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认命 > 第107章 第 107 章
    第一百零七章

    顾沉去电视台录制节目, 是在摆摊网上线的第三天上午。

    虽然上辈子有过很多次采访经验,不过这辈子,顾沉还是第一次接受电视台的采访。所以当制片人亲自过来给顾沉讲台本, 录制流程和注意事项的时候, 顾沉表现的非常谦虚。低调的态度一度让制片人深感意外。

    ——她已经很久没看见过在这个年纪有这样成就的年轻人,还能保持如此清醒克制的状态。大多数天之骄子在拥有了一定的成就后, 不说年少轻狂, 至少是意气风发的。像顾沉这么沉稳平静若无其事的,还真是非常少见。

    而且言谈举止过于谨慎了, 稳重的简直不像年轻人,制片人甚至有一种自己正在和业内资深的公关人谈话的错觉。

    不过想一想顾沉之前的“战绩”, 无论是给大周集团做危机公关, 还是让大周集团陷入危机公关,包括举办微电影大赛宣传开发老城区,二月二市集在外网火爆, 以及最近在线上线下都非常火爆的香山罐头,全都是可以拿来搬上教科书的经典案例。

    制片人只能承认, 可能有人天生就精通这些。

    “正式采访之前, 我们要给你化个妆。”制片人看了顾沉一会儿, 忽然说道“因为录制节目的时候, 摄影棚内会有专业的打光,如果不化妆的话, 你的脸呈现在镜头前,会显得很憔悴。”

    顾沉点点头, 他上辈子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 偶尔也会化化妆。当然能够理解节目组的安排。笑着说道“可以。麻烦了。”

    制片人笑了笑“应该的, 别这么客气。”

    说着, 随便叫了个场务带顾沉去化妆间。

    临近五一劳动节,电视台正在筹备相关的文艺汇演,邀请了不少歌舞团和圈内艺人参加汇演。所以公共化妆间的人特别多。

    场务引着顾沉穿过公共化妆间,到了尽头的单人化妆间。推开门,笑着跟顾沉解释道“您先休息一下,化妆师马上就到。”

    顾沉笑着点点头,正准备进去,忽然听到身后叫他“顾沉,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顾沉回头,就见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子正一脸惊喜的看着他。

    有点眼熟。

    “你不记得我啦?”女孩子反手指了指自己“我是文萱的助理呀。你总记得我们萱姐吧?”

    顾沉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正在努力回忆“文萱”到底是谁的时候,隔壁单人化妆间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妆容特别精致的女艺人被簇拥着走出来。见到顾沉后微微一愣,旋即笑道“顾沉同学?没想到这么巧,你也来录制节目?”

    顾沉看到人,猛然想起来。这不是在微电影大赛的颁奖典礼上,非要给他签名的那个女明星。

    “你好。”顾沉冲着文萱点点头,礼貌的退后两步,让出过道。

    没想到文萱反而站住不走了,笑着询问顾沉“你是来参加什么节目?”

    顾沉还没回答,站在他旁边的场务开口说道“是我们教育频道的《谈话》。”

    文萱眼中闪过一抹惊讶“那你好厉害呀。”

    顿了顿,文萱又补充道“不过我也不觉得意外。你本来就是很优秀的青年才俊。”

    文萱可还记得孙总和凌氏集团的那位执行总裁在面对顾沉时有多殷勤。就从这两位老总的态度,文萱也知道顾沉绝对不是一般人。

    公共活动室人多眼杂,见到文萱和顾沉聊天这一幕,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了。还有人偷偷拿出手机拍照。

    顾沉皱了皱眉,并不想太高调。

    文萱察言观色,笑着说道“我还要去彩排,改天有时间再聊。”

    顾沉进入单人化妆间,化妆师也赶过来了。场务打量着顾沉的表情,很八卦的问道“你跟文萱认识吗?”

    顾沉说道“之前有过一面之缘。”

    “那你很幸运哦。”场务笑道“文萱今年可火啦。你觉不觉得她特别漂亮?我可喜欢她演的——”

    “安静。”化妆师皱了皱眉,看了场务一眼“你去看看韵姐化完妆没有?如果画完了,可以过来跟嘉宾对一下台本。”

    场务点了点头,转身跑出化妆间。

    化妆师跟顾沉赔礼道歉“这姑娘是台里刚拨过来的实习生,不太懂事。”

    顾沉笑了笑“没事。”

