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玄幻小说 > 荒海有龙女 > 第七十片龙鳞(七)
    第七十片龙鳞(七)

    本来准备好的满腹抱怨质问的话, 在见到玲珑时, 包括老奶奶在内,愣是没一人敢开口了。

    成国公虽然凶名在外,但他从不对家里人发脾气, 扶川是他亲弟弟, 成国公又重情重义,对家人只好不坏, 因此扶川才敢去觊觎长兄的爵位, 而玲珑呢?

    她打小就没有在国公府长大, 稍微大一点便很有自己的主意,十四岁的小姑娘在军中站稳脚跟,不仅令敌人闻风丧胆, 连将士们都对她言听计从毕恭毕敬——光是这份手段与魄力,就是二老爷扶川拍马都追不上的。

    而且,她不惯着老太太, 也不搭理国公府的人。

    玲珑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气场, 她本就是龙, 平时在人类世界生活时会有意收敛, 免得惊吓到人, 如今她可不想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 也懒得听他们说些贪婪的话,所以毫不遮拦。

    二老爷本就是个成事不足的家伙,一辈子靠着兄长才有在外面的威风,如今见了玲珑, 竟是双腿一软,不受控制地跪在了地上!

    就连二太太养的那只狸奴,也在玲珑跟前被吓得瑟瑟发抖。

    “知道我要回来,倒也不必这么大阵仗迎接我。”玲珑说,慢慢看向老太太,“祖母有话要同我说?”

    老太太嘴唇哆嗦了半天,想说点啥,却发现口齿发麻……不是她不想说,而是根本说不出来!凭良心讲,此时此刻她大脑一片混乱,心跳极快,呼吸进的空气是那样沉重,仿佛下一秒就能要了她的命。

    成国公在玲珑庇佑下并没有感到到这股威压,只是他对母亲这样的行为也很是反感,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父女俩对待成国公府众人的态度还是很相似的,那就是眼不见为净。成国公是碍于情分,玲珑则纯粹是懒。

    过去成国公随他们折腾,现在却不行了,他想了想,干脆拉着闺女坐下来,玲珑给她爹倒了杯茶,自己也倒了一杯,完全不需要下人动手,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毫不忸怩,有种说不出的大气。

    “既然今儿个都在,我便将话说开了。”

    成国公这一开口,顿时叫在场诸人心里一咯噔,都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接下来的话是他们极不愿意听的“我还是国公的时候,养着兄弟们及其家眷,孝顺母亲,也是理所当然,可如今皇上允许我立玲珑为世女,这下一任国公,自然便是玲珑了。到时玲珑为国公,她的叔父婶母还有堂兄弟姐妹们却继续住在国公府,未免不妥。恰好今天人齐了,咱们便当着这个时间分个家。”

    这家,其实他在娶妻那年便想分了,只是那时师出无名,总不能叫人对周氏指指点点,说她把娘家搅和乱了之后,一扭头嫁了人,连婆家也被她弄得要分家。

    老太太还没反应,二老爷扶川一口否决“我不答应!”

    玲珑瞥他一眼“你凭什么不答应?”

    这完全没把扶川放眼里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二老爷还想发火,玲珑脸一沉,他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半句话也不敢多说,连气都要喘不过来了。

    “兄弟大了,各自分出去单过本是常理,你难不成还要我的女儿继续养你们一大家子?”成国公才舍不得呢!他闺女以一介女儿身屹立朝堂,已经花费了许多精力,哪里有时间再浪费在多余的人身上?到时候他闺女在前头冲锋陷阵,家里这群人吃香的喝辣的再给他闺女拖后腿?

    想都别想!

    “父亲在世时,便已想好了分家,我那里还有父亲的手札。”

    成国公再一次感慨起老父亲的老谋深算来,说起来除了娶了他娘这件糊涂事,老国公一辈子那都是活得特别敞亮。

    他甚至预料到自己死后,老妻肯定不会允许分家,又要大闹一场,便早早分好了家产,将手札留给成国公,什么时候成国公觉得时机到了能分家了,那便分。

    老国公爷是个公平的性子,除却成国公因为是长子占了大头,剩下的家产是各自等分,连出嫁的女儿都有,不偏不倚特别公道。

    只不过在二老爷等人看来就是大大的不公。

    他们住在国公府,花销都走公中,自己手里攥着的仍然是自己的,但这一分家,眼看着到手的铺子田地银子好像不少,可早晚会花完,而且多年来他们早养成了大手大脚的毛病,分家了可是要搬出去自己住的,国公府这么大这么豪华,谁乐意去住窄的要死的小宅子?!

