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穿越小说 > 重生后我回苗疆继承家业 > 第144章 第 144 章
    虽是缩小版, 但这两头鬼獒都有一人多高,光是站在那里就像两头黑狮般威武。都说要是动物吃人多了,就会长得越来越像人。鬼獒光秃秃的青白面庞给人一种诡异恐怖的感觉, 令人本能感到抵触不适。

    两只鬼獒同时发起进攻, 提灯鬼王和巫嵘各对付其一,战场自然而然划分成了两部分。鬼獒裹挟着腥风向巫嵘扑来时, 鬼犬王先一步上前拦下, 两条鬼犬硬碰硬撞到了一起。单是比拼力量这点来看,鬼犬王竟是落了下风!

    藏獒性情凶猛, 力量强悍,咬合力极强。化为鬼獒后特点非但没有消失, 反倒更得到了加强。而且它那一身硬皮更如盔甲般, 让偶尔抓住机会撕咬上去的鬼犬王无从下口。鬼犬王原身的犬型就比不上獒犬,力量和凶性都要差些,更何况鬼獒身上的刚毛同样也是武器, 刺入鬼犬王身上后就像硫酸般能腐蚀出个大洞。

    旁观片刻后,巫嵘加入战局, 形势立刻发生了新的转变。鬼獒怕正阳火, 就像最开始它畏惧提灯鬼王的鬼烛, 注意力全被光亮吸引, 一定要将它扑灭一样。它的弱点就是畏光。当巫嵘放出正阳火时鬼獒愤怒咆哮,瞬间放开它咬住喉咙的鬼犬王, 凶恶扑向火焰。

    正阳火种被巫嵘蕴养了这么长时间,对他的命令十分服从。它就像舞龙时最前面的那颗球一样, 飘忽不定引得鬼犬疯狂追逐, 固执要将它扑灭。但在巫嵘的控制下, 它不仅次次都差之毫厘追不上, 还被鬼犬王从背后咬了几口。

    狗牙带毒,鬼犬王每次都咬在它左后腿处。一次咬不穿硬皮还有第二次。终于,巫嵘嗅到一股淡淡的腥味。像是腐肉在高温下化成浓浆,发酵而成的恶臭气味辅一弥漫开来,就让人头晕目眩,恶心作呕。但鬼犬王却更凶猛强势的咬向鬼獒,没有半点退缩。在猛烈攻击下鬼獒终于放弃追逐正阳火团,转身攻向鬼犬王。

    鬼犬王在拒绝他靠近。

    巫嵘皱起眉头。原本他在放出正阳火团后拔刀就要加入战局,但鬼犬王情绪中传来的浓烈抗拒感让他的动作一顿。它是拼命的,发自灵魂的不想让巫嵘加入这场战斗。其中还有浓浓的担忧以及对鬼獒深刻的仇恨。

    是鬼犬王上辈子和它有仇,还是说自己‘未来’会和鬼獒敌对,而且还……受了伤?鬼犬王一直在将鬼獒向巫嵘的反方向带,用咆哮和跳跃扑咬来挑衅。巫嵘的反方向就是提灯鬼王。如果说鬼犬王对战鬼獒是落了下风,还能勉力支撑,那提灯鬼王目前的处境更凄惨。

    鬼獒疯了似的想扑灭他手中的提灯,它是没有痛感也不会畏惧的怪物。提灯鬼王没有展开鬼域,可能是被追咬到无暇自顾,也可能是这一路来消耗太大,无处补充。当巫嵘收起正阳火团后,原本和鬼犬王战斗的鬼獒立刻被提灯吸引,向提灯鬼王杀去。

    “啵啵啵,啵啵啵啵!”