    化妆师见顾沉确实没有介意。暗暗松了一口气。

    《谈话》这个访谈节目跟台里其他综艺节目不一样,能够邀请到的嘉宾全都是行业大佬或者业界精英。这种人要么天赋异禀要么涵养颇深,很大几率会成为社会上的中流砥柱。可不是圈内能随意开罪的小艺人。

    所以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也都习惯了谦虚谨慎,不会冒冒失失得罪人。

    尤其是像顾沉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经手的几个项目都能被收录进广告界和公关界经典案例的,那就更不敢得罪。

    天知道顾沉会不会一个不高兴,反手给节目组送个“社会热议”。

    因为是男嘉宾,再加上人年轻,皮肤底子又好,化妆师只是很简单的给顾沉打了一层底,画了下眉毛和嘴唇,顾沉整个人的气色看上去就特别好了。看得化妆师眼睛一亮,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真帅!”

    化妆师一边收东西,一边半认真半奉承的感慨道“就凭您这张脸,这个气质,就算加入娱乐圈,也肯定能成为最受小姑娘欢迎的当红炸子鸡。”

    顾沉哑然失笑,他已经很久没听过这么老旧的形容词了。

    “还是您的化妆技术好。”

    正说话间,主持人寒韵敲门而入。见到顾沉后,笑着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寒韵。《谈话》这个节目的主持人。”

    顾沉参加节目之前,也在网上搜索过《谈话》这档节目,包括主持人和嘉宾的相关资料。知道寒韵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了。但是她看上去却非常年轻,三十不到的样子。脸上画着很精致的淡妆。大概是为了配合嘉宾的年纪,今天穿了一件淡粉色的职业套装。看上去更加温柔,知性。

    顾沉伸手笑道“您好,我是顾沉。”

    “久仰大名。”寒韵跟顾沉握了握手,笑道“不知道您之前有没有看过我们的节目?”

    顾沉点点头“来之前,有做过相关了解。”

    寒韵笑道“其实我们这个节目,并没有太多的约束。您可以畅所欲言,我们也会在剪辑好节目后,让嘉宾过目。如果您觉得有不恰当不合适的地方,大家都可以沟通。”

    虽然顾沉相信自己不会说出什么不合适不恰当的话。但是不可否认的,在寒韵说完这句话后,他仍然觉得放松许多。

    顾沉笑道“多谢。现在就开始吗?”

    寒韵伸手“请。”

    两人边走边聊,一路进了摄影棚。

    作为a省教育频道的金牌节目,《谈话》的录制场地在电视台的一号演播厅。顾沉进去的时候,台下观众席位已经坐满了人。顾沉特别眼尖的看到好多观众胸前竟然还佩戴着隔壁学校的校徽。

    留意到顾沉的视线,寒韵笑眯眯解释道“这是我们节目的传统。喜欢邀请嘉宾‘友校’的学生来当观众。”

    这样的话,在观众提问环节,一般都会很有“料”。

    顾沉摇摇头,怪不得节目组这么“好说话”,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

    两人各自坐在沙发上。灯光摄像组的工作人员还在调整现场的灯光和镜头。过了大概能有五分钟左右,场记提着场记牌在镜头前打了个板。伴随着一阵熟悉的前奏,寒韵面对镜头,笑容温婉,语速流利的念完开场白和冠名商广告。又用一段简洁有力的话术介绍了顾沉的成就“……下面让我们有请今天的嘉宾,顾沉。”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顾沉说道“主持人好,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顾沉。”

    “第一次参加我们的节目录制。请问顾沉同学有没有什么感想?”寒韵笑眯眯问道。

    “你们节目组挺坏的。”顾沉伸手示意台下的观众“刚刚在化妆间,主持人还安慰我说,可以大胆的畅所欲言。不怕说错话,后期能剪辑。绝对不会让我丢脸。”

    “结果我上场一看,十来个隔壁校友在下面虎视眈眈。”随着顾沉说完这句话,摄像师傅也特别懂的把镜头转向台下,对准了要么幸灾乐祸,要么捂嘴偷笑的b大学生。

    “我寻思着我今天要是万一没发挥好,请求节目组帮我剪辑了。不等晚上,估计我在节目上丢人的消息就得传遍全网。我坚信,在坐的隔壁校友们,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台下轰然大笑,顾沉在笑声中继续说道“太毒了。想必这份落差感,就是节目组给我的下马威。”

    寒韵也被顾沉逗笑了。忍不住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应对这个‘下马威’?”

