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女生小说 > 主角攻受怎么为我打起来了 > 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章
    联邦军校的首席典礼定在早上七点的举行。

    举行地点是联邦军校的大礼堂, 学生家长和军部成员在有邀请名额的前提下可以进入。

    谢如珩身为机甲系首席,他拥有三个邀请名额,邀请名额很珍贵, 他不想浪费了, 就问凌先生他们要不要去。

    他只是随意问了一句,但凌先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明显亮了一下。

    “谢先生, 我这种身份可以去吗?”凌先生问。

    他看着凌先生, 道“当然可以了。”

    “我没有家人,但是我们互帮互助, 相处融洽,我想家人应该也是这样的关系吧。”

    凌先生讲这个消息告诉了孩子们, 大家都很想去联邦军校, 最终凌先生挑选了两个平常学习最认真的孩子,陆小山和江泉。

    凌先生很正式地带谢如珩、陆小山和江泉沐浴焚香,不仅帮谢如珩熨烫了衣服, 还把这两个孩子的衣服熨烫了一遍。

    “我记得之前你要去唐白家时,也是我帮你整理的衣服。”望着眼前戾气平和许多, 内敛又沉稳的年轻alha, 凌先生感慨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院子里的花都要谢了。”

    他们开车从贫民窟出发, 经过沿途已经建好的新学校,等学校招到老师, 就可以正式开课了。

    陆小山和江泉趴在车窗上,看着沿途五彩斑斓的建筑, 原本荒芜破旧的墙面留下礼仪学院oa和联邦军校学生的漂亮涂鸦, 也有贫民窟原居民留下的粗糙画作。

    “那是我画的!”江泉认出了自己的涂鸦, 他开心地笑了起来。

    陆小山看到自己在墙上画的一家三口, 他也露出了笑容。

    孩子的笑容纯真稚嫩,澄澈的眼眸倒映出漫山遍野的鲜艳色彩。

    “小谢哥哥,我们可以看到糖糖哥哥的发言吗?”江泉是唐白的忠实迷弟。

    “可以,他会第一个上台发言。”谢如珩道。

    他带着东张西望的大家走进了联邦军校的大礼堂,礼堂里坐满了人,谢如珩将凌先生他们安排在了机甲系的家属座位区,在这个家属区,他看到了顾图南的家人,顾图南的父亲和爷爷,他们拥有着如出一辙的灰蓝色眼眸,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三位alha有血缘关系。

    然而这一家人的氛围过于肃穆,谢如珩看了看顾图南一家,又看着牵着两位小朋友手的凌先生。

    他觉得他的家属们更有家的气氛。

    “谢哥!”裘言早就帮谢如珩占好了位置,他看到凌先生他们后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站在凌先生身旁的黑发alha开口道“这是我家的长辈”

    “凌叔叔,这是我的同学。”

    各系的首席名单由校长阁下公布,这位老者感慨道“有人说,oa怎么能进军校?”

    “有人说,oa难成大器。”

    “但是他设计的机甲使联邦的机甲制造技术迈上了新的台阶,他是联邦军校有史以来的第一位oa为他献上鲜花,无数alha与beat为他献上掌声,他们说:

    ‘他是光,oa之光!’

    我们尚且不知道他的未来会取得怎样的成就,但已成事实的是,在全息游戏考核中,他以莫提斯般的智慧与阿斯特赖俄斯般的坚毅,拯救了九百九十八名全息游戏考核的学员!”

