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 > 第176章 沈谷cp番外(一)
    沈谷平行世界番外

    一·缘起。

    魔域不灭城。

    城中主殿里, 一身披红色精致华丽长袍的女子坐在镜边细细描眉。

    镜沿上,停立着十数只蝴蝶,蝶翅微微晃动, 流转着漂亮的光芒。

    这时, 门外有侍女停下。

    “谷大人,尊上唤您过去呢。”

    镜边, 女子微微抬眉。

    “知道了。”

    侍女弯腰进屋, 镜边女人站了起来,红袖从她玉雪般白皙的手臂落下。

    更衣之后, 她随着下人来到魔王殿。

    幽黑阴暗的大殿里,唯有烛火摇曳。

    王位上, 坐着如今魔域之主, 殷广离。男人肤色苍白,一双冷淡的凤眼,瞳孔镀上了一层淡冷的光泽。

    “阿秋, 来。”看到她进殿,他开口唤道。

    红衣女子阿秋, 原名为谷秋雨, 是魔王座下得意门徒与下属, 如今不灭城的城主, 是殷广离最为信赖的弟子,魔域八大魔人之一。

    谷秋雨依言走上台阶, 她在男人的身侧恭顺的蹲下。

    殷广离伸出手,苍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她的发丝。

    “修仙界这几年似乎新出世了几位高手, 你去探探底细。”殷广离缓缓地说, “对方实力尚不明晰, 一试既退, 切勿恋战。”

    “弟子领命。”

    “对了。”谷秋雨刚刚站起来,便听到殷广离又开口。

    她转过头,便看到王位上的俊美男人目光微沉,轻轻转动着自己的扳指。

    “我听说,天灵血脉的那个安灵儿,被百丈峰接去了?”殷广离开口道。

    听到他这样说,谷秋雨笑道,“真想不到,师尊还是个痴情人,还惦记那丫头呢?”

    半年前,殷广离求爱不得,带着人将昇阳派覆灭。没想到最后关头,安灵儿被其他赶来的门派救走。

    昇阳派血流成河,魔王精将也损失严重,修魔修仙二界就此正式开始大战,一直到如今。

    只不过,人人都知殷广离喜怒无常,阴晴不定,也只有谷秋雨敢如此打趣他。

    “罢了。”殷广离放下手,他淡淡地说道,“战场前线,百丈峰必定不会让一个小丫头参与。你速去速回罢。”

    “是,师尊。”

    离开魔王殿后,谷秋雨随着下一批赶赴战场的魔王军队一齐出发。

    地面上大军压阵,天空中,谷秋雨懒散地倚靠在一片黑色的羽毛飞行法宝之上,修长的手指握着酒杯,远远地注视着地面的战局。

    “谷大人,您准备何时出手?”她的旁边,副手程莎问道。

    “不急。”谷秋雨懒散地说,“待本座观察一二。”

    地面上被拉得极长的战线之中,修仙者里似乎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人出现。

    天上,乌云压地,地面一片阴暗,更是让人提不起兴趣来,有些困倦。

    偶尔看到几个高手,也都是打过几十次照面的熟人了。

    她的旁边,程莎蹙眉道,“似乎还真没有生面孔,我得到的情报里的那几个新人,似乎都没有出现。”

    说话之间,谷秋雨忽然抬起眼睛,原本懒散的眸子顿时变得凌厉起来。

    她伸出手,魔气瞬间形成屏障阻挡在前。几乎是下一秒,一阵强大的能量冲向整个魔域军队,天上地下人仰马翻,唯有谷秋雨的羽毛一动不动。

    “好强烈的剑气!”程莎惊呼道。

    谷秋雨放下手,她抬眸向着对面看去,不由得呼吸一顿。

    在对面修仙者们的阵营之上,一个黑衣青年悬于半空之中,手持青剑,蓄势待发。

    北风猎猎,吹动他的衣襟,束后的长发也随着风微微晃动。

    剑气划破阴云,阳光洒落,沾染他漆黑似夜的眼眸,有了点点光芒。

    谷秋雨不由得细眉微挑。

    好一个英俊无双的剑修。

    “大人,这人就是情报中新出世的高手之一!”程莎低声道,“他是百丈峰的沈怀安,如今在修仙界有小剑仙之称。”

    地面上,魔修们握着法宝重振旗鼓,向着修仙者的阵营飞攻。

    沈怀安单手持剑,他在半空中又是凌厉的一挥,凶猛的剑气向着魔修而去,震动天地。

    若是这一下挨着了,魔修们估计都得神魂俱灭。

    就在这时,另一股红色之力从魔修头顶掠过。

    轰——!

