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三轮车过来, 郭松简直精神抖擞, 不用林北亭伸手,他就招呼着把三轮车拦了下来。

    下山的人正是成全,他赶着忙着把山上得工作完成, 这得赶紧下山去帮着做凉鱼儿, 为了赶时间,他还把孙立手头上的三轮车骑下来。

    见林北亭成全心里还有点儿小担忧, 生怕小老板说他空车上下浪费。

    林北亭也不多问, 只让他把郭松的四个西瓜带下去, 另外还包括他这个人。

    听见这些,成全心里长长松出一口气,他赶忙答应下来, 又主动帮郭松把西瓜搬上车斗,另外还在地里捡拾一些晒干的玉米竿子当减震。

    三轮车地方小,带一个郭松空间就很有限了, 郭松也是坐上车斗才发现林北亭还在一边站着呢!

    “你怎么办?”郭松问道。

    林北亭咧嘴嘲笑道“我慢慢走下去呗, 谁跟你这样娇娇哦。”

    郭松“……”

    成全布置好一切, 就跟林北亭打了声招呼, 就慌忙得开车下山,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郭松才明白为什么林北亭刚才那么笑的看着他。

    无他,三轮车斗里坐着实在是太颠屁股了!

    郭松深深得后悔,他就不应该图省劲儿,坐在车斗里下山的, 这破青砖路实在是太特么遭罪了!

    下山之后,郭松揉了好久得屁股,心里还暗暗庆幸,好在他屁股已经是两瓣的了……

    同时,郭松还在心里打算,他确实得锻炼了,要不然等以后毕业,就真搬过来住吧,稍微给林北亭干干活儿,还能盯着点儿他这儿的东西别落了别人家去。

    思来想去,郭松觉得这主意不错,打定之后他才开始搬西瓜,把西瓜都在车里固定好了,郭松就开始蹲在林家后门口,对着林北亭翘首以盼了。

    林北亭没跟郭松期望的那样立马奔下山,而是在山上走走停停,偶尔看见哪里有情况,都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下,等明天给对应小组组长说。

    等林北亭下来,郭松已经快要等的花儿都谢了。

    “你等我干嘛?”林北亭非常不解“去屋子里坐着吹风扇啊。”

    郭松倒是有这么个想法,只不过“你屋子里啥时候蹦出来一头熊,把我嚯嚯了咋整?”

    林北亭“……”

    得!领着他过去坐吧,林北亭走在前面。

    就在郭松心里盘算着怎么分林北亭刚才剩下那半拉西瓜时,突然听见前面走着的林北亭一声怒吼“将军!”

    接着,郭松只感觉他眼前一花,跟着就是一团黑白影子蹿了出去,再往后,郭松就看见了林北亭生气的原因

    只见地上有一半的西瓜,里面被嚯嚯的不像样子。

    郭松心里悔啊!当时就应该把这半拉子西瓜吃了再上山才是!

    林北亭捡起地上的西瓜皮,只见里面已经完全空了,被将军咬的一点儿红色都没有,包括郭松来时他用勺子挖着吃的那半拉子,里头也没了,只有两半的勺子遗体摆在桌上。

    下午,林爱国还要给将军出门扛竹子时,被林北亭叫住了,林爱国回头看了眼二楼抓着铁栏杆可怜巴巴的将军,只见它肚子上确实鼓鼓的。

    林北亭下午也就没吃那么几口的西瓜,好么,将军趁着他出去的时候一伙儿把将近整个的十五斤大西瓜全吃了。

    担心将军肚子撑到,更担心它糖分摄入过多,林北亭逗着它玩球玩了整一晚上,逗到将军就算是看见奖励都不愿意动弹的地步。

    夜里,林北亭看着将军四仰八叉躺着时候,几近平缓的肚子,满意的睡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县里开始传起来,说是小老板家的西瓜特别好吃,这天,林北亭出来收账时,就被一小屁孩问到了。

    “没有啊,谁啊,这么会瞎说!”林北亭一本正经的很有那么一回事儿的说。

    小男孩相信了,转眼就把队友卖了,道“我家邻居小石头说的!他说他表舅舅在你那个上班,说你们家的西瓜特别好吃!”

    林北亭煞有其事的道“别听他胡说,他自己都没吃着呢,怎么能这么乱说话呢。”

    “也对,他都没吃到的,这是说瞎话!”小孩被林北亭的歪理说动了。

    林北亭差点出一身冷汗,他继续装作之前的样子照例进串串店开始查账,张扬是在林家吃过西瓜的,林北亭大方,见家里工人夏天干活出汗多,西瓜消暑解渴就经常请他们吃西瓜,张扬也有幸吃到过几次。

    张扬敢确信,在林家吃到的那几次西瓜绝对是他这辈子来吃到的最好吃的西瓜了!

    想到这里,张扬看了眼装模作样的小老板,不禁暗暗的笑。

    就在林北亭查账结束,准备走的时候,他又被桌子前坐的一群大汉拉住了。

    大胡子是这里的忠实粉丝,他扯着林北亭两眼亮晶晶的,问道“真的吗?”