    “当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顾沉看了一眼台下的隔壁校友们,很脱口秀风格的来了一句“毕竟以我对隔壁校友的了解,他们也问不出什么能够让我觉得意外的问题。”

    “哇!”台下观众疯狂鼓掌大叫,十来个隔壁校友立刻跃跃欲试。气氛瞬间就燥起来。

    站在导播室内的制片人和导演一脸惊喜的看着气氛突然高涨起来的演播厅,忍不住感慨道“不愧是每个项目都能被业界奉为经典案例的天才,出手就是不一样。”

    演播厅内,寒韵等到大家安静一点,才开始走正常的流程“我们都知道,顾沉你是去年考上a大的。上大学没多久,就去大周集团旗下的售楼处做了一名销售。我能问问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兼职吗?”

    “因为赚钱多。”顾沉特别耿直“刚上大一,正经专业课都没上过几节,也谈不上什么专业技巧。就算是想去五百强实习,人家都不肯收。那这种情况下,找兼职当然要选赚钱多的。”

    用顾沉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钱和经验,他总得赚一样。

    “所以你就选择了房地产销售。”寒韵继续说道“我们调查到,你在大周天下售楼处一共做了四个多月,这是你攒到的第一桶金?”

    顾沉点点头。没说自己四个月一共赚了多少钱,寒韵也没问。话锋一转“我听说你在赚到第一桶金后,就去炒股了。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加杠杆赚了差不多十倍的利润。你是怎么做到的?”

    顾沉笑道“现在大盘形势这么好,炒股赚钱是很容易的。”

    寒韵问道“所以你很看好股市吗?”

    顾沉摇头“不看好。”

    寒韵顿时意外了。她抛出这个问题,原本只是想按照流程一步步引出顾沉的事业轨迹。没想到顾沉给出的答案,竟然跟现在股市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大相径庭。

    寒韵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看好股市?要知道现在大盘的表现极为坚挺,深沪两市的交易量都已经突破七千亿了。”

    顾沉点点头“确实。现在的股市很疯狂,每天都好像天上在撒钱一样。入市就赚。我去年十一月份买入的一只科技股,已经在年前年后几个月内连续涨停快40个涨停板了。”

    经过两次耗费精力的短线操作以后,顾沉已经放弃了加杠杆炒短线这种炫技大过盈利的折寿行为。根据上一世的记忆,老老实实的选择了几只稳定增长的科技股。就当存定期一样,把钱扔进去就不管了。结果这几只概念股和科技股在大盘的影响下,接连涨停了几十回。顾沉账户上的钱也跟着水涨船高。比他自己吭哧吭哧加杠杆赚的那点辛苦钱可要轻松多了。

    “哇!”听到这段话,观众席上顿时传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有人忍不住问道“你买的是哪一只股票,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大神求带!”

    寒韵继续问道“这么优异的表现,你还是觉得不看好?能说说为什么吗?”

    顾沉说道“我没考证券从业资格证。”

    寒韵一愣。

    顾沉解释道“没有专业资格,不太合适在镜头面前分析股票,以免会给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造成误导。”

    寒韵没想到顾沉小小年纪,行事作风竟然如此谨慎。她也立刻反应过来,这种专业性的金融分析,确实不适合拿到节目上来说。

    尤其《谈话》还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权威严肃的节目。

    “抱歉。”寒韵下意识说了一句,转移话题道“所以你在股市上赚到第二桶金以后,为什么会选择开发老城区商业街这个项目?还有前些日子在网上颇受关注的香山罐头厂和炎陵黄桃。我发现你对国企还有民生项目情有独钟。这在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中,是很不多见的。是因为你的导师,邢教授的启蒙吗?”

    节目组的功课做得非常充足。对顾沉经手过的每一个项目都非常了解。问的问题也都非常深刻。

    “可以这么说。不光是我之前做过的每一个项目,包括我现在很多的行事风格,都是受到邢教授的熏陶。当你真正遇到一个好的导师的时候,你会发现他对你的影响是特别巨大的……”顾沉特别认真,对主持人的提问一一给出解答。

    节目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工作人员捧上来两摞书。主持人笑着让顾沉签名,要送给台下的观众。在签名的过程中,寒韵提到顾沉把全套辅导书的版税和稿酬捐献出去资助贫困学生,还在a大设立奖学金这两件事“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做?”

    “是因为达者兼济天下,所以想帮助更多人吗?”

