,他披着衣服去了隔壁房间,推开门就看到宋朝夕抱着孩子坐在床上,正衣裳半敞,给孩子喂母乳。

    宋朝夕一惊,脸都红了,连忙别过身子挡住胸前风光,“你能走了吗?”

    “嗯,”容璟声音暗哑,等她收拾好才转过身,“我来看看你们。让你一个人怀胎十月生下孩子,实在辛苦你了。”

    “有什么辛苦的?我除了出个肚子也没做什么,平常有五个保姆照顾我饮食起居,还有三个健身教练督促我孕期健身,怀孕时我还学会了游泳和画画,对了,生完孩子我比之前还瘦了一些。所以,你没必要觉得对不起我。”

    “……”容璟失笑,她竟然是这样的性子,一般人怎么也该说自己辛苦,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她却十分坦诚。他靠近一些,闻到很浓的奶香味,一时有些不自然。

    孩子刚吃完奶已经睡着了,或许是因为血缘的关系,容璟看着孩子的脸,心头柔软得一塌糊涂。

    “孩子很像你。”

    宋朝夕轻笑“老爷子说眼睛像我,神态像你。”

    “我记得孩子刚出生时都皱巴巴的。”

    说到这点宋朝夕很得意,其他孩子出生时都皱巴巴的,她家孩子出生时便靓绝医院,很多医生护士来看他,称赞他帅,说从没见过这么帅的婴儿。

    给孩子喂奶喂完奶,宋朝夕浑身不舒服。月嫂说可以洗澡,但保守的佣人还是整日叫她不要随便洗澡,为防止这两拨照顾她的人吵起来,宋朝夕特地趁房间里没人,偷偷进去冲了个澡,谁知刚出来,便发现床上多了个人。

    “你怎么在这?”

    容璟手里翻着书,神色淡淡,“我们是夫妻,我们住在一起,这有什么不对?”

    话是这样说,可宋朝夕总觉得哪里不对,“晚上孩子经常醒,会吵到你休息。”

    “你一个女人都不怕吵,我怕什么?你还在坐月子,身子虚,不宜过度劳累,晚上由我起床给孩子换尿布。”

    “其实……有月嫂可以帮忙。”

    容璟注视着她,认真道“为人父母,如果什么都请月嫂帮忙,孩子怎么会对父母有感情?好了,不要争论这些,就这么决定了。”

    他还挺霸道的,可这种霸道又让人舒服。既然他想忙,宋朝夕也没有制止的道理,她默默爬上床,半夜时孩子哭闹,月嫂进来时,容璟已经爬起来给孩子换尿布了。

    他身材高大,抱着幼小的婴儿,总觉得蹩手蹩脚,月嫂笑笑,“先生没给人换过尿布吧?”

    容璟淡淡地点头。

    “您应该提着孩子的两个脚踝,像这样,把他屁股抬起来,尿片塞进去。”

    容璟试了一下,做得十分好,月嫂瞥见床上醒来的宋朝夕,笑道“果然是做老总的人,学东西都比别人快。这年头,会半夜起床给孩子换尿布的男人越来越少咯。”

    她和容璟又不是正常夫妻关系,宋朝夕尴尬地咳了咳。

    容璟神色如常。

    月子里孩子每日都要换七八次尿布,夜里至少要醒两三次,宋朝夕起初听到哭声还会起来看看,到后来已经麻木了,听到哭声就踢踢他的小腿,十分熟练地推他起床。容璟很喜欢照顾孩子,事事亲力亲为,月嫂们无事可做,很是无奈,只能把所有心思放在宋朝夕身上。给宋朝夕做了不少营养美味的月子餐,月子结束后,宋朝夕虽然体重没变,皮肤却白皙饱满,眼里有光。

    她本就是明媚的长相,美则美矣,却显得有攻击性,如今,明媚性感与温柔坚定共存。

    韵味十足。

    她没有一直喂母乳,到了第三个月便把母乳停掉了,豪门有专门的人指导婴儿饮食,没人对此有意见。老爷子还鼓励她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要把太多心思放在孩子身上,怕她有孕后抑郁,希望她能开心一些。

    这日早晨,宋朝夕起床时,容璟正站在穿衣镜前整理领带,他身姿挺拔,穿西装十分好看,沉稳之余有种说不出的贵公子气质,宋朝夕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适合西装,莫名心跳了一下。

    容璟微微转头,“醒了?”

