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穿越小说 > 这是病,得治[快穿] > 第96章 第 96 章
    听到里恩说的话时, 奚宁没有怀疑,也不觉得奇怪,心想原来是这样。

    他长这么大, 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 对“喜欢”这两个字懵懵懂懂,当下的念头就是他的病能治了。

    医生所说的虽然没有其他依据, 但治病的方法只是简单的亲吻。

    奚宁抓着宋舟的袖口, 问完之后又担心宋舟要是拒绝他该怎么办。

    “你说什么……”宋舟轻声问了一句,略显惊讶“开窍了?”

    他握住椅子扶手弯腰靠近奚宁, 笑道“你果然还是……”

    奚宁推了他一把,催促道“你到底亲不亲?”

    宋舟顺势握住他的手腕, 膝盖抵在椅子边缘稳住身形, 毫不犹豫地吻住奚宁,另一只手抚上他的腰。

    奚宁措不及防,尾巴直直地紧绷在身后, 他还感觉到了一个湿润且柔软的触感。

    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当即脑子一炸, 狠狠咬了一口, 手上蓄起魔力向身前拍去。

    宋舟对他一丝防备都没有, 被击退倒在地上, 撑着手坐起来。

    奚宁拿起斗篷迅速跑出房间,连门都来不及关, 和宋舟上回抱他时的反应一模一样。

    宋舟抬手摸着嘴唇,既心痒又无奈, 起身跟了上去。

    奚宁一路跑到院子中央, 靠在假山上平复呼吸, 斗篷挂在手臂上遮住了腰腹, 他身体的反应已经逐渐消退。

    他以为的亲吻,只是碰一下就好,谁知道宋舟……

    有脚步声朝奚宁这边走来,奚宁不想被人看见,正要去假山另一边,身后传来宋舟的声音。

    “跑什么?”

    眼看奚宁又要走,宋舟上前几步拉住奚宁将他拽进怀里,叹息道“怎么这么害羞,以后……”

    奚宁一边挣扎着“你放开我!”

    宋舟纹丝不动,凑近还想再亲奚宁一次“就不放,刚才为什么咬我,你不喜欢么?”

    “你……”奚宁偏头躲开,声音弱了下去“谁喜欢了……”

    奚宁当真在抗拒,宋舟神色微愣,随即蹙眉“你不喜欢,让我亲你做什么?”

    “那、那是因为,医生说这样可以治好我的病……”奚宁说了实话,想叫宋舟先放开自己,宋舟却主动松了手。

    他抬起头,宋舟表情复杂,片刻后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原来是这样啊。”

    奚宁莫名慌乱,宋舟却已转身离开了。

    宋舟紧挨着他的时候,他想将他推开,这时候他真的走了,奚宁心里又十分不是滋味。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默默穿好斗篷往回走。

    回到房间时宋舟不知去向,问了里恩也说不知道,奚宁便在屋里等他回来,想向他解释一下。

    其实奚宁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现在看起来的确是他想要治病,才利用了宋舟,可他又不希望宋舟生气。

    奚宁下定决心,只要宋舟不生气了,他提出什么补偿,自己都会尽力满足。

    然而一直到了晚间,宋舟也没回来。

    奚宁有些担心,吃过晚饭后打算找人问一问,推开房门才发现宋舟在院子里,只是没有来屋里找他而已。

    宋舟身边还站着一个神情羞涩的女侍从,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想要送给他,宋舟十分不耐烦,正要拒绝,一抬眼看见了奚宁。

    他心里憋闷,身形顿住当着奚宁的面收下了小盒子,女侍从说里面是她亲手做的糕点,宋舟故意冲她笑了笑“谢谢。”

    奚宁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啪”地重新关上房门。

    女侍从离开后,宋舟再抬眼看去,奚宁也不见了,他收敛神色,顺手将盒子里的东西分给其他人,并道“有谁认识刚刚那一位?帮我向她说一声抱歉,我已心有所属。”

    房间里的奚宁脱下斗篷扔在一边,独自坐着生闷气,里恩过了一会儿来敲门“少爷,您不出来散步了?”

    奚宁回道“不去了,不要来打扰我。”

    里恩应声离开,奚宁逐渐冷静下来,发现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生气。

    可能因为宋舟明明在却不来找他,还跟别的人有说有笑的。

    奚宁一回想起来又坐不住,重新拉开门时宋舟却不见了。

    第二天早晨,里恩告诉奚宁,宋舟家里有急事要回去一趟,大概会花一两天的时间。

    他走得急,不想打扰奚宁休息,便让里恩替他向奚宁说一声。

    “家里有急事?”

