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穿越小说 >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 > 第134章 末世黑莲花(9)
    他俩一唱一喝, 只留下江阮一人孤立无援,他捏紧了拳头,眼泪从眼眶里要落不落“我知道林哥您对我们有什么误会, 很抱歉, 我以后都不会再给您惹什么麻烦了,真的很对不起。”

    他直接转身离开, 手指抹着眼眶的动作和抽泣声却吸引了外面不少人的视线, 他匆匆跑开,那副模样看起来真是受了不少的委屈。

    懂得其中关系的彼此视线对视, 交头接耳。

    “活该啊……想要勾搭林哥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末世还没有结束,他这想的挺多, 也不怕把自己作死了。”

    而不懂的, 只以为明溏也不过是林肃情人的有些啧啧。

    “看着也是可怜,听说好像过来送什么茶叶的,那东西多珍贵, 他们两口子也舍得。”

    “谁知道呢,弯弯绕绕的也是看不明白, 反正不是咱们身上的事, 看戏就行了。”

    而在办公室内, 明溏坐直了身体眺望着江阮的离开, 一转头已经去了刚才的柔弱不能自理,审视着林肃道“那是谁?!”

    对付完了那个, 他这明显是在跟林肃秋后算账。

    “新来的五级异能者朱朗的爱人,叫江阮, ”林肃认真回答道, “他自称是跟朱朗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

    “朋友?看来是看上你了。”明溏鼓了一下脸, 看着林肃道, “绿茶茶到我头上来了,那你是什么态度?”

    林肃说道“你刚才也看到我的态度了。”

    “正面回答。”明溏捧着他的脸掰正了道。

    林肃举起一只手,看着他的眼睛道“我并不喜欢他,如果他不是朱朗的人,这样的人我路过都不会看一眼的。”

    这是大实话,江阮那样的人喜欢的更多的是权势,换成另外一个人坐在他现在的位置,江阮都会释放好意,跟林肃这个人关系不会太大,而怀里这个可不一样,明溏已经是六级异能者的时候,他的表面上却是四级,说起来他还是个吃软饭的,这小家伙想要的也只是他这个人而已。

    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欺瞒这种事情可以是一时的,却不能是一世,时间越久,爆发出来引起的效果就越大,还是得找个时间让他知道才行。

    这样的回答让明溏有那么一点儿满意,但也有些不解“朱朗是谁,五级异能者也不是很稀罕,难道是什么特殊异能?”

    “人很老实,办事也不赖,放任他们离开,总有一天朱朗会在他的身上栽跟头。”林肃说道,“你就当我善心发作好了。”

    “老实人啊。”明溏若有所思,蓦然笑的有点儿小坏,“既然这样,我们就帮他一把好了,我们夫夫一体,惩恶扬善。”

    “你说,我配合。”林肃笑道,他是看出来这小家伙正是被关的无聊想要到处玩一玩了。

    江阮从林肃那里哭着离开,到了朱朗那里却是一句话都不说的干掉眼泪,把朱朗急的只能不停地问询“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有人欺负我,你又能怎么样?”江阮坐在那里抽着鼻子道,“你只顾着你自己的面子,就想做好人,哪里顾得上管我?”

    “我没有,怎么会,我是想着怎么好不容易找到个安稳的基地,跟大家把关系处好很重要,但是主要是想让你住的舒心,你要是被欺负了,我肯定没法忍的,让自己媳妇儿受欺负,是男人都不能干那事。”朱朗握着他的手道,“你跟我说谁欺负你了,我肯定把这口气给你出了。”

    “出了?你想出出得了么?”江阮想着那个明溏那张得意洋洋的脸就恨不得划花了事,“那是林哥的情人,你能怎么样?我只是想着你好容易换来的菊花,做成的茶叶给大家分一些,那个明溏看我不顺眼,直接说我是清洁工,你想怎么给我出气?你有那个本事和胆量么?”