    偷看被人抓包,她不自然地撑着手臂起身,“你要上班?”

    “嗯,如果在家无聊,就出去逛一逛,我让司机送你?”

    宋朝夕低着头,虽然他们同床共枕了几个月,可彼此间除了基本的寒暄,并没有太多余的话。至今也没有做过那档子事,跟普通的室友没区别,容璟每每这般自然地跟她说话,她都有些不自然。

    “好的,我待会出去逛逛,买些衣服。”

    容璟掏了张黑卡给她,“拿着卡,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必给我省钱。”

    宋朝夕以前看过很多言情小说,里面的霸道总裁都会给金卡随便刷,但她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事。不由拿着卡好奇地看了看,“这里面有多少钱,不会刷空了吧?”

    容璟一顿,“理论上来说,我的钱你花不完。”

    宋朝夕不服了,“怎么可能有花不完的钱。”

    容璟以往是不会接这种话题的,今日却难得解释道“有网友替我算过,如果你每天花五百万,大约两辈子才能花完我所有的钱。”

    “……”忽然觉得语言有些苍白,她嫁的这是什么款的霸道总裁,炫富的画风都有些不一样。

    容璟似乎觉得自己解释的够清楚了,捏着领带道“我平日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花钱,你多花一些也是好的。”

    “……”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既然他这么说,宋朝夕便不客气了,现在她上围涨了不少,以前很多衣服都不合身了,正巧换季,想给自己添置些过冬的衣服。车里暖气很足,她一时有些热,脱了羽绒外套走进商场的电梯,谁知刚出电梯不久,就被人叫住。

    “朝夕?”容恒眼中有抑制不住的惊讶,他不敢相信地看向穿着小红裙的宋朝夕。以前宋朝夕就爱穿红色,可那时的她美则美矣,却像一个缺少灵魂的花瓶,现在一年多没见,这个花瓶忽然有了灵魂,整个人都鲜活起来,举手投足间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介于少女和少妇间独特的气质,让人根本移不开眼。容恒心像被掐了一下,莫名酸的说不出话来。

    他第一次见到宋朝夕就被这个女人迷住了,他追了很久才把人追到手,但他和绝大部分男人一样,到手的东西就觉得索然无味,后来他出轨了顾颜,也坚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起初他确实沉迷于顾颜的柔弱,整天想把顾颜呵护在掌心里。只是日子久了,再柔弱的美人看多了也会疲惫,更何况他不是每天都有心情去捧着她,处处牵就顾颜的公主病。

    现在看到宋朝夕,他忽然有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感觉。

    更何况这个西瓜现在还过得这么好。

    容恒盯着她,神色复杂,“朝夕,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宋朝夕挑眉,红唇微勾,“离开渣男贱女,我好的不能再好了。”

    容恒讪讪的,但宋朝夕讨厌他就证明她没有忘掉他,只要她对他有感情,一切就还有希望。

    “朝夕,对不起,是我伤害你太深了,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请你吃顿饭,让我弥补一下我的错误。”

    宋朝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打量眼前的容恒,按顾颜所说,如果容璟死了,容恒作为容璟唯一的儿子会继承容璟的亿万资产,可目前看,容恒并没有想象中的意气风发,甚至过得比从前还不如,可见她的战术起了一定的作用。说实在的,老子在,儿子顶个屁用!就算容恒将来继承遗产,也最多得到二分之一。她的孩子还有一份呢。

