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穿越小说 > 刺杀暴君后我天天教他做作业 > 第102章 逛街
    周逊在“害羞”中默默地坐在餐桌旁用早餐。皇帝坐在他身边, 思索着从小到大的观剧体悟。

    作为一个直男,虽然他自己不爱看偶像剧,但总也有陪着老妈看偶像剧的时候。他记得在偶像剧里, 每当女主用餐时, 男主总是会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温柔而专注……

    皇上也确实这么做了。

    周逊被皇帝盯得有点脊背发毛。他看了看自己桌上的菜色, 又看了看皇帝的表情……

    他悟了。

    周逊“皇上可是饿了?莲蓉, 再给皇上拿一副碗筷来。”

    皇帝……等等,我这难道不是深情的眼神吗?他怎么问我饿不饿?

    周逊用完早餐, 且如坐针毡。皇帝见他放下筷子,连忙从袖子里抽出一张手帕来, 打算按照偶像剧的常用桥段, 为周逊擦嘴。

    按照偶像剧的套路,他应该如长臂猿般让自己的手臂越过这张圆桌,成功把手帕抵到周逊嘴角边, 替他柔柔地擦擦嘴角,并且说一句……

    ‘小笨蛋, 吃得满嘴都是, 没有我, 你一个人该怎么办才好……’

    不知怎的, 皇帝刚想到这句,就自己浑身一哆嗦。

    这太特么地破廉耻了, 不,不可能, 他做不到, 他这辈子都做不到。

    就在皇帝犹豫的这一瞬间, 周逊已经自己做好了清洁。他再抬头看向皇上时, 只看见皇上把手帕从袖子里抽出……

    周逊??

    然后他看见皇帝在看见他后,硬生生地似乎打住了某个动作。

    最终,那帕子像是戏子甩水袖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皇帝拿着帕子,对他尴尬一笑。

    周逊“……”

    算了,他还是假装没看见吧。周逊明智地想着。

    “早上,我们先去逛逛街,唉,这儿有个门槛,你小心,我扶你过——”

    周逊……

    他借着光亮的门看了看自己的倒影。

    ……他很老吗?

    失去了一个献殷勤的机会,皇帝并不气馁。他打定了主意,要做一上午的温柔解语花,自然也不会害怕初步的困难——当然,是不会唱戏,不会盗墓的那种。

    他回忆着自己曾在论坛里看过的各种讨好恋人的操作,很有信心地点了点头。

    ……周逊坐着马车的这一路,都有点毛骨悚然。

    皇帝就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表情近乎慈祥,且不时地问他冷不冷,热不热,其殷切程度,堪称“你妈让你穿秋裤”。

    好不容易到了商业区,周逊总算是松出一口气来。老实说,他平日里不太爱来这里,可今天看见远处喧闹的街区,他居然觉得,心情很好。

    “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想买的,”皇帝从车厢里下来,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想买什么就直接说,买,都可以买!”

    周逊……

    皇帝摸了摸鼻子。

    他是真的有点犯了愁,要知道,他自个儿之前也没和恋人约会过,哪能知道古代人约会是往哪里去。他记得自己室友和女友约会,有的去鬼屋,有的去猫咖,有的去动物园,有的去逛街……

    鬼屋和猫咖在古代是不用想了,而去动物园?他又不是武松!因此皇帝想来想去,就只觉得“逛街”这个主意,稍微靠谱一点。

    周逊被皇帝从第一家店,领到最后一家店。这条街大多是卖成衣、布料或首饰的,周逊逛来逛去,有些兴致缺缺。日头渐渐毒了,他看着皇帝越来越红的脸,终于有了点想法。

    “皇……”

    皇帝连忙说“在外面,叫我荣公子。”

    ——不过叫我荣哥也可以。皇帝偷偷摸摸地暗爽着。

    周逊……

    “好吧,皇……荣公子,”周逊看着旁边的成衣店道,“我们到那里面去看看。”

    皇帝今日全程一直偷偷瞅着周逊的脸色,见他一直兴趣缺缺,自己也跟着忐忑。如今,他见周逊突然有了要求,整个人的心里,都乐开了花。

    “好好好,进去,走。”皇帝领着他踏入了这家店,“都可以买,都可以买。”

    店员早就瞧见了这街上的两名公子。他们生得如人中龙凤,看上去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大家贵族出身。见两人往这边走,店员早早地便让人给他们端来了上好的茶水,领着他们上二楼的包厢里试衣服。

    不过……

    店员没忍住回头瞅了一眼皇帝脖子上的貂,貂是好貂,只是这还没进深秋呢,就围着貂……

    这位公子,是不是有些体虚?听说体虚肾虚的人,或许会比较怕。

    店员暗暗揣度着。另一边周逊被皇帝拍了拍肩膀。

    周逊?

    皇帝对他小声耳语“你看这儿的店员,怎么刚刚一直盯着我看??”

    周逊??

    皇帝“是不是我今天好容易收拾了一下,长得太帅了?”