    “他是机甲制造大赛的冠军,他是以94分的历史最高分赢得机械系首席的第一位oa,他是——”

    台下已经有人喊出了那个名字,实时的弹幕满屏都是相同的名字。

    “唐白!!!”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唐母红光满面地望着唐白,这位向来优雅的贵族夫人恨不得将自己的手掌拍得通红。

    唐白从座位上站起来,他穿着利落的军装,脸色有些苍白,但明亮的琥珀色眼眸却让他看起来神采奕奕。

    纤细的身躯,秀美的面容,走起路来气场却仿佛有两米八,皮靴哒哒哒踩在红地毯上,他意气风发,笑容明媚又大方地登上了联邦军校的大礼堂。

    白致安静地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台上的唐白进行游刃有余的演讲,那甜蜜轻快的嗓音通过传音设备在全场响起,他先是讲了这次救援行动是全体学生的努力,说自己没有那么好。

    接着他又讲到了自己进入联邦军校的心路历程,从一开始的水土不服,撞到大家集体换衣服的不自在,跑五圈的气喘吁吁

    一幕幕相处的点滴被他娓娓道来,他没有说自己遭受过的质疑和刁难,也没有说游泳馆遇到的恶意陷害,在唐白的描述中,一切都是温情又美好的。

    他对自己能够进入联邦军校并且成为首席这件事表达了真诚又热烈的感谢,接着他一本正经地讲述自己任职首席后能给机械系带来什么改变,比如和礼仪学院的学员们组织联谊活动

    台下传来笑声与又一波热烈的掌声。

    白致看了一眼坐在他身旁望着唐白目不转睛的白黎,他舒展开眉眼,低头写下了新的议案“联邦政府应保障oa享有与alha与beta平等的文化教育权利学校在录取学生时,除特殊专业外,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绝录取oa的录取标准”

    唐白站在万众瞩目的台上,沐浴着大礼堂灿烂的灯光,他继续不卑不亢,不骄不躁地进行自己的演讲。

    “这样的oa更好。”

    最后这句话不光是宽慰孙子,还是在开解儿子。

    顾上将不动声色将自己的余光扫向顾勉,看到那张脸上冷淡的神情,没有笑,也没有悲伤,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他看上去非常正常。

    可反应十分正常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即将要和妻子离婚的alha上,本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

    “爷爷,我想要的感情是势均力敌,棋逢对手,我不需要一个对我百依百顺的oa,我也不需要他专注于家庭,他应该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婚姻的附属品。”

    ——“因为我想做黎松韵,而不是任何人的附庸。”

    顾上将看到顾勉的眼睛忽然眨了一下,他好像在这一刻才从一个奇怪的空白世界中脱离出来。

    好似一个出了故障的机器。

    这一霎那,顾上将心里突然咯嘣了一下。

    此时台上的唐白已经讲到了尾声,他的状态好极了,引起了许多人的频频点头,谢如珩坐在台下专注地望着唐白,他听到身旁有人在低声讨论唐白,不只是单纯的对外貌和性格的赞美,他们说他有天赋、勤奋能吃苦。

    还有很多的人提起了校长形容唐白的词汇——

    oa之光。

    “什么叫oa之光呀?”江泉小声问道。

    凌先生温声道“就是像糖糖哥哥那样的oa不可能做什么的时候,他告诉你,他做到了。”

    “于是你就会想跟着他一起挑战那些不可能。”

    在雷霆的掌声中,唐白深深鞠了一躬,他直起腰走下高台,听到校长念道

    “有人说,一个贫民能有多大出息?”

    “有人说,一个贫民会有什么梦想?”

    “在他出现以前,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在他出现后,这两个问题再没有了固定答案。”

    “他是沟渠中盛开的荆棘玫瑰,是荆棘编就的赫利俄斯的神冠,是光芒万丈的勇敢之心!他驾驶四匹焰马所拉的日辇奔向自由与梦想,跨越犹如天堑的阶级鸿沟!”

    “在危机时刻,他驾驶机甲义无反顾的扑向了硕大的虫族,用自己的命去赴一场生死未知的豪赌。”

    “他为救援活动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他同样拯救了九百九十八名全息游戏考核的学员!”

    “他是以同样94分的历史最高分赢得机甲系首席的——”

    “谢如珩!!!”

    俊美的alha站起了身,他肩负着荣耀,引动起掌声,一步一步朝唐白走来,步伐沉稳,神情淡然,和唐白对“光”的最初幻想别无二致。

    在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唐白与谢如珩相视而笑,他们佩戴的耳钉闪烁着相似的光彩,犹如两颗冉冉升起的双子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