    不过奇怪的是,这几个月来容恒从没去过容家老宅,甚至没去看过弟弟。

    按理说,这事公司的人应该都知道了才对。容恒却像是一无所知。

    无论如何,看到容恒过得不开心,宋朝夕这个被戴绿帽子的前女友也就开心了!她笑眯眯地写了几个字,“行吧,有事打我的卡。”

    容恒惊喜地看向手中的字条,只见上头写着——6222 xxxxxxxxxxxxx

    “……”

    看到容恒过得不舒心,宋朝夕心情还不错。她抿着唇,哼着小调把刚买的衣服挂起来。容璟进屋时,便看到穿着红裙子的女人站在更衣室忙活。孤凉的夕阳透过落地窗落在她身上,她却自带光芒,笑得满室春光。容璟忽而生出一种难言的异样来。

    宋朝夕回头,见到他微微一愣,才笑道“回来了?你收到我的付款短信了吗?记得要及时还款。”

    她以为那黑卡跟信用卡差不多,每个月都要还。容璟笑了笑,“这些不用你担心。”

    他走到她身侧,看着衣柜摆放整齐的衣物,“买了什么衣服?”

    他离的很近,气息呵在她耳廓,宋朝夕不自然地摸了摸发痒的耳朵,低头道“几件针织衫,几件羽绒服,几条裙子,几个包,几双鞋。”

    不得不说,花钱不用看价格的感觉太爽了,既然他说自己每天花五百万,两辈子也花不完他的钱,那她就替他多花花吧!不过一下午就花了二十几万,在商场时不觉得,回来后却十分心疼了。二十几万够她赚很久了。她竟然这么败家,一下子就花了几年工资!!

    容璟轻笑,“品味不错,衣服都很适合你。”

    他声音低沉,实在太撩人了,宋朝夕总觉得耳朵要怀孕了,他一说话她就有些腿软,差点瘫软在他怀里。偏偏他没事人一样,从后面环住她,“那是什么?”

    宋朝夕一愣,“哦,那是我买的袖扣和领带。”

    “买给我的?”

    “嗯,我不会买,如果不合适,你就不要用了。”

    容璟却笑了,“不错,妻子给丈夫买领带和袖扣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来替我戴上。”

    宋朝夕有些傻眼了,袖扣她还凑活,毕竟柜姐教过她,可她从来没替人戴过领带,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踮着脚尖,凑近他时闻到他身上有种淡淡的烟草味,下意识便问“你抽烟了?”

    “别人抽烟沾了点烟味,以后我洗好澡再进来。”

    “不用了,我没那么多讲究,”她小心翼翼地把领带扣在他脖子上,折腾了好久,可领带就是歪的。她不由有些沮丧,“我不会……”

    她正要缩回手,却被容璟捏住。

    “我教你。”

    她纤细的手被他捏在手掌,一时脑袋空空的,不久后容璟让她转向镜子,“看,这样就系好了。记住了吗?”

    宋朝夕应了声。

    晚间时两人洗漱好躺在床上,忽而宋朝夕的手机响了一下,彼时,宋朝夕正让容璟用自己的手机替孩子拍照,是以容璟也看到了传来的信息。他点开,是一个男生发来的。

    “朝夕,我并不是真的喜欢她,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我想了很久,还是忘不掉你,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朝夕,你在干什么?怎么不说话?”

    容璟想了想,回道“坐月子。”

    “……”那边又很快回“朝夕你真会开玩笑,我知道是我伤害了你,你怪我是应该的,可你能不能别这样惩罚自己?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对我有这么大的恶意,难道我真的伤你这么深吗?我知道你也忘不掉我,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

    这年头,这样自说自话的男人可不多了。

    容璟忽而觉得这账号有些眼熟,他打开自己的手机,很快找到了容恒的账号。

    果然,是容恒。

    宋朝夕洗漱好回床上时,头发还是半湿状态,她穿着刚烘干的丝质睡衣,眼睛湿漉漉的看向容璟,总觉得他今天有些奇怪。

    “刚才有消息跳出去,我替你回了一句。”

    宋朝夕倒没觉得有什么,“哦。”

    容璟沉默片刻,“虽然我们还没领证,但既然孩子都有了,证明我们存在事实婚姻关系。这一点你认同吧?”