    两股巨大的能量对撞,仙魔双方的人都被掀翻,向后倒去。

    半空中,唯剩沈怀安仍然一动不动的停留在原地,狂风席卷,他微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是何人接下自己的杀招。

    灰尘渐消,一抹红色的倩影逐渐出现。

    沈怀安瞳孔一震。

    对面的半空之中,出现一手持玉笛的红衣女子,她肌肤雪莹,黑发犹如绸缎,在半空中飘动。

    她面容娇艳,眼角红线微挑,一双美眸闪动着光芒,带着些许邪气,危险却让人移不开目光。

    “你便是沈怀安?”他听到她道。

    沈怀安收回思绪,他冷声道,“你又是谁?”

    “沈道友,她便是臭名远扬的魔域城主之一,魔女谷秋雨啊。”旁边有修仙弟子低声道,“魔王竟然连她都派来了,看起来这次怕是要苦战一场了。”

    沈怀安和谷秋雨在空中远远彼此对视,谷秋雨面露轻笑,带着丝调笑的意味,似很轻浮,并不重视面前的敌人。沈怀安神色渐冷。

    下一秒,白红两种能量骤地在半空中强力撞击,瞬间便相互接触数次,竟然一时难分伯仲。

    沈怀安接连攻击,神情逐渐凝重。

    如今在修仙界年轻一辈中,唯有修天派的陆言卿能和他一战,其他人都差着境界,更别提女修了。

    谷秋雨看起来和他年纪相差无几,功力却如此强劲,实力不容小觑。

    二人三番两次没有较量出结果,同时向后退去,拉开距离。

    半空之中,谷秋雨红衣猎猎,她娇笑道,“这便是修仙界的小剑仙?我看也不过如此。”

    沈怀安目光一冷,他持剑刚要上前,忽然被人拦下。

    他转过头,便看到了一袭白衣的陆言卿。

    “不可莽撞。”陆言卿沉声道,“此魔女擅长用毒与暗器,你与她正面短兵相接,必定会吃亏。”

    沈怀安甩手,将陆言卿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推开。

    陆言卿并不在意,他面向谷秋雨,神色微凝,双手手臂张开,蓝色的力量顿时犹如冰锥一样向着谷秋雨劈天盖地攻击而去。

    谷秋雨见状,便用火系术法来还击,和陆言卿胶着在一块儿。边上,沈怀安又持剑攻击。

    三人你来我往,交错着攻击,谁都没办法压制谷秋雨,而她一人应对两个,竟然看起来还有所余力。

    陆言卿和沈怀安平日不算太和,可二人碰巧都有水系灵根。

    两个青年互相对了个目光,立刻改变策略。

    陆言卿法术在前,沈怀安后以剑气加强,二人相互配合,这一杀招,比之前沈怀安单攻还要厉害数倍。

    剑气以水龙之势咆哮着冲向谷秋雨,大地也随之被斩裂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谷大人!”程莎惊叫道。

    半空中,谷秋雨抛出玉笛,绿色的能量从笛子中涌出,瞬间覆盖住她,谷秋雨又以本身能量加持,红色的力量犹如蝴蝶展翅,双重能量才堪堪躲过这一击。

    谷秋雨向后拉开距离,陆言卿和沈怀安冷冷地瞪视着她。

    他们若是联手,倒有些费劲。

    “很好。”谷秋雨并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我记住你们了,我们会再见的。”