    他委屈的直掉眼泪,朱朗扶住他的肩膀道“我敢,不管是谁,欺负你我肯定给你找回来的,我现在就去。”

    他愤然起身,江阮那一瞬间几乎有些错愕不及,他只是想让这人知道明溏娇纵任性比不上他而已,压根没想着让朱朗现在去找人的麻烦,那不是直接明摆着是他告的状。

    “你别去,你也说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安稳的基地。”江阮连忙起身抱住了他的手臂道,“不能乱得罪人的,我受点儿委屈没有关系的,对不起,刚才是我任性了,平时做不了什么还净给你添麻烦。”

    “没有,没添麻烦。”朱朗胸膛有些起伏道,“我不冲动,我就去问清楚行不行,他要是做错事情了,也得给你道歉,在哪里都得讲一个理字不是。”

    “你别去,你要是去了我就哭给你看。”江阮蹲在了地上拖拽着他道,“求求你了,别为了我找别人的麻烦。”

    他这么哀求,却只是让朱朗更心疼,将他从地上扶起来道“行,我不去,你别哭了,哭的我揪心的很。”

    他们虽然避讳着人,但是待的这个地方也不算彻底隔音,说出的话外面的人多多少少能够听到一些。

    懂的人都懂,不懂的人却是觉得有那么些可怜。

    流言传播的速度是相当迅猛的,从江阮出林肃办公室不到两小时,整个中央区域都有了林哥的小情人欺压新人的传闻。

    新来的人也就私底下传传,但是仍然让那些旧人听的胆战心惊,觉得那个江阮简直就是在雷区蹦迪。

    而流言传到明溏这里的时候,他正坐在林肃怀里睡了一个午觉刚刚醒来,跟只刚睡醒的猫儿一样在那里伸懒腰,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就知道会这样,看来不给他点儿教训,他觉得整个破军基地都是他家了。”

    “嗯,好好玩。”林肃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道。

    明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世界上最纯洁无辜,晶莹剔透的人儿。”

    他这么说的时候其实自己都有点儿想呕。

    但是林肃动了一下眉梢,特别认真的说道“你本来就是。”

    直男撩人,最是致命。

    明溏搂住他的脖子轻蹭“哥哥,你怎么这么会说话?说,以前是不是故意气我的?吃醋?”

    林肃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要不要帮你安排几个群演?”

    “不用,好的演员随时随地都能够演出最好的效果。”明溏掰过了他的下巴扭向了自己,同时将话题掰了回来,“原来是吃醋吧?哼,我就知道你早就喜欢我,哥哥连吃醋都这么可爱,感觉自己捡到了大宝贝。”

    06心说确实是个大宝贝,让人绝对十级震惊的大宝贝。

    他这么稀罕人的模样也可爱的紧,林肃捏了一下他的脸颊道“嗯,你也是大宝贝。”

    “不,我是小宝贝。”明溏凑到他的耳边道,“哥哥才是大宝贝。”

    这么一个小宝贝窝在怀里,还总说一些林肃绝对能够听懂的撩人的话,即使是个体寒的丧尸,也得三天两头处于火山爆发的边缘。

    亲昵了一番,林肃提醒道“今天不把事做了,明天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明溏这才从他的怀里跳了下来,舒展了一下腿脚,调整了一下神态,带着一副特别无辜的神情出发了。

    明溏之前闭关,很多新人并不知道,只觉得他生的实在好看,这会儿看他出来时甜美一笑,有的直接招架不住心脏加速,而旧人们在看到这熟悉的神情时皆是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

    然而在看到明溏关心的神情时皆是收拢表情,表示自己绝对能够配合好。

    能让已经退隐的这位重新出山,也就只有基地刚刚起来的这桩流言了。

    旧人们心头齐刷刷闪过一个想法江阮会怎么死?

    被众人唾骂死,被火烧死,被赶出基地被丧尸们咬死?反正不管怎么死,明溏都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因为他除了会演以外,他还有武力值加成。

    王泰在碰到人的时候愣了一下,下意识问好“明哥好。”

    “这样叫多见外,叫我明溏就可以了。”明溏笑着看向了王泰身后的男人道,“这位是?”