    提灯鬼王气愤发出一连串的指责。但巫嵘没理他。巫嵘握住左臂,皱眉看向那两头鬼獒。从鬼獒本体出来的时候,他就隐隐有种异样的感觉。起初巫嵘认为这种异样感来自大鬼,毕竟这头藏獒生前是西玛嘉措喇嘛的,也算是‘英雄遗物’。

    但现在他发现并不是这样,大鬼没有异动,有问题的是他自己。对这头鬼獒巫嵘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尤其是距离它越近,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胀痛感就越明显。巫嵘脑海里经常会浮现源自‘鬼王巫嵘’的记忆。明明从他重生过来后,很多事情的走向都改变了,那些记忆碎片里的片段不会发生。

    如果不会发生的话,那些碎片又是哪来的?不是预知未来,因为未来早都改变了。有可能是‘鬼王巫嵘’也重生了,只不过出了意外,灵魂粉碎,记忆被自己接受。也有可能……他自己本身就是鬼王巫嵘重生过来的。毕竟除了那些记忆碎片外,最能证明的就是巫嵘本身残破空虚的灵魂。

    那一切正常的那个世界又是怎么回事?是真存在这样一条没有灵异复苏的世界线,还是所谓的正常世界,不过是他做的一场梦?

    巫嵘现在无法做出确认,他知道的还不够多,实力也没达到能知晓一切的地步。就像那些翻腾在脑海中的记忆碎片,你知道它存在,却无法捕捉到它看个一清二楚。只能等什么时候偶然碰巧有个契机,就像那次进入天坑缝隙的时候,才能看到一些碎片中的片段。

    忽然间,巫嵘嗅到一股奇特的气息。

    这种气息是从鬼獒身上散发出来的,是种非常特殊的,形容不出来的气味。只要闻到就会留下深刻印象。巫嵘能确认它刚才并没有这种气息,而是从上一刻,也就是他头脑胀痛,细碎模糊的片段又从眼前闪过时才出现的。

    就好像是,他达到了某种状态,所以才能嗅到这种气味。就像是有研究者称某些声音,只有十六岁以下的孩子才能听到一样。这种气味说不上好闻,也并没有让巫嵘反感。相反的,一种放松感从他心底泛了出来,就像船归于港湾,婴儿安睡在母亲的子宫里,能让人放下一切戒备。

    “汪哐!”

    衣服一紧,巫嵘这才勉强回过神来。鬼犬王拼命叼着他的衣摆不松口,焦急汪哐声从巫嵘心底一个劲响起。但巫嵘现在难以分辨清楚它现在的情绪。巫嵘的头脑就像一锅沸腾的热汤,恼人的炽热令他思维迟钝,神志恍惚。巫嵘现在才发现自己竟然正向鬼獒们接近。

    而这两头正追逐提灯鬼王起劲的鬼獒仿佛也觉察到了什么,它们停下脚步,喘着粗气,狐疑戒备盯着巫嵘看。恍惚中两鬼獒的身影合为一体,它如铁塔般蹲坐在地上,阴沉沉的敌意目光在巫嵘身上搜寻。

    只不过没有这么丑。

    那头巨獒长了身油光发亮的蓬松黑毛,强壮的像头小牛犊。它的圆点眉,吻部,胸脯和四爪是金色的,看起来像是燃烧的火焰,精神饱满又高贵。那双眼睛里同样都是戒备敌意,却清亮黝黑,看向自己的主人时温顺又忠诚。但如果有人想拥抱它,将脸埋进它毛绒绒的身体上时就会发现,巨獒并没有实体。

    它已经死了。

    扎西的意思是吉祥,多齐的意思是藏獒。

    似乎有个声音曾对他这样说过。

    扎西多齐,吉祥的藏獒,密宗传说中吃掉恶人,保护好人的神犬。在每一位□□喇嘛年幼被寺庙找回时,都会在大喇嘛的陪同下选定一条幼獒,亲自喂养。最好的獒王一生只认一个主人,它会保护□□喇嘛,为他战斗到死。死亡后的獒王也会以护法神的身份永远追随保护□□喇嘛,直到他圆寂。

    ‘它死了,又吃了人,为什么没有堕落。’

    有人问道。虽是问句,但他的语气太过平淡,没有半点起伏,听起来很奇怪。

    ‘它吃的是坏人。’

    另一人的声音严肃古板‘我没有堕落,它就不会堕落。它永远忠诚于我。’

    堕落。

    精神一晃,巫嵘思绪回归,獒鬼丑陋的面容又出现在眼前。它四肢毛发稀疏,裸露出来的青紫皮肉丑陋又令人作呕。布满褶皱的无毛脸坑坑洼洼,长满了冒着白尖的疙瘩。它的目光贪婪又狠毒,眼里满是对活人肉的垂垂涎。