    她长袖一甩,身影向后退去,其他魔兵魔将立刻上前掩护。

    谷秋雨确实强劲,若是与她继续周旋,有害无利,还可能波及周遭人群。

    沈怀安和陆言卿沉默地注视着她离开。

    等到魔女退去,两位英年才俊便冷漠地各走一边,不再也交流。

    谷秋雨此次前来便是想引出新出现的高手,一探虚实。这次对局,她也差不多心中有数,返回复命。

    魔王殿里,听到了谷秋雨的报告,殷广离微微颔首。

    “看起来,这些年修仙界也牟足劲儿培养新人。”他冷哼一声,“都是雕虫小技。”

    他看向谷秋雨。

    “你自己呢?”殷广离道,“你觉得这二人如何?”

    谷秋雨便又不由自主想起了那立于半空中的玄衣青年,和他那双深邃冰冷的眼眸。

    她红唇微勾,淡淡地说,“这两个人,长得都不错。”

    殷广离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不过,既然她没有觉得他们是强敌,那说明她心中对他们二人还是有把握的。

    “去休息吧。”他道。

    另一边,沈怀安返回门派复命。

    “大师兄,您回来了!”

    沈怀安一抵达百丈峰,其他弟子们便热情的迎了上来。

    其实,沈怀安原本不是大师兄。可他实在天赋异禀,万里挑一,百丈峰的掌门长老们都无比喜爱他。

    他不愿自己管那些庸才叫师兄,百丈峰的师父破例为之,让他当了整个门派最大的师兄。

    从此之后,无论拜入师门时间长短,百丈峰的弟子见了沈怀安,都要喊他一声师兄。

    沈怀安为人高傲,并不屑于和普通同门师弟说话。对他们的问好更是恍若未闻。

    百丈峰其他弟子早已经习惯。沈怀安足够优秀强大,就算他目空一切,也仍然有大批的弟子崇敬他。

    沈怀安先去百丈峰掌门那里禀告,而后离开主峰,前往后峰山谷。

    山谷中,有一独院坐落在半山腰。

    里面住着如今唯一的天灵血统传人,本门派被魔修覆灭的女孩,名为安灵儿。

    沈怀安抵达的时候,便看到安灵儿在院中浇花。

    她长得十分清纯干净,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似是世界上最纯粹的琥珀,更让人有一种想要呵护的感觉。

    安灵儿在院中浇花,远远地看起来如此美好。

    沈怀安看见她,神色也缓和了许多。

    他走进院子,安灵儿抬起头看到了他,顿时细眉微蹙,转过头就要进屋。

    “哎,别走啊。”

    沈怀安一个闪身,挡住她的去路。

    他笑道,“就这样不愿意瞧见我?”

    沈怀安长得俊朗,剑眉星目,轻笑起来更是让人招架不住。

    安灵儿咬着嘴唇,她不愿他,便侧着头,低声道,“既然你明知我讨厌你,为何还要两次三番的来烦我?”

    “我救了你的命,你却怨我到现在?”沈怀安说。

    “是我救了你的命!”安灵儿抬起头,她的眼眸逐渐变红,她哽咽道,“若不是你,小胖怎么会死?”