    宋朝夕点头,有些奇怪都看他。

    “既然如此,在事实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你我二人都应该遵守约定,不该做出出轨一类的事,让对方为难,你认同吗?”

    宋朝夕疑惑地打开手机,看完后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说。不知他有没有发现这人是容恒,可她跟容恒确实没什么关系了。

    “我跟他没什么,早在认识你之前就已经分手了,是他劈腿背叛了我,所以我跟他是绝对不可能的。”

    容璟沉默片刻,手指在书上点了点,“听闻人对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都会有某种执着。”

    宋朝夕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我又不犯贱,他给我戴了绿帽子,我也报复了他,这很公平!我才不会喜欢这种没有是非观念,没有道德底线的男人,这种男人有什么好?以前是我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他,我现在眼早就治好了,再也不瞎了。”

    听到容恒被人说瞎,容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心情不错地合上书。

    “很高兴你我达成共识。”

    宋朝夕瞥了他一眼,莫名道“那你呢?你会不会喜欢上别人?当初是我强行要嫁给你,如果你喜欢上别人就提前告诉我好吗?不要把我置于被动的位置,平白失了脸面。”

    容璟沉默许久,才深深看她一眼,“朝夕,我想还不至于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宋朝夕的时间都被孩子填满,每一天都过得很快,这日她洗好澡出来,刚躺在床上就被人压在身底下。昏暗中,男人锐利的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他压住自己的胸口,宋朝夕心跳加快,莫名口干舌燥。一年多前的那一晚又莫名浮上眼前,她想到他的厉害,身子软了一半,只能无助地盯着他,满是迷茫。

    容璟挑开她的睡衣,“我问过医生,你已经生完五个多月了,早就可以了。”

    宋朝夕轻声应了声。

    容璟闭了闭眼,摘掉看平板的蓝光眼睛,轻笑“很高兴你我有此共识,朝夕,别紧张,我会轻一点。”

    事实证明,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说什么轻一点,快一点,结果每一句话是准的。宋朝夕起初很紧张,可他用自己的方法让她全身放松,化成一滩春水,她便只能无助地抓住他的衬衫。他轻笑着亲亲她耳垂,低声道“朝夕长大了。”

    长大了……

    大了……

    宋朝夕竟然秒懂了,她气得一口咬在他下巴上,“你还大了呢!没事长这么大干什么?”

    容璟被她逗笑,她这副生气撒娇的样子实在可爱。她其实有许多可爱的小习惯,比如说天冷后睡觉总爱往他怀里钻,还喜欢把脚放在他大腿内侧捂热,偏偏没良心,用完就扔,醒来后从来不记得这回事。又比如他偷亲过她的耳朵,她每次哼哼唧唧,嘤嘤的叫唤实在勾人。有几次他亲她身上,她醒来后人事不知,竟然一点没察觉到。

    真正合二为一的瞬间,二人都满足地喟叹,生完孩子后她似乎没有之前痛苦了,从中觉出了些许滋味来,容璟也更喜欢她这副很快进入状态的模样。俩人结束后都是前所未有的满足。到第三次时,宋朝夕才捂着腰,哭着求饶“再也受不住了。”

    容璟亲亲她,说会放过她,但注定食言了。

    次日一早,宋朝夕见到他有些不自然,却在从洗手间出来时被人一把抱住。容璟从后面环住她,轻轻咬她耳朵,“害羞了?”

    宋朝夕气得反咬回去,“你才害羞呢!”