    护主神獒已经堕落,那曾经的英雄呢。

    巫嵘深深望向鬼獒双眼,那莫名的气味又弥漫开来,温和的吸引他靠近。头越来越疼,那些翻涌的记忆碎片如利刃般切割在他的灵魂上,斑斓绚丽的色彩凝结融合在一起,仿佛一副抽象画。鬼獒的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它吸引着巫嵘,想要靠近去看。

    这一刻世界如同静止,巫嵘的眼中只有鬼獒的存在。无论是鬼犬王的咆哮,骤然亮起的光,还是不知从哪里传来的,饱含恐惧的惊呼喊叫,此时此刻在巫嵘心中都留不下半点痕迹,一股陌生却熟悉的力量涌动在他灵魂深处。

    巫嵘注意不到鬼犬王以臣服的姿势趴在他身后雪地里,庞大威武的身躯微微颤抖。提灯鬼王早就不是战斗的核心焦点。他退出百米外,想要离开又不知为何犹豫。最后他将提灯中的白蜡取出,如视珍宝般捧在手心里,冲着巫嵘的方向静静等待。

    那两头鬼獒也融为一体,它蹲坐在原地,细缝眼睛眯起,似乎是在等待巫嵘的到来。

    终于,巫嵘走到了鬼獒的面前。融合后的鬼獒很高大,即便是蹲坐着也和巫嵘同样高。巫嵘能平视它的眼睛。这时鬼獒的危险疯狂,它身上的腐臭味全都远去,巫嵘看向它的眼睛,找寻里面的东西。从鬼獒浑浊凹陷干瘪的黑眼睛里,巫嵘看到了一个金色的光点。

    那光点越来越大,正在飞速旋转。它圆如月,薄如纸,在高速转动下能轻而易举削穿人最坚硬的头颅。金色光点越来越大,占据了鬼獒整个眼睛后还没停,仍在疯狂变大,转瞬间鬼獒半个头颅都映出金黄光芒,隐隐要脱体而出!

    它变得越大,越清晰,巫嵘终于能看清这到底是什么。它外围呈胖水滴状,中间有一镶嵌了珐琅宝石,镂空雕刻的圆轮,通体璀璨纯金,散发出威而不怒的清正气势。

    这竟是一个法轮!

    佛法无边,摧邪显正,一个法轮为什么会存在鬼獒体内,而且没受到半点污染?

    巫嵘现在无暇去想,他像是被蛊惑了一样,深深为这抹金黄色着迷。法轮的佛光已经投过鬼獒的身躯绽放出来了,煌煌然如一轮曜日,让世间一切鬼魅邪妄退避。巫嵘脸庞被灼的微疼,但反应更大的却是他的灵魂。法论圆通无碍,传说中佛光能穿三界照耀到鬼怪身上,将其度化。就像眼下它透过了巫嵘没有半点鬼气阴气的身躯,映照到他内里黑暗无边的灵魂一样。

    骤然升起的危机感针扎似的,让巫嵘沉迷在金黄中的意识挣扎起来,勉强抽离一分。他感到自己灵魂被光灼伤的刺痛感,还有从大脑传来愈演愈烈的胀痛。翻涌的记忆碎片如潮水汹涌袭来,将巫嵘的意识完全包裹。恍惚间一个最大的记忆碎片在他眼前铺展开来。

    昏暗黑沉的鬼域,变成鬼了的巫嵘被鬼獒吸引,情不自禁渐渐靠近。小狗版的鬼犬王咬不住他,急的汪汪直叫,但那时的巫嵘眼里也只有法轮的光亮,恍惚间越靠越近。直到那金色法轮彻底冲破鬼獒,飞向巫嵘,速度快到他无法完全躲闪,只避开了要害。

    法轮铲掉了他半个脑袋!

    鬼状态的巫嵘立刻用阴气恢复,头完整了,但脸上却留下了一道暗金色的疤痕。疤痕上燃着金色的火焰,一直烧进他的大脑里。让巫嵘毁了容,从今往后终日饱受炽热灼烧的痛苦。法轮纠缠不休,咄咄逼人,獒鬼杀意腾腾,庞大身躯封住去路。

    杀意!

    巫嵘豁然睁开眼。

    法轮的主人是要杀了他!