    沈怀安和安灵儿相识在一个秘境之中。

    安灵儿当时还是昇阳派的弟子,和她交好是同门一个胖胖的师妹,安灵儿便唤她小胖。

    之前仙门试炼时,安灵儿与白羽楼的掌门李双安相识,对方待她极好,亲如子侄。

    可是,这掌门李双安不知从哪里中了毒,虽不致命,却让她的身体越发不好。安灵儿一直想着要帮她治病。

    这高级秘境,本来该是由沈怀安这样水平的弟子去探的。

    安灵儿听闻高级秘境深处有一枚三千年的灵草,十分稀少贵重,安灵儿便觉得这灵草定能救人性命。

    她偷偷私闯,朋友小胖也跟着一起进去。二人在结界外遇到沈怀安,安灵儿求他帮助,沈怀安非但不帮,还冷言相讽,让她们哪里来的回哪去。

    安灵儿见沈怀安冷血,便有点讨厌他。

    等到沈怀安进入之后,二人也在安灵儿血脉的庇护下磕磕绊绊来到秘境深处,便看到与守护灵兽缠斗的沈怀安。

    沈怀安一时不慎落入下风,身受重伤,安灵儿冲出去用血脉之力救了他一命,却惹怒了灵兽。

    灵兽狂躁之中无差别攻击,二人离得近,小胖离得远。小胖惨叫时,安灵儿乞求沈怀安去救她。

    可沈怀安身受重伤,深知自己无能为力,便护住安灵儿,二人逃过一劫,小胖却惨遭不幸。

    后来,沈怀安心中愧疚,又看安灵儿如此善良单纯,便不由得想多照拂她一些。

    “我已经跟你说过,我不是故意不救她。”沈怀安说,“那日我重伤,我若是去救她,我们三个都活不成。”

    “都是借口!”安灵儿带着哭腔道,“你是修仙界人人知晓的小剑仙,怎可能连一个女孩都救不了?我若不是为了救你,她也不会死了。可到头来,你还是狡辩,你就是不在意他人的生死,你真自私。”

    沈怀安欲言又止,他不是喜爱和女子争论的性子,也心中确实有些愧疚,干脆伸出手,唤出青剑。

    长剑周身寒气萦绕,他伸出手臂,方向一换,将剑柄的方向冲向安灵儿。

    “人已去世,我也无力回天。”沈怀安说,“那你干脆杀了我,给你朋友报仇吧。”

    “你……你!”安灵儿一着急,她捂住自己的胸口,细眉微蹙,咳嗽起来。

    沈怀安见状,他收起手臂,向前走了两步,低声道,“你的伤还没好?”

    “不要你管!”

    安灵儿伸手,狠狠地推了一下沈怀安,沈怀安在原地一动未动。她跑回屋里,关上门,隔着墙又哭泣起来。

    沈怀安有些头疼。

    他离开山谷,去百丈峰的炼药宫里找了负责这方面的长老。

    “都已经过去一年左右了,她的旧伤怎么还没好?”沈怀安蹙眉道,“我出秘境第二个月就养好了。”

    “那是你。”长老道,“安灵儿拥有天灵血脉,可这血脉是要随着她修炼才能愈发强大。如今她才不过筑基,救你所使用的那些力量,已经掏空她的身体。”

    “那怎么办?”

    “只能慢慢养了。”

    安灵儿的伤一日不好,沈怀安就得一日惦记她。

    他几乎每天都去山谷看望她,一连过了数月,安灵儿的态度总算缓和起来。

    这一日,沈怀安拿了些糕点又去看她,安灵儿在亭中看书。不知是不是身体亏空,她面色看起来苍白,十分惹人心疼。

    “沈师兄,你来了。”安灵儿抬起头,她轻轻唤道。说完,又咳嗽起来。

    安灵儿第一次如此唤他,沈怀安不由心中微动。

    “这么早,你怎么穿薄衣便出来了?”沈怀安看到椅子上放着一个毯子,他便伸手拿了起来。

    安灵儿本来等着他为她披衣,没想到沈怀安将毯子递给她,并无主动的意思。

    低声到过谢,安灵儿接过了毯子自己披在肩膀上。

    “沈师兄……”安灵儿低声道,“我有一事相求。”

    “你说。”沈怀安道。

    “我……”

    安灵儿刚要开口,便看到沈怀安本来放松的神情突然凌厉。他转过头,长剑瞬间出现在手中,沈怀安向前一跃,青剑击飞六根银针。

    “何人在此?!”沈怀安沉声道。

    树林间,只有风声飒飒作响,除此之外十分安静。

    忽然间,沈怀安感受到树林中有一股能量动了起来,他立刻跟上,二人在树林中穿梭。

    沈怀安一剑劈向前方黑影,对方在半空中转过身体,用手臂护具法宝挡住攻击,身后瞬间齐齐倒了数棵大树。

    对方蒙着头,唯露着一双眼眸。

    这双眼眸睫毛卷翘,眼角红线微勾,自带一丝妩媚之情,是极为漂亮的眼睛。

    二人对上目光,沈怀安一怔,随即道,“是你?”