    “这位是基地新来的六级异能者,现在在林哥身边做事,叫成颂。”王泰侧身介绍道,“成哥,这位是林哥的爱人,叫明溏。”

    成颂看着面前格外漂亮的少年,心里啧了一声,不管性情如何,只这样貌,皇的眼光就很不错“你好,我是成颂。”

    前面一个白莲花,这里又来一个不省油的灯,有好戏看了。

    明溏在听见他的六级异能时却是瞳孔微微收拢了一下,他家男人不过是四级异能,朱朗是被林肃判断过的没有什么威胁,但是这个男人明显来的目的不会很单纯。

    明溏伸出了手笑道“成哥,很欢迎你的到来。”

    皇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即使这个人类只是他名义上的爱人,成颂与他碰了一下指尖笑道“客气了。”

    明溏却是在触碰指尖的时候一下子捏住了他的指尾,又迅速的收了回来道“成哥体寒很严重啊,手这么凉?”

    凉的不像是在这种高温里应该有的温度,而且实力不像是六级。

    末世病毒入侵,气候也变得相当的诡异,白日气温高升,夜晚气温皱降,普通人会过的比较辛苦,异能者的耐受力会比较强,但是在白日有这样凉的体温,怎么看都很不正常。

    成颂本来都要将眼前人的性情跟江阮归为一类了,现在却是捻了一下手指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大意了,能够被那个男人看上的人,必然是有些独到之处的。

    如果06知道他的想法,一定能够举出□□十个例子予以有力的反驳,独不独到不重要,重要的是要长的好看。

    “可能跟这小柱子呆久了,身上沾了寒气。”成颂又摸了一把王泰的脑袋道,“您也知道,他是冰系异能,谢谢明哥关心。”

    “不客气。”明溏现在顾不上了解他,他现在主要要收拾的还是小白莲花,等到那个解决完了,这个人要是有别的心思,直接废了就可以了。

    别的七级异能者也不敢有这种老子天下谁都不怕的想法,但是明溏的吞噬异能却是可以越级打人的。

    “明哥这是要去哪里?林哥应该在办公区。”王泰说道。

    “我做错了事情,想要去道一下歉。”明溏柔了眼眶道,“等下就回来。”

    “好,好的。”王泰身体立的比标杆还直,话语中也有着敬畏。

    明溏带着那一脸的愧疚离开后,王泰才轻轻松了口气,丑丑喜欢他,林哥能够全盘接下,但是他有时候真的接不住明哥千奇百怪的态度变化。

    王泰态度大喘气,成颂将胳膊压在了他的肩膀上道“你好像很怕他。”

    王泰是冰系,体温比正常人要低上一些,又常用冰,没有怎么觉得成颂的体温有什么,他看着明溏的背影小声道“整个基地里,除了林哥,最不能惹的就是明哥了,他很厉害的,实力在林哥之上。”

    成颂嗯了一声,揽住了王泰的肩膀道“走,跟上去。”

    “去干嘛?”王泰有些茫然,明溏这种状态的时候不避着些还往上凑,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

    “看戏,吃瓜。”成颂直接将人拖走,碰上这么个厉害的,又碰上那么一个会演的,好戏已经上场,此时不看更待何时?

    办公的其他区域朱朗正在交代出去狩猎时要注意的点,却发现异能者的目光在某一刻齐刷刷的瞥向了一个地方。

    这些都是新来的异能者,如果不能合理分配,交代好必须注意的事项,有时候是会出事的,如果只是一两个人分神,朱朗还会订正一下,现在却是一群人。

    他看向了众人看的地方,在看到那个走来的少年时愣了一下,不是因为明溏长的有多么的好看,而是他在前来的少年身上看到了跟江阮相似的地方。

    有人看他也在看,直接朝着明溏吹了声口哨“这是哪儿来的小可爱?长的真漂亮。”

    “基地不准强迫。”朱朗叮嘱道。

    “朱哥,基地是不允许强迫,但是允许追求和自由恋爱。”有人说道。

    他们齐刷刷的将目光放在了明溏的身上,性别这种事情,没看到这么漂亮的人之前总觉得自己是直男,当看到以后才发现性别这块真的不用卡的那么死,况且如今已经是末世,什么千奇百怪的恋爱没有见过,很多事情早已经习以为常。

    朱朗对这话没法反驳,只能看着走近的明溏道“你好,中央区不能随便乱逛。”

    “我是来找江阮的。”明溏弯了一下眼睛道。

    “哦,你是他的朋友么?”朱朗指了指一间休息室道,“他在那里。”

    “您能帮忙叫他出来么?”明溏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心中因为林肃而渐渐撇去对男人的偏见,发现这人确实是有些憨厚耿直。

    手指身上都是做活的痕迹,明显是吃苦耐劳型的,如果没有末世和异能,以江阮那样的性情应该是看不上这样的老实人的,现在会在一起,只是因为之前没有更好的选择让自己过的更好,一旦遇上了,这男人就是台阶。

    “可以。”朱朗喜欢江阮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免得他总是闷在房里,“你等一下。”

    他转身去叫人了,其他被教导的异能者围了过来“小可爱,有没有对象啊?”