    容璟笑了笑,“朝夕,我比你大许多。”

    宋朝夕手指缠绕着他的领带,红唇勾着,“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老男人。”

    容璟被她取悦,托着她把她放在衣橱的隔板上,在宋朝夕反抗之前,俯身亲住了她。

    早饭时,宋朝夕接到了宋丰茂的电话,宋丰茂让她回去一趟,自己有事要吩咐。上次吵架后,宋朝夕就没有回过家,宋丰茂也当没有她这个不孝的女儿,发信息骂过她几次后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好在宋朝夕有了孩子有了新的家人,也不会过于凄惨。

    她想回去拿一些妈妈的遗物,想了想便答应了。

    宋丰茂见她进门,冷声道“你还知道回来?”

    沈清虚情假意道“宋哥,你也别怪朝夕,她年纪小不懂事,又没有妈妈教,跟父母闹矛盾,不孝顺父母,也不能都怪她。”

    宋朝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又听顾颜说“是啊,宋叔叔,以后我会替姐姐来照顾你的。我也是你的女儿啊,等你老了,我去医院照顾你,给你养老送终。”

    宋丰茂似乎很相信她这话,对宋朝夕说“阿颜的男朋友要把她介绍给家族的人,你也知道阿颜的男朋友是什么身份地位,既然准备结婚,我这个继父肯定要给阿颜一些陪嫁。我决定把东区的房子给阿颜。”

    宋朝夕不敢相信地抬头,只觉得荒谬,“爸,你疯了吧?那是我妈买的房子,有我这个女儿在,你竟然把我妈的房子给别人的女儿?你疯了吗?”

    宋丰茂蹙眉,“怎么跟爸爸说话的?你妈的房子也有我的一份,我是你妈妈的配偶,我有权处理这些财产。阿颜嫁得好,肯定需要财产撑门面,你以为你能比阿颜嫁得好?就你这性子,就算给你陪嫁,你也不会孝顺我给我养老送终,我算是看透了,有时候亲生女儿还不如养女好。”

    宋朝夕只觉得荒谬,她有些疲累,懒得跟父亲争论,只道“你给她钱我不管,可我妈的房子,我绝不会让给任何人,你要是继续执迷不悟,我们就法庭上见!”

    宋丰茂气得拍桌子,“你这个不孝女,竟然想告你的亲生父亲!”

    宋朝夕冷笑“亲生父亲?我的亲生父亲会如此偏心,宁愿把我母亲的房子给别人,也不给自己的亲生女儿?你也好意思说你是我亲生父亲!爸,那是我妈的东西,你凭什么这样处置我妈的遗产!”

    “就凭我是她男人,现在那些东西都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

    “既然这样,我们法庭上见!”

    沈清冲上来,柔弱道“朝夕,你怎么能这么不孝呢?爸爸也是为了你好,妹妹拿了房子,以后会替你照顾你爸爸的,这样你身上的负担轻了,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谢谢你!既然给你们房子只会给你们造成负担,那你们为什么上赶着抢我妈的房子?”宋朝夕眸色渐冷,“沈清,顾颜,人活一张脸,别人家的财产,你们哪有脸去抢?你们放心,就算这房子我不要了,捐出去,也不会让你们占便宜!”

    说完她上楼收拾母亲的遗物,可是摆放她母亲遗物的房间早被弄得乱七八糟,许多东西都不见了。她知道吵不出结果来,挑选几件重要的东西带走。

    门被推开,顾颜冷笑道“宋朝夕,我就要嫁给容恒了,你应该会恭喜我吧?”

    宋朝夕冷笑“是啊,恭喜,我不要太恭喜哦!”

    希望你叫我妈时,也别太惊喜!

    顾颜以胜利者的姿态,轻笑道“我知道你不开心,是我也不开心,自己的父亲被人抢了,家里的资产,母亲的遗物都落入别人的口袋。富二代男友也成了别人家的老公。我要是你还不如死了算了。”

    宋朝夕嗤笑“放心吧,你死我也不会死的,我不仅不死,还要好好活着,我倒要看看你能得意多久!”