    周逊……

    他眉头狂跳,嘴角抽搐。

    “不过我感觉,你比我好看多了,他怎么光看我不瞅你?”皇帝又道,“我怀疑,他是不是发现了我的身份,贪慕我的权势。”

    周逊……

    “荣……公子,可能想多了。”周逊斟酌道。

    “我就感觉挺奇怪的,换我在这儿,肯定先看你。”

    周逊……

    不知怎的,他难得地有点小小的开心。

    “……咱们这儿都是上好的沈绣,所有衣服,都是只有一件款式的。公子在这里能买成衣,也能定制衣服。”掌柜的听见有大生意,立刻命人送上了新做的衣服来给两人挑选,“比如这身衣服……”

    掌柜的这张嘴真是能说,满口叭叭地,让人耳晕眼也晕。周逊在那边看衣服,回头看见皇帝正在那边喝茶吃糖躲清闲,还围着貂。

    他抽出一套衣服,对皇上道“你试试这身衣服?”

    皇帝“我?我来试试?”

    周逊“嗯。”

    皇帝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悟了,小声道“哦,你是不是有点小洁癖,不爱穿别人可能试过的衣服?所以让我先试了,你再买套新的?”

    周逊但笑不语。

    皇帝试完衣服出来,周逊淡声道“就要这一套了,走吧。”

    皇帝??

    他小声问他“啊???”

    周逊看了看总算被皇帝脱下来的貂,又看了看这身凉快的新衣服,对皇帝挑挑眉道“本来就是替你选的。”

    皇帝……

    隔壁的包厢里,楚云阔等狗头军师团正听着壁角、做着规划。其中那个戴面纱的女子紧锁眉头道“再这样下去可不行,俗话说得好,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如今这样子,倒像是皇上被周公子压过去了。”

    绿衣服的才子嗑着瓜子道“不必慌张,至少付钱的,是皇上。”

    “这问题不就更大了吗!”另一个女子急了,“付钱的是皇上,带人来逛的是皇上,可如今显得更霸道的那个,却是逊公子,这样下去,还怎么执行夜间的规划?”

    众人静默了一阵,楚云阔一锤定音“我来说。”

    两人从成衣店里下来,皇帝穿着新的衣服,偷偷地看了一眼周逊。

    正在这时,周逊也看了回来。

    他们对视一眼,皇帝突然就红了脸“走走走,去下一家,搞快点。”

    说着,他的一只手,已经拉住了周逊的手。

    两个人借着宽袍大袖的遮掩手拉着手,皇帝正美滋滋着,另一只手里,却被递进了一样纸团似的东西。

    皇帝??

    他回头,只见损友对他挤了挤眼睛,擦肩而过。

    两人再进去的,是一家书画店。

    书画店里,皇帝站在周逊身后,手里攥着楚云阔刚刚递来的小纸条,琢磨着什么时候能趁着周逊不注意打开它。远处周逊,则听着掌柜的介绍。

    “公子是要添置一套文房四宝?看起来公子是懂货的人,这是雪浪纸,这是璧波纸,这是……这十几种纸,各有不同……”

    “而这笔,这是狼毛毫,这是鼠毫,这笔杆是,这笔杆则是……这是谢大师的手艺……这套上面每一只都有沈大师的签名……”

    “而这墨,这是松烟墨,这是沈墨……这墨,虽然比沈墨便宜了一些,但都是大师一块块亲自制作的,小众精品,上面每块还有不同的编号……”

    周逊看了许久有些眼晕。他见皇帝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决心找找话题,于是指着几套笔对他道“你觉得哪套好些?”

    皇帝看了一眼,心不在焉道“不都长得一模一样吗。”

    周逊……不爽jg

    “这,”皇帝好半天回过神来,连忙道,“好像是有点不一样……”

    周逊……

    皇帝“这几根笔,粗细不太一样?还是毛毛?哦,毛好像都是一样的,摸起来都很软……”

    周逊……算了。

    皇帝“没事儿,别纠结了,都买。”

    周逊……行吧。

    罢了,周逊有些哭笑不得地想,自己找话题的能力,或许不是太高明。

    他打算放弃找话题,可皇帝拎着笔走出书画店后,看见对面一家店时,突然亮了眼睛“这里还有卖鞋的店啊!”

    周逊??

    皇帝“咱们进去看看吧!!”

    周逊点点头。

    然后……

    “这鞋,能不能底下加装一些钉子?”

    “然后这款,能不能整个鞋舌和鞋带,嗯,我画给你看……”

    “还有这个,这个……”皇帝拿着两个极为相似的靴子问周逊,“你看这两个哪个好?”

    周逊……我觉得都一样。

    “罢了,”皇帝挠挠头,把鞋子放下,“走,不逛了,咱们吃饭去。”

    周逊“你不买了么?”

    “不买了,走,咱们去吃点好的。”皇帝道。

    他揽着周逊的肩膀走出这家店,在周逊的耳边小声说“我刚刚明白了。”

    “明白什么?”

    “让你呆在这里,就像是我呆在刚才那儿一样,不感兴趣。”皇帝对他挤了挤眼睛,“与其互相折腾,不如……”

    “咱们去做点彼此都觉得好玩儿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