    “我能追你么?”

    “别看我现在异能等级不够强,但是以后升上来战斗力绝对爆表。”

    明溏笑了一下“你们都好厉害。”

    如果是以前可以直接喊哥哥们都好厉害,茶度还能再上一层,但是他现在要敢那么喊,家里的男人绝对接受不了。

    谈恋爱影响发挥,但是有那个男人在,演技为零都没有问题。

    王泰在跟着成颂前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让他心脏差点儿骤停的一幕,连忙上去道“这是林哥的爱人,你们退后!”

    刚才还热情的异能者们在看到王泰时本来都有所收敛了,在听到这一句时更是差点儿齐齐摔跤,全脸懵逼加可惜的看向乖巧无辜站在那里的明溏,心中只有卧槽乱飞。

    “您是明哥?”一个异能者问道。

    “呵呵,刚才真是得罪了。”另外一个异能者满头大汗都急出来了,“我们不知道您的身份。”

    他们就知道像这么一个大漂亮怎么可能没主,只是没想到竟然是林哥的。

    “得罪得罪,明哥好。”

    一群人齐刷刷的后退,明溏笑的有些俏皮“我还没有来得及介绍自己的身份,你们只是误会,别紧张,林哥不会介意的。”

    他说话很清亮,态度又没有责怪的意思,这么一个大漂亮又温柔又善解人意,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林哥很有福气。

    一群人两两对视。

    “这样的人怎么会为难人呢??”

    “会不会以前是误会了???”

    “流言就是流言,都是这么温柔的怎么可能骂人,林哥的爱人也不至于去欺负一个新人才对。”

    王泰默默退居一边,觉得能让这样的明溏每天粘的跟个粘糕一样的林哥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江阮被朱朗叫的时候还有些疑惑“朋友?”

    “对,一个长的很好看的人。”朱朗解释道,“我看他跟你很像,什么时候交到的朋友也不告诉我?”

    跟他很像还很好看的朋友,江阮心里闪过了一个人选,却摸不清明溏是过来干嘛的?

    流言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知道是他欺负了人,难不成是过来找茬的?

    如果能够让他失态,林哥一定会看清那家伙的真面目。

    “我没有什么印象,出去看看吧。”江阮笑了一下道,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要以最温柔,最善解人意的态度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这样才能够高下立见。

    两人出来时正好看到了站在人前笑的仿佛在发光的明溏。

    “是你,你来做什么?”江阮心中嫉妒了一下,不管怎么样,他都无法否认这个人这张脸的确是超过他的。可不管心中怎么扭曲,江阮的脸上都挂着楚楚可怜的神情,眼眶更是一下子就红了,“中午还不够么?”

    朱朗关注他的神情,低头问道“这怎么了?”

    “您就是朱哥吧。”明溏抬眸抱歉的笑了一下,“我叫明溏。”

    听清他名字的时候,朱朗将江阮拉到了身后护住道“你来找他的茬的么?”

    虽然江阮很不喜欢朱朗,但是当被护在身后的那一刻还是有一些暗爽,男人,可不就是几滴眼泪,几声可怜兮兮的话语就能够勾到手的么,再给一点儿好处,他们甚至能为你去死。

    明溏惊讶的瞪大了一些眼睛,连连摆手道“不是的,我是听到了传言,才发觉自己当时无心的言论对江阮造成了多大的伤害,真的很对不起,因为我很爱吃醋,所以林哥一向不让外人进入他的办公室的,而且我最近没在,他说是要找一个暂时的清洁工,所以我去的时候就误会了,真的很对不起。”