    林北亭不大忍心欺骗他,眼骨碌一转,道“明天有空来我这边帮帮忙么?我山上的西红柿要摘不及了。”

    “有咧!”大胡子立马领悟,高兴的直咧嘴乐。

    生怕在串串店再遇见哪个老顾客不好骗人,林北亭赶紧从串串店出来,直接骑车回家,至于接下来的账,让林爱国同志出面吧。

    第二天,大胡子果然来了,他鬼精鬼精的一个人都没喊,就他一人单身前来,见着林北亭了,就拍他肩膀“小老板你真可以啊,我差点也要被你给骗了!”

    林北亭“嘿嘿”一笑,道“这不善意的谎言么,我山上的西瓜本身就不多,就留着自己吃的。”

    大胡子食指抖着,怪笑道“我就猜到了,要是西瓜多的话小老板你也不至于关门吃独食。”

    林北亭笑笑,“可不是么,”他手指捏着划出一个长条,道“我山上就这么一小溜溜的沙地能种西瓜,当时也就是看那片地空着浪费,也没想到西瓜种出来味道这么好。”

    一听见西瓜,大胡子对林北亭种田水平那是无条件的相信啊,他立马撸起袖子,左右顾看,道“哪儿呢?你要我摘啥?星星月亮我都给你摘下来咯!”

    “哈哈!山上的西红柿,实在是摘不及了,”林北亭一边领着大胡子去骑三轮车,一边道“这真没跟你胡扯,我山上的西红柿皮儿特别薄,摘的时候麻烦,得千万小心不能摘破了。”

    林北亭说着,还给大胡子配备了背篓和三轮车,大胡子这是第二次来林北亭家了。

    第一次来是当时林家翻修扩建院子的时候,可惜第二次林家山上翻修的时候他单位要求他出差,结果回来林家就不缺人手了。

    弄的大胡子之后见着林北亭都要扯着他肩膀啰啰嗦嗦“小老板,下次你们家还有啥事,一定要喊我啊!”

    林北亭这次就喊着他来摘西红柿了。

    的确没骗人,林家山上的西红柿从来都不好摘,不过也确实没有那么那么的缺人,毕竟现在山上工人长期短期加起来都四五十个了。

    尤其是隔壁的大学生们也在,还有时不时自动上门的娃娃脸警察们,虽说西红柿采收麻烦,但也确实没那么缺人。

    一靠近西红柿菜园地,大胡子就是一声“哇!”

    “这得有几十亩地了吧!”大胡子感叹道,只见这西红柿红红火火的挂在枝头,远远望去青色的枝叶红色的果在交相辉映的简直看不到尽头。

    林北亭“嗯”一声“手抓饼对于西红柿酱的需求量比较多,另外我还打算看情况再炸薯条,到时候又需要西红柿酱了,今年种的比较多。”

    “有五十亩?”大胡子估计着,虽说他家里之前也种地,但也没见着这么大一片纯西红柿的啊!

    “一百二十亩地。”林北亭道。

    “嘶——”大胡子觉得他太孤陋寡闻了,觉得他眼界实在是太窄了。

    突然,大胡子注意力转移了,他两眼冒光,道“又要出新品了?”

    林北亭不得不打击他一下“至少今年还不成,”他又指了指西边的山地,道“那边地方大多不好扩梯田,我只准备在部分能种植的地方种上土豆,到时候收获了再做薯条卖。”

    “哦——”大胡子眼神突然就颓了。

    林北亭觉着跟他聊天还真挺有意思,便笑着道“别着急嘛,等我这边慢慢发展起来,我都想好了,要弄个咱们清河市本地金拱门,到时候不论是炸鸡还是薯条,再或者其他饮料,一应俱全!”

    大胡子兴奋了,他这般贪嘴的模样简直跟小孩儿似的,真的很难跟外面冷面无情的社会大哥相联系。

    “到时候走出清河,走向世界?”大胡子说起来时,双眼都在放光。

    林北亭点头。

    “到时候咱们把咱们的金拱门也开到国外去?”大胡子又道。

    这下林北亭摇头了“就咱们自己吃,他们别的人爱来不来,爱吃不吃!”

    蓦地,大胡子就想起了这段时间外地人一直往云莲县来旅游的事情了,他咧嘴一笑,跟林北亭比个大拇指“小老板,真有你的。”

    林北亭淡淡笑笑,说话间他们就已经到了近处,大胡子主动从三轮车上下来,背上背篓立正站直,就好像等待林北亭发号施令似的。

    正好,林北亭遛完了将军也没啥事,决定也上来一起摘西红柿,便跟这边的负责人只会一声,拉着大胡子进地里摘西红柿。

    他们来的比较晚,这会儿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现在是三伏天,太阳热烈的很,刚过十点,就晒的人头昏脑胀了。

    “走走!吃西瓜!”林北亭振臂一呼。

    只见地里人们呼呼啦啦就欢呼的叫起来,大胡子跟着林北亭一路走,只见大部队越走越偏,最后到了山涧一小溪里,原来不知谁已经把西瓜冰在小溪中了。

    切瓜、分瓜、“咵咵”。

    大胡子满足的打出了饱嗝。,,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