    金光骤然大涨,法轮即将出现。但这时巫嵘竟然摆脱了那不知从何而来的致命诱惑。鬼獒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巫嵘头颅,它喉中绽出的金光是最终杀招。似是感应到情形变化,□□虚影竟要先一步破体而出,诛杀巫嵘!

    但一切不会再次重演。

    鬼獒身上骤然爆出泼天污浊黑气,血崩般喷涌而出。而伤到它坚硬无比身躯的,确实只苍白的手。并非是有大鬼寄生的左臂,而是巫嵘的右手,那一刻微妙的感觉箍住了他的心脏,让巫嵘扔下了老苗刀,选择了徒手对战鬼獒!

    能抗住陈血手攻势的硬皮在巫嵘手下却像豆腐般脆弱,被轻而易举撕碎。巫嵘收回手,指尖上幽冷火焰薄薄包裹住了他每一根手指,对敌时却比剑刃更锋利。巫嵘攥拳再锤进獒鬼魂体内,火焰骤然爆裂开来,直接在它胸脯上炸开了一个大洞!

    好强的力量!

    巫嵘这一招一式分外利落狠辣,完全不像第一次徒手上阵,倒更像是以此招屠杀过成千上万鬼怪那般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流畅到不可思议。刚才看过的记忆碎片融入他的灵魂中,和之前看过的灵魂碎片同样。有一股强大的,令人战栗的力量正从他灵魂深处苏醒。

    巫嵘躲开疾驰来扑向他头颅的法轮虚影,又一手刀狠狠劈在了鬼獒身上。包裹过来的阴气怨念疯狂想要侵入巫嵘体内,却被一股更邪恶的气息吞噬。之前巫嵘吃掉的鬼的力量凝结起来,去芜存菁,形成一股比发丝都要细,却极端邪恶恐怖的气息,像是一条阴毒的蛇,它反咬住入侵的怨念,趁机钻入鬼獒的体内。

    鬼獒发出诡异如老枭般的凄厉叫声,疯了似的拼命蹦跳甚至撕碎自己的身体,惨叫声中染上了恐惧。却完全不能阻止那股气息在自己体内疯狂吞噬。转眼曾经不可一世的鬼獒就消散泯灭,附着在它身上的□□虚影也随之颤抖破碎。

    而吞噬掉鬼獒化身全部力量的气息悠哉回到巫嵘体内。它只略粗了一点,人类肉眼观察不到。但毫无疑问,它变得更加邪恶了,但回到巫嵘体内后却温顺的像条玉米蛇,将精纯能量全都反哺给它。当这股能量融入身体后,巫嵘仿佛听到‘咔’地一声轻响。

    像是蝴蝶破茧,翅翼舒展。一直以来积累的能量到达了极点,将要蜕变。

    巫嵘看不到远方战场上,正与苦禅大师等人战斗的鬼獒本体突然暴怒凶性大增,竟不顾一切宁愿受伤也要猛一使力,凶性大发要挣开人类围攻。

    而作为主攻点的凌云宗师不知为何浑身一僵,迟钝这一瞬还真让它抓住了破绽,扭身突破重围后并没趁乱杀死人类,反倒冲巫嵘的方向奔去!

    天空中浓云密布,黑雾滚滚,和鬼獒出现前并不相同。有什么黑暗阴沉的气势隐隐从浓云后出现,浓云翻滚间黑沉阴气相连,其中隐隐露出一抹浓郁到极致的暗红。仔细看才能发现那是九颗暗红色的星。狂风呼啸,电闪雷鸣,正是鬼气冲天,不详至极的恐怖征兆!

    “不好!”

    苦禅大师没有第一时间去追鬼獒,而是死死盯着苍穹,枯瘦老脸上罕见露出一抹大惊失色。

    “九星连珠,鬼气化形,这,这是九星鬼王出世的征兆!”