    他没哭,只是脸上全是愧疚,好像那样的错事让他难过的要死一样。

    这样的大漂亮因为一时的误会而这么真诚的道歉,没有人会舍得不原谅他。

    一旁的王泰面无表情的抹了把脸,愣是没有找出能表达他现在的心情的语言,而成颂却是兴趣盎然,就差鼓掌叫好了“段位真的高。”

    如果找茬的话,在流言四起的现在在明面上就已经输了,但是这样直接解释清误会,虽然很可能并不是误会,但只要解释的通,这种小小的误会,被道歉的人如果还揪着不放,小题大做,就显得很是小肚鸡肠。

    至少朱朗已经放下了戒备,觉得林哥的人怎么也不可能真的欺负人“既然是误会,解开了也就好了,是吧江阮?”

    江阮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人会直接来这一出,这一次的眼眶发红绝对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气的,本来营造出来的怜悯,因为这一次道歉而让他必须将这件事放下来,否则就是他不够大度。

    他怎么敢?!

    江阮手指交错,强行冷静,破涕为笑道“当然了,是误会的话解开就好了,其实这点儿小事你不用过来专程道歉的,倒显得我们小肚鸡肠。”

    “你真的不计较啊,那太好了。”明溏的神情转为了喜悦,他上前扶住了江阮的肩膀道,“这次也算是不打不相识,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我也相信你绝对不会对好朋友的男人感兴趣的对不对?”

    江阮本要应承,因为成为名义上的朋友之后,他才更好接近那个男人,可最后一句话出来,他却差点儿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明溏根本不是想让他当什么好朋友,而是在给他设陷阱,如果他当着众目睽睽之下说自己不会,基本上也相当于当众承认自己对林肃绝对没有想法,而那个男人如果听到了,基本不会将他考虑在内。

    而他如果否认,所有的人都会觉得他对那个男人有想法,还没有上位前就引起众人的排斥心,绝对对于日后不利。

    不能慌,一旦慌了,掉进陷阱里了,就再也爬不出来了。

    江阮眼角微垂,无辜的看着明溏道“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呢?我已经有朱哥了。”

    段位还挺高,明溏心中感慨了一句,目光却是瞥向了一旁的朱朗。

    朱朗为人憨厚,刚才又听着明溏似乎爱吃醋,觉得有时候爱情就是不讲道理的,开口道“你放心,江阮对林哥没想法的,江阮,咱以后避着些林哥,免得生什么误会,让明哥吃醋。”

    明溏的目的压根就没在江阮的身上,毕竟直男对于白莲花来说才是相当可怕的生物。

    江阮本来还很满意自己的回答,在听到朱朗的话时脸色都差点儿铁青了。

    如果以后都要避着人,他要怎么样才能够追到人?

    “谢谢朱哥,以后叫我明溏就可以了。”明溏直接笑道。

    他本就长的漂亮,笑起来更是明媚,这样的高兴直接就封住了江阮的退路,让他如果在这个时候再用哭泣博取同情就落了下乘,只能面上勉强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赢了啊。”成颂轻声说道。

    “嗯……”王泰看了这一场戏,觉得比打丧尸还要累。

    明明能够靠武力,却非要靠颜值和智商……人类的某些境界真的不太懂,不过明哥能赢就好了。

    明溏笑着告辞离开,之前的流言一扫而空,没见过的被更新了流言,见过的都在感慨林哥的好福气。

    “你是没见,长的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看,本来还觉得江阮白白净净的,在这末世难得一见,朱哥真是有福气,但两个人站在那里一对比吧,你就觉得牡丹花和牵牛花它虽然都是花,但还是有区别的。”

    “所以还是林哥有福气啊。”

    “长的漂亮又粘人,还爱吃醋,我怎么就碰不上这样的?”

    “你有林哥长的帅么?你有林哥地位高么?你有林哥会疼媳妇么?没有就滚蛋。”

    风气彻底扭转,当所有人的印象建立的时候,想要再给明溏的身上泼脏水就不那么容易了。

    江阮的笑容勉强维持到了回家,一回家关上门,他直接甩开了朱朗的手道“你今天到底什么意思?”

    一直不停的憋着自己,不让自己发火,不让自己冲上去撕烂那张得意的脸,不让自己大吼大叫,江阮觉得自己都要憋疯了。

    他突然发火,朱朗有些莫名“怎么了?怎么突然生气了?”