    老太太完全没想到老国公死了,还留下这么个东西来,她想起老国公在时,这国公府自己便是寸步难行,心中对老国公便充满怨恨。只是她又不想想,老国公也不是没给过她机会,也不是没教过她,奈何她是烂泥扶不上墙,倘若不是她给老国公生了三个孩子,她连这国公夫人的位子都坐不稳。

    本朝开国不久,当今皇帝是第三代,老国公那是跟太|祖皇帝一起打江山的人,可惜太|祖皇帝因为早年南征北伐落下病根早早去了,老国公便又作为老臣辅佐了先帝,太|祖皇帝对老国公有知遇之恩,对无父无母的老国公来说,太|祖皇帝便宛如父亲一般。

    他早年没遇到太|祖皇帝时,曾受过一户农家恩惠,那农家见他身材高大又有一身好力气,便把自己女儿许配给他,这便是老太太了。本朝建立后,因老国公奋勇杀敌立下汗马功劳,太|祖皇帝便封他为成国公,老国公不忘糟糠,将老太太领回京城,只可惜老太太实在糊涂,闹出不少笑话来。

    偏偏还不听人劝,不要人教,在外头口无遮拦不知坏了老国公多少事,许多人私下便偷偷笑话老国公一世英名,全毁在这糊涂女人身上。

    于是成国公出生后,老国公第一件事便是把儿子抱去自己养,次子扶川出生时,老太太死活不肯再答应了,接下来出生的女儿扶歌,老太太则不放在心上,乡下大多重男轻女,因此老国公便亲自教导长子与幼女。

    可能是老太太闹出的事儿太多,先帝爷看不下去,便做主赏了老国公两个妾。

    这下老太太彻底被吓傻了,太|祖皇帝在的时候,看在她是老国公原配的份上对她多有照拂,没想到先帝完全不讲理,她总算明白不是什么人都惯着自己,因此老实了一阵。

    老国公对她也着实失望透顶,当年是为一饭之恩娶了她,没想到最终却变成这样。

    你说你有什么办法?老太太觉得别人瞧不起自己,却又不乐意去学,见了人仗着老国公开口就怼,一张嘴不知得罪多少人,如今她是老了,不怎么出门了,当年跟她掰头的夫人们也大多做了祖母或是已经逝世,倒也没多少人记得她曾经多么荒唐。

    想也知道,成国公征战在外,老国公又不在了,国公府的姑娘们受她影响会长成什么样子。

    要成国公说,这早点分家,家里的姑娘说不准能嫁得更好些。

    反正他只有这一个姑娘,其他侄女的婚事,成国公才不管呢,又不是没爹媚娘,轮得到他这个大伯父插手,侄女们嫁得好不好,侄儿们有没有出息,成国公半点不关心。

    二老爷倒是想叫嚣不服,可惜成国公父女都不是省油的灯,别看平时老太太对着成国公横挑鼻子竖挑眼,只要成国公一拉下脸,老太太就懵了,无他,太像故去的老国公了……她对丈夫虽然有怨,但更多的是畏,因此半点不敢反驳。

    这一通闹,都还没闹起来,就被迫分家,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真别说,干脆利落分完家,这对父女就相携出去吃酒了,当然,不忘留下两名家将“帮助”其他几房搬家,该给的绝不吝啬,不该他们有的一样也不许少。

    老太太等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她想闹,可那父女俩都不在,闹也没人听,只有二老爷在她跟前哭诉,哭的她头晕脑胀,幸好还有贴心的侄孙女孔纹玉在边上安慰照顾,才使得老太太心情好上些许。

    而孔纹玉也不过是表面平静,内心却是一片波涛汹涌,旁的不说,光是这爵位……爵位怎么能让女子继承呢?

    五年前玲珑离京,虽然对外都说是奉帝后旨意,可孔纹玉知道,这位胆大包天的表姐根本就是自己偷溜的,那时她心中有个见不得人的阴暗想法,想着若是那娇滴滴的表姐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

    当然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她也仅仅是有些许嫉妒罢了,可随着后面表姐越来越威名远播,甚至被封为将军,今日甚至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世女”,所有的嫉妒怨恨都到达了!

    这一切本来她也可以拥有的!都是成国公沽名钓誉,对她母亲始乱终弃,才害得她如今寄人篱下,终日以泪洗面!

    母亲当年嫁人时便有了她,说不定她也是成国公的女儿!那这样的荣耀,合该分她一半才是!

    日日夜夜受这样的想法影响,孔纹玉不扭曲都难。

    这也是后宅姑娘们的现状。

    现代社会宅在家中的人也不少,但是有手机电脑网络,足不出户仍然可以与很多人交流,对外面的世界也不会生疏,可古代社会,成日在这小小的后宅转悠,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弄得不和,好像除却勾心斗角没有其他的事可做,也没有其他的方式能够实现自我价值,安安分分活到十五岁,然后嫁人生子,再让自己的女儿也顺着这样的轨迹活一辈子……

    再加上孔纹玉的母亲罗氏本就性格自私虚荣,为了嫁给成国公与老太太合谋,闹出一桩丑事来,也是成国公对老太太还有几分情面,才没有揭穿,罗氏被迫远嫁,愈发怨天尤人,孔纹玉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受这样的亲娘影响长大。

    等爹死了,亲娘更是成日咒骂成国公府,后来她被接到老太太身边,老太太与罗氏那样好,性子也大差不离,终日感叹,诸如当初你娘若是嫁给国公爷该多好,玉姐儿也就是国公府尊贵的嫡出姑娘,两家亲上