    他脸上出现一抹焦急灰败的神色,喃喃自语“难道是他……但七大天坑封印还没完全解除,怎么可能……”

    “不是西玛嘉措。”

    苦禅大师蓦然回头,不敢置信。但说出这话的凌云宗师却望向獒鬼奔去的方向,清俊脸庞上露出一抹扭曲的隐忍压抑。

    不是西玛嘉措,也不是其他堕落者。这种邪恶的,诱人坠入深渊的强悍气息,他有多久没感受到了。即使是意志最坚定的人类也会被他蛊惑堕落,心甘情愿卑躬屈膝只为成为他的奴仆。

    眼底炽热如火烧,凌云宗师拼命压制魂契的躁动。但魂契的躁动能压制,心的躁动却不行。凌云上人这才发现自己内心藏了多少渴望,甚至多到他无力去阻拦鬼獒,因为那些渴求太满了,满到只要松懈一下就会溢出来。上辈子凌云上人一直在跟魂契带来的,本能对主人的依赖信任做斗争。

    这辈子魂契沉寂太久了,久到当这种感觉再次卷土重来时,他的意志竟然没能挺住,全部涌动的浓烈情绪吞没,令他灵魂都为之战栗。

    渴望……

    渴望能第一个跪拜到他的身边。

    渴望能再次追随他左右,为他征战四方。

    凌云上人和苦禅大师的异样先不提,其他和鬼獒分·身战斗的众人愕然发现这些鬼獒们全都疯了似的挣脱战场,宁愿受到致命打击也要脱离。但凡脱离后就风驰电掣追上奔跑在最前方的鬼獒本体,毫不犹豫融入其中。

    鬼獒失控狂奔,那还得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向鬼獒追去,但它跑的实在太快了,一闪就失去了踪影。

    巫嵘感到强烈的危机感正在渐渐逼近。

    但他现在却在个太过微妙的状态,完全无法提前防备。

    因为他灵魂出窍了!

    就在刚才太过充沛的能量涌入进来,撑得他灵魂饱胀,体内能量暴涨。身体适应不了濒临崩溃。巫嵘主动灵魂离体想先消化完再回归,但现在却落到了两难的境地!眼下他消化融合能量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对外界感知模模糊糊。他现在还是生魂,生魂离体不能离身体太远,否则身体很快就会失去活性死亡。

    巫嵘隐约能感觉到鬼犬王咬住了他的身体甩到背上,想带着他逃离。提灯鬼王并没阻拦,甚至站到了危机感袭来的方向,想要阻上一阻。

    但是谁都阻挡不了来势汹汹的鬼獒本体。巫嵘感到了一抹炽热耀眼的光烧到了他的灵魂上,那是真正的□□!刚才在鬼獒化身眼中的□□也只是虚影而已,鬼獒本体中的才是最强大真实的□□!

    滚烫的热度缠绕上他的灵魂,隐隐能听到呢喃诵经声。真正的□□如太阳般炽热耀眼,没有躯壳保护的灵魂完全无法长期抵挡!剧烈的疼痛包围了巫嵘,灵魂的蜕变却也到了最关键,也最后的尾声!不可能放弃,放弃就等于功亏一篑,巫嵘只能去赌!隐约中他看到了无数过往记忆,他曾面对过无数生死危机,艰难险阻,最后都是靠自己一人伤痕累累走来。

    但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一柄裹着浓紫雷电的桃木剑骤然劈下,无论金光还是灰雾全被一招斩断。剑身未落,剑威先至,正阳火将电光染成金紫色,一剑之威远超纯粹雷霆,生生劈在鬼獒的头上!狗头最硬,能生抗住陈血手招式的鬼獒头颅这次僵持了不到两秒就从中被劈开,剑势如热刀切入黄油再无阻拦,直接将鬼獒劈成了两半!

    那从它碎裂身体中飞出的法论虚影也被这一剑当即击溃,金光暗淡下来,坠落地面。余威横扫鬼域,电光阳火所到之处鬼气如阳光下的积雪消融,大地恢复正常土色。被剑势扫到的提灯鬼王当即融化了大半,甚至连漫天鬼雾浓云都被劈开,露出正常的天空。

    没有理会被这一剑威势骇到的众人,来者一手提剑,一手从鬼犬王背上抱起巫嵘。他似乎来的很匆忙,一路匆匆,就连长发都来不及束,仅用一支竹簪简单挽起。但有些人即使只身穿朴素道袍,脚踩步履,身姿也如鹤如竹,俊逸若谪仙。

    抱起巫嵘的瞬间就感到他灵魂不在体内。傅清皱起眉头,反手收剑入鞘,咬破手指探向巫嵘眉间。但没等血滴落,巫嵘赫然睁开眼,浓黑眼瞳深不见底。他的手骤然抬起,掐在傅清脖子上,以极慢的语速,一字一句道

    “纯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