    “你总是这样,总是不明白我在想什么?”江阮看着他的神情越发的来气,爆发出来的情绪根本控制不住,“我就那么见不得人么?我为什么非得避讳着人家,他就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喜爱,他就能随心所欲,为什么我就得忍着让着啊!!!”

    他难得发火,朱朗却是不太明白他发火的根源,听着这话好脾气道“不是让你避讳谁,他们是情侣,林哥的爱人又容易吃醋,咱们别让他误会不就好了。”

    朱朗实在不太明白他在气什么。

    江阮推了他一把道“你现在已经向着明溏说话了是么?他比我长的好看是吧,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会喜新厌旧,见一个爱一个,我算是看透你了,我们分手!!!”

    没错,就是这样,即使分手了也要将责任全部推给对方,这样的话即使分手,他也能够继续为自己服务,而只要分了手,那么再靠近林肃也没有什么问题了,只要能够追到人,那些流言蜚语又算得了什么。

    朱朗实在有些莫名“我没有,我怎么可能对林哥的爱人感兴趣,我真的,江阮,江阮……”

    江阮直接进屋,关上了卧室的门,对外面喊了一声“别叫我,你想让我更讨厌你么?”

    朱朗的声音就此打住,没有办法敲门,没有办法去解释,只能着急的在外面团团转,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

    明溏的秀恩爱本就是有些明目张胆的,他以往还知道避讳,现在为了斗白莲花重拾茶艺,仍然是那个风头无俩的茶艺大佬。

    “哥哥,我亲手做的鸡肉丸子,尝尝看好不好吃?”明溏夹着一个丸子送到了林肃的嘴边笑道。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周围人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因为前几天江阮刚刚说过类似的,而他们林哥说是对鸡肉过敏。

    不对吧,都是对象不应该不知道林哥对鸡肉过敏才对?

    众人带着这样的疑惑,林肃却是低头吃下了明溏夹着的丸子,细细品尝后道“嗯,好吃。”

    “比上次做的怎么样,我下次还要进步。”明溏特别虚心求教道。

    林肃也认真回答道“已经非常完美了,没有进步的余地留给你了。”

    “哥哥真会哄人开心。”明溏笑弯了眼睛。

    “乖乖吃饭。”林肃摸了一下他的脑袋道,“不用给我夹,你自己多吃些补身体。”

    他虽然这样说着,明溏却还是拿着筷子将那些丸子对半分了开来,到最后多出来一颗的时候直接落进了林肃的盘子里“哥哥多吃一些。”

    王泰坐在对面,觉得自己不应该过来吃饭,因为还没有吃多少已经觉得有些撑了,一点儿也不像旁边的成颂,撑着头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看戏,心态真是羡慕不来。

    “谢谢。”林肃倒了谢,低头的时候却发现桌前多了些靠近的阴影。

    一道声音在他们头顶响起“明哥哥,虽然我说了会避讳你们,不让自己多事,但是林哥他真的吃鸡肉过敏,您身为他的爱人,应该了解这些。”

    林肃听见这话,知道小家伙的方法进行的非常顺利,桌子底下的手被勾了勾,林肃抬头看向江阮道“这种事不用你多嘴。”

    他似乎变相承认了自己的确对鸡肉过敏,明溏带着些惊讶道“哥哥,你对鸡肉过敏嘛?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没有,他骗你的。”林肃转头对明溏说道,“没有过敏。”

    “林哥,我知道你们很相爱,但是您不能为了这个耽误您自己的身体健康,过敏严重的话,人会出事的。”江阮忧心忡忡道,“明哥哥,作为爱人有时候真的不要太任性。”

    明溏扶着林肃的肩膀道“你怎么不告诉我,都吃了那么多次了,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去叫医生过来。”江阮主动说道。

    没错,他才是遇事冷静的那一个,这个娇纵任性的人到底哪里值得被宠爱了?