    奚宁这才发现,他对宋舟一点都不了解,对方就这么突然走了,他连要去哪里找他都不知道。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宋舟可能不会回来了。

    宋舟如果是普通人,他这时候一定还没有走太远,奚宁能让人把他叫回来,可他不是,奚宁心知他要走,谁也拦不住。

    整个上午奚宁都闷闷不乐,直到管家来通知他,埃文刚刚回府,想要看一看奚宁的情况。

    他不说奚宁差点忘了,昨天宋舟亲过他之后,他当真没有再吐过花,连微弱的咳嗽都不曾有。

    医生的方法大概率起了作用,而埃文能因此回来看他,奚宁依旧很高兴,跟着管家去熟悉的院子里见埃文。

    埃文是临时回来的,身上还穿着正式的衣物,看家奚宁的第一眼立刻皱起眉“你的兽耳怎么回事?”

    奚宁一愣,他先叫了一声“父亲”,解释他最近因为快成年了,不太能控制自己体内的血脉。

    “嗯,”埃文没再多问,“身体怎么样了?”

    “回父亲,已经没有大碍了。”

    奚宁面色状态都好,不像受了什么诅咒的样子,埃文点点头,当下准备离开。

    “父亲,”奚宁纠结半晌,鼓起勇气叫住他,“我近来魔法的学习进步很大,我想……”

    埃文打断他的话“身体不好就多休息,魔法一事不必着急。”

    他确认奚宁没事,又匆忙地离开了,管家过来带奚宁回去“少爷,走吧?”

    奚宁勉强笑笑“好。”

    他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埃文的态度却让他如坠冰窖,或许宋舟说得对,是他的父亲想把他养成一个废物。

    奚宁在此刻无比想念宋舟,可是他不在,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回来。

    他忍下心中酸涩,回去以后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不许任何人打扰。

    奚宁心情不佳,晚饭随意吃了几口就早早睡去,第二天醒得也早,在微暗的光线下睁开眼,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坐在椅子上。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愣愣地掀开被子起身过去“宋?”

    奚宁赤脚踩在地上,衣服也穿的薄,宋舟赶紧将他抱过来放在腿间,用法术拿了毯子盖在他身上“这么早就醒了?”

    “嗯……”奚宁靠在他怀里,感受到体温和一如既往的脸红心跳,慢慢反应过来,抬起头抿嘴道“真的是你?”

    “难道还能是假的?”

    奚宁一脸委屈,宋舟眉间微拧“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

    他抚过奚宁的额发,奚宁闷声道“你。”

    奚宁的尾巴又悄悄缠上他的手腕,宋舟顺手摸着软毛,柔声道“我怎么欺负你了?”

    “你不理我,还偷偷走掉,”奚宁顾不上尾巴,轻轻动了动,控诉着“还有,那天那个……”

    至于埃文,奚宁现在不想提他。

    他话说完,宋舟却明白他的意思,另一只手揉揉他的耳尖“吃醋了?”

    奚宁茫然道“吃醋?”

    “吃醋就是,你看见我和别人在一起,就会不高兴,”宋舟耐心解释着,“因为你喜欢我,所以才会吃醋。”

    昨天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奚宁怎么会说让他亲自己,是为了治病呢?宋舟怕奚宁不说实话,于是干脆直接去找了医生,这才弄清楚。

    他还有一点不明白,奚宁知道找他治病,为什么还那么排斥他。

    宋舟试探着亲了亲奚宁的唇,一触即分“你不讨厌这样,对不对?”

    奚宁红着脸看他,呼吸略显沉重,宋舟顺着他的脊背安抚道“别怕,放松一点……我想像上次那样亲你,好不好?”

    他语气温柔,鼻尖轻轻蹭着奚宁,两人离得极近。

    奚宁第一次彻底放松身体,接纳所有不可控制的反应,凑近吻住宋舟。

    他退开一点,小声道“不讨厌。”

    这三个字在宋舟听来,像是在对他表白,奚宁乖巧地任由他抱着,尾巴紧紧缠着他的手腕,明明害羞地不行了还要主动亲他。

    宋舟重新吻过去,两人亲昵了许久,直到他感觉有个东西抵着他的小腹。

    他松开奚宁,笑道“宝贝……”

    奚宁回过神,慌忙推开宋舟,下了椅子后退一步。

    宋舟正想起身,奚宁又朝他扑了过来,跨坐在他身上,捧着他的脸毫无章法地亲吻啃咬着。

    尾巴依旧紧紧缠了上来,宋舟柔声哄着“别着急……”

    奚宁全凭本能,一边哼哼一边蹭着宋舟,张口咬住了他的喉结,最后浑身一颤。

    他喘着气坐直,低头看见自己裤子湿了一块,宋舟脸上和喉结都有他咬出来的牙印。

    奚宁表情怔愣,宋舟气息也有些不稳,抬手抹掉他唇角的水光“小奶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