    晚间时,容璟跟宋朝夕说了家族晚宴的事,他们一直没有公开结婚的事,就连容恒似乎也不知道。宋朝夕想到晚宴上自己和孩子要面对那么多人的点评,莫名有些紧张,且她是容恒前女友的事要是暴露,不知道容璟会不会介意。像他这样骄傲的男人,很难被人当成替代品吧?

    宋朝夕莫名有些心虚。

    容家的晚宴举办的十分盛大,宋朝夕穿着一袭高定白裙,工作室的造型师看到她连连惊叹,说她是最适合穿这件礼服的人。宋朝夕笑了笑,孩子也已经换好了衣服,他穿着一袭定制的小西装,黑色领结,十分可爱。

    宋朝夕单手抱着他,在他嘴上亲了亲,孩子冷酷地看她,却还是给面子地笑了笑。

    谁知孩子却忽然尿了尿,把宋朝夕的衣服也尿湿了,她去洗手间处理了一下。

    “宋朝夕?”

    宋朝夕抬头,只见穿着白色仙女裙的顾颜正站在那,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有事?”

    顾颜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宋朝夕怎么会来这种场合?这是容家的家宴,虽然请了一些外人,可来的人都是至交好友,可以说每个人拎出来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企业家,顾颜要不是容恒的女朋友,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来这里。可宋朝夕竟然进来了,身上还穿着一件十分高档的裙子,这裙子和顾颜在杂志上看过的高定差不多。

    应该是巧合吧?最多是淘宝买的,宋丰茂早就断了宋朝夕的经济来源,仅凭自己实习的钱,宋朝夕怎么可能买这么贵的裙子?

    “你怎么来了?”顾颜蹙眉,不可思议道,“你该不会是为了报复我,特地来搅黄我和容恒的喜事?宋朝夕,你好狠……”

    她后退一步,好像宋朝夕杀了她全家似的。

    宋朝夕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她。谁知胳膊却被人拉住,顾颜急道“宋朝夕,你真的想害我?你以为别人会相信你的话?容恒爱的是我,我和容恒已经领证了,你根本不可能撼动我的地位。”

    宋朝夕听笑了,掏出手机挑眉道“哦,听起来你们的感情真是感天动地,可不巧的是,不久前我收到了一条消息,有个人一直说爱的是我,想跟我重新开始。不巧,这个人你恰好认识,你猜他是谁?”

    她将手机对准顾颜,讥诮地笑笑,头也不回地走了。

    顾颜眼泪都要下来了,她是真心喜欢容恒,可容恒竟然还忘不了宋朝夕?不过没关系,她依旧是容恒的妻子了,只要她努力地对他好,他一定会忘掉宋朝夕爱上她的。灯光璀璨,她走上前,以最美的笑容面对众人,容恒拉着她的手。

    “爸,这就是顾颜,我们今天领证了,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

    容璟的目光扫过顾颜,淡淡地应了一声。他气势一向足,不怒自威,容恒从小就怕他。容恒从记事开始就知道爷爷不喜欢自己,他猜测一切跟自己的母亲有关,或许母亲的存在让父亲本该完美的人生出现了瑕疵,让父亲不到二十岁就有了孩子。好在父亲对他一向不错,他从小除了母爱什么都不缺,虽然很少见到父亲,却经常在杂志上看到父亲的专访。

    他一直以父亲为目标,努力前行,对于这个被自己当成风向标的男人,他一向又敬又怕。

    “父亲,阿颜她对我很好,肚子里也有了孩子,您马上就要做祖父了。”

    容璟挑眉,对右边招了招手,一袭白色礼服的宋朝夕站在了他的身材。

    顾颜脸都变了,她忽然想到某种可能性,又觉得不太可能,宋朝夕就是再能耐也不可能搭上容恒的父亲。要知道容璟个人身家两千多亿,她原以为容恒能继承容璟全部的财产,可若是宋朝夕再给容璟生个儿子,那一切就成了未知数。

    她决不能让那种事发生!