    谷秋雨并不作答,她伸出手,又是数根银针齐发。

    上一次交手是在战场上,谷秋雨仅拿魔力比较。这一次范围禁锢在树林之中,谷秋雨便拿出了自己使毒的看家本领。

    暗器果然更加难以防备,又在门派边郊附近,束缚着沈怀安,让他顿生一股烦闷之情。

    他堪堪抵御了数次,便听到对面响起女子的轻笑声。

    “我的九九八十一根连环毒针阵,你竟然能全部躲过去。”谷秋雨轻轻地说,“是我之前小看你了。”

    沈怀安磨了磨牙,他持剑逼近,瞬间出现在谷秋雨的面前。

    下一秒,青剑的寒光倒映,沈怀安已经将剑抵在谷秋雨的脖颈边。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沈怀安沉声道,“你潜入百丈峰,到底有何意图?”

    “我有何意图?”谷秋雨娇笑道,“我意图在你,可不可以啊,小剑仙?”

    沈怀安神色渐冷。

    两次见面,他最讨厌的便是谷秋雨这轻浮的态度,丝毫没有将他作为大敌的认真和庄重,有的只是玩味。

    刀刃一闪,沈怀安冷声道,“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了你?”

    谷秋雨睫毛微眨,她注视着沈怀安,感觉不到任何的紧张之情。

    “你会不会杀了我,我不知道。”谷秋雨轻轻地说,“可我猜,若对手是个男人,你定不会放松这片刻时间,给我机会。”

    沈怀安神色一凛,麻毒已经蔓延至他的全身,瞬间锁住他的真气。

    他的身体在树枝上失去平衡,谷秋雨伸出手一揽,将人拽住,二人缓缓地在树枝坐下。

    沈怀安身体无法动弹,胸膛起伏气促,他咬紧牙关。

    “这、这不可能——!我怎么会……”

    谷秋雨低下头,她伸手拽下自己的面具,沈怀安的呼吸一窒,话也停住了。

    “人人皆知,我是魔域最强大的毒修。”谷秋雨轻轻地说,“小剑仙,你还是初出茅庐,不懂人心险恶啊。”

    她低下头,气若浮丝地在沈怀安的耳边道,“……你娘难道没有告诉过你,漂亮的女人,最危险吗?”

    沈怀安的胸膛急促的起伏,他的耳根因为她的气息而染上红色。

    “你要杀便杀,最好别让我找到机会报复。”他咬牙道,“这样嘲弄于我,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谷秋雨抱着年轻的剑修,她轻轻叹息一声。

    “这么俊气的小剑仙,怎的眼光这样差,喜欢那等清汤寡水的女人?”她道,“罢了罢了,反正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都是敌人,也不差这一星半点了。”

    “你这是什——”

    沈怀安的话戛然为止。

    随着一股令他眩晕的体香,沈怀安感到唇上触碰到一片温软。

    沈怀安瞬间瞳孔紧缩。

    她竟然,吻了他。

    二人唇舌交融,恍惚之中,沈怀安只觉自己口腔鼻息充斥着魔女淡淡的香甜味道。

    过了许久,谷秋雨终于抬起头,沈怀安的薄唇上已经染上她的唇色。

    她不由得轻笑起来,伸手抹去他唇上的颜色。

    “我放你一命,这是报酬。”谷秋雨说,“小剑仙,我们下次再见。”

    沈怀安大脑轰隆作响,看她要跑,自己身上麻意渐消,沈怀安努力挣扎,他咬牙道,“谷秋雨,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谷秋雨立于对面的树梢之上,她转过头,看向沈怀安。

    “好啊,我等着你。”她轻轻笑道。

    一阵风吹过,谷秋雨消失不见,百丈峰其他弟子逐渐赶来,沈怀安终于能从树上坐起身。

    “大师兄,你没事吧?”最前面的弟子疑惑道,“你脸怎么这么红,可是身体不适?”

    沈怀安并不回答,他喘息着,恶狠狠地擦着自己的嘴唇。

    “我定要杀了她!”他一字一句地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