    “倒也没有你说的那么高尚。”顾沉一边签名,一边说道“就是想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让更多人能够安心读书。”

    “因为我导师说过,当你通过自己的力量帮助别人改变命运的时候,那种成就感会特别棒。”顾沉低眉垂目“我想试试我们教授说的那种成就感。”

    寒韵看着顾沉,一时间有些失神。

    她还从来没有看见过顾沉这样的少年,看上去特别的圆滑深沉,经验老到,仿佛对很多事情都看得特别透彻。却又能在世俗之余,保持着一份很天真的纯粹。

    他似乎对世间的一切美好都抱有期待,却又从来不肯相信人心。录制节目的时候不喜欢煽情,自己做项目的时候却又能把情怀运用到极致。

    真的是个特别矛盾的年轻人。

    一共三十套辅导书全部签完,顾沉放下签字笔,揉了揉手指。看着台下已经按捺不住情绪,纷纷举着手要签名书的观众们,顾沉开玩笑道“隔壁校友现在表现的这么热情。希望在拿到我的签名书后,能够精心保管。不要因为我们两校之间的情谊,伤害无辜的辅导书。”

    台下立刻有人接话,大声喊道“对于学生来说,这世上没有一本辅导书是无辜的。”

    又是一阵爆笑。

    寒韵说道“不仅是出书,参与开发老城区商业街的民生项目,帮助国企‘起死回生’,我听说顾沉你现在还创建了自己的网站,要不要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网站?”

    这么难得的打广告机会,顾沉当然不会错过“我创建的摆摊网,今天是上线第三天。这个网站的功能一共分为二手交易,学习交流和生活休闲……”

    “我们这个网站上线三天,现在已经有三千多名客户实名注册了。基本上都是我们a大的学生——”

    台下有观众举手示意,得到允许后,询问道“只有a大的学生能注册吗?”

    “我们欢迎所有人来注册这个网站。”顾沉笑道“但是现在,基本上只有a大的学生。”

    “那如果我们注册这个网站的话,也能跟a大的学生一样,在网上摆摊卖东西,查看a大图书馆的资料,外卖订餐吗?”

    “可以。”顿了顿,顾沉又补充道“外卖订餐这一块可能暂时还不行。因为我们还没有跟其他学校附近的商家合作。所以外卖这一块,还要等一等。如果其他学校的学生注册人数增加,我们网站也会跟学校附近的商家联络,洽谈合作事项。包括跟各校的学生会合作勤工俭学……”

    接下来的时间,基本上就是顾沉跟观众互动宣传摆摊网的各项功能。顾沉也没想到台下的观众会这么配合。一时间有些惊喜。

    不过这种惊喜还没保持超过两分钟。就有隔壁校友站起来问道“……所以我们刚刚提出的问题,对你来说有新意吗?”

    “哇哦!”

    台下观众立刻起哄鼓掌。顾沉笑了笑“……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那我接下来要问的问题,一定在你的意料之外。”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子微微一顿,红着脸问道“顾沉,你有女朋友吗?”

    “哇!!!!!!”台下忽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就连演播厅内的灯光都仿佛瞬间亮了两度,导演通过耳麦下指示,摄像头立刻跟进顾沉和台下的女观众。

    顾沉笑着摇了摇头,举着话筒说道“这个问题,跟今天的节目内容无关。”

    “那你介不介意隔壁校友当你的女朋友?”根本不理会顾沉的躲避,马尾辫女生主动出击。

    “哇!!!!!!!!!!”

    台下的观众全都疯了,就连寒韵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是一脸八卦的看过来。

    顾沉也没想到录制节目期间,竟然会发生这种意外。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抱歉。”

    女观众握着麦克风,笑意盈盈的问道“你现在意外了吗?”

    顾沉哑口无言。冲着隔壁女校友一抱拳,深鞠一躬,甘拜下风。

    演播厅内的掌声越来越热烈。当天的节目录制也在这份热烈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从演播室出来,顾沉回到单人化妆间卸妆。路过公共休息室的时候,忽然觉得大家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太对。

    顾沉疑惑的皱了皱眉,回到化妆间,拿出手机。开机以后,赫然发现手机里竟然多了一百多条未接来电。顾沉随意翻看了一下,都是跟他比较熟的同学打过来的。其中高海洋自己就打了三十多通电话。最近的一个未接来电是两分钟前的。

    顾沉正准备给高海洋回拨过去,手机“嗡”的一震,高海洋又打过来了。

    顾沉接通电话“到底发生什么事?你怎么打了这么多通——”

    没等顾沉说完,电话另一端,高海洋特别激动的打断顾沉的话“卧槽!顾沉你牛逼了!你小子上热搜了!跟女明星文萱一起上热搜了!”

    “你成了文萱的绯闻男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