    跟明溏的着急忙慌比起来,江阮看起来确实更加冷静,更加会关心人,但周围人看着怪异,朱朗更觉得有些淡淡的说不上来的别扭。

    林肃到底是被带去检查了,封闭式的检查只有明溏被允许进入。

    而应该被检查的人坐在里面的椅子上,怀里坐着个刚才着急忙慌,现在满脸坏水的大宝贝,医生自己忙自己的,背对着两个人,眼不见心不烦。

    “以我为饵,这事我给你记在账本上了。”林肃捻着他的耳垂说道。

    明溏眼珠转了转道“你到底给我记了多少账,还需要用到账本?”

    林肃挑了一下眉毛,明溏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妙“你不会属于特别记仇的那种吧?你想怎么清算呢?打又打不过我,现在也不一定能够做废我,说不定有一天我还能把你榨……不好意思,有外人在,怎么清算呢哥哥?略略略。”

    他明显皮痒的很,林肃说道“接下来我做的可都是你要求的,不准吃醋。”

    “不要,我也要给你整个账本。”明溏掰着手指道,“虽然是演戏,但是不准对他好,不对有身体接触,不准接受他的食物,不准……哼,不想演了。”

    他自己说着倒把自己给说的酸了起来“感觉有点儿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要不直接宰了扔出去算了,现在这样一点儿都不好玩。”

    林肃自然是顺着他的意思的“也可以。”

    “但是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他要是没了,朱朗得记住他一辈子,可怜这个老实人了。”明溏叹了一声道,“我太难了,要亲一下才能够缓解难过。”

    他这哪里像是难过的样子,可林肃还是亲了一下他的鼻尖道“我保证,绝对绝对不会对他有丝毫心动的,如果有,你就连我一块宰了。”

    “我哪里舍得。”明溏捧着他的脸道。

    一旁的医生觉得自己到底不是出家人,做不到六根皆净,八大皆空,转身道“两位,检查结果出来了。”

    连检查都没有,哪里来的检查结果。

    两人出来的时候没说结果,林肃面上看不出什么,明溏却是有些微微的内疚“我先回去了。”

    两人分道扬镳,懂的人都开始沉默寡言,跟着成颂一起看戏,不懂的人也不会说什么,顶多说一句林哥疼媳妇儿疼的有些过头,而明溏明显没有林哥上心罢了。

    那一天回去,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微微的变化,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林肃从外面回来需要水的时候,明溏带来了一杯滚烫的开水,因为端不住杯子还洒了,溅了林肃的裤子半边,江阮却是端着一杯刚好的温水放在林肃的面前道“林哥辛苦了,喝点儿水吧,我早就晾好的。”

    林肃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端起了杯子的时候江阮的眼睛亮了,他拿起毛巾给试图给林肃擦一下额头,却被林肃直接避过“谢了,我自己来就行。”

    江阮笑了一下将毛巾递了过去,林肃随意擦了一下放在了桌上,江阮过去拿了起来,跟一旁的明溏投了一个得意的眼神。

    虽然这一次没有靠近,但那个人肯喝他的水,说明已经对明溏有些不满了。

    只要一步一步,证明明溏根本没有他有用,就一定能够站在林肃的身边。

    明溏脸上的笑容差点儿挂不住,转身离开的架势让江阮更觉得满意不已。

    有了第一步,江阮更是直接放开了手脚,在林肃需要文件时,明溏找不到他找到了。在林肃需要传达消息时,明溏没有来得及的时候,他已经将事情交代清楚了。

    “啊!”江阮一不小心踩到了地上掉落的纸,滑倒的时候倒向了林肃的方向,却被他轻松躲过,只能改换方位坐在了地上,痛呼道,“好疼。”

    这里的地板不算滑,但是中间加上纸,一不小心还是有可能摔倒的,偏偏其他地方没有,只有这里的地面多了一张极为显眼的纸。

    林肃看向他道“怎么摔了?”

    江阮有些暗恨他的不解风情,捂着脚脖子道“地上不知道被谁扔了一张纸,我刚才光顾着办您说的事情了,没留意到,这块儿是我必经的地方,但我想那个人肯定不是故意的。”

    坐在一旁折纸飞机的明溏看了过来“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是故意的么?”

    “你扔的纸?”林肃皱眉道,“没有人说你故意,但是每个人都在忙碌,你却在这里扔着纸玩,我也没有说什么,现在滑倒了人还这么理直气壮?”

    明溏眼眶红了,有些不可置信“你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