    然而下一秒,容璟搂着宋朝夕的腰,对着目瞪口呆的顾颜和宋恒,面无表情介绍道“既然你们领了证,那就是一家人,这是朝夕,也是你们的母亲。来,跟母亲打招呼。”

    “……”

    “……”

    容恒脸都绿了,他喜欢的女孩竟然跟了他的父亲?愤怒不甘充斥着他,顾颜拉了拉他的衣袖,容恒有了顾颜的撑腰,顿时表露出不悦,“父亲,她这么小,怎么能当我的母亲呢?再说她和顾颜是继姐妹,我们父子跟继姐妹在一起,这像什么话?父亲总不希望外人议论吧?若消息传出去,容氏的股价肯定会暴跌,父亲,您应该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吧?”

    宋朝夕默默攥紧了手,窝在他怀里身子僵硬。容璟搂着她的腰,神色淡淡,想了想,才说“你说得对,我决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容恒莫名有些感动,他以为自己唐突了。父亲高高在上,他一个做儿子的不该用这种口气跟父亲说话。好在父亲心里有他,也觉得不能让这种荒唐的事发生。

    下一秒,一袭黑色西装的容璟拿起话筒,气势沉沉,对众人道“今天,我容璟有一些家事要跟各位说明。其一,便是我已经结婚有了太太朝夕,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容钊。”

    容恒不敢相信地看着台上那个穿着西装的小男孩。

    好像还不到一岁,不会走路,只能由人抱着。却对宋朝夕和容璟十分亲昵。

    小容钊撒娇地搂着容璟的脖子,那是容恒从来不敢做的事。

    “其二,众人都以为容恒是我的儿子,可事实上他是我多年前收养的孩子,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之前顾及容恒的心理健康,没把消息公之于众,现在容恒已经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爱人,我认为是时候把消息告诉他。以后,我依旧会把容恒当成自己的晚辈来抚养,但为了我的爱人和孩子考虑,避免不必要的流言伤害到他们,我有责任让他们知道真相。”

    宋朝夕嘴唇微张,茫然地看着他,一时有些回不过神。容恒竟然不是容璟亲生的?

    当初她可是为了让容恒叫自己妈,才勾搭了容璟,结果,容恒根本不是容璟的亲生儿子?

    不过,看着脸色铁青的容恒和近乎昏厥的顾颜,宋朝夕还是爽到了。

    等没人的时候,她跳到容璟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如果不是知道她和容恒顾颜的纠葛,容璟不至于这样维护自己。

    容璟拉开领带,应了声。

    宋朝夕蹭蹭他的胸口,心软的一塌糊涂,“对不起,最初接近你我确实是抱着报复容恒的心思,想看他喊我妈,想看他低我一等。但后来我做的一切都是真心的,我知道我有错,但你不许怪我,也不许凶我,不然我就……”

    容璟挑眉,第一次看到有人错了还反咬一口的,“嗯?”

    “不然,我就哭给你看!”

    容璟听笑了,哪有这样威胁人的。她是吃准了他奈何不了她,他捏着她的下巴,缓声道“朝夕,怎么有人像你这样不讲理?”

    宋朝夕跳到他身上,双腿勾着他的腰,不讲理地哼哼“不管,反正不许你怪我。容璟,你相信吗?第一眼见到你时,我总觉得自己认识你,可能是遥远的上辈子,也许那时候我们就认识了。”

    容璟微顿,想起沉睡的那几个月,他像是去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那个世界里他是国公爷,高高在上又权倾朝野,在那个世界,他有一个儿子容恒。宋朝夕是自己的继室,虽则他给了她全部的爱,此生没有收通房小妾,却还是缺了点圆满。不曾想,一觉醒来,她不仅成了他的妻,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或许这就够了。

    容璟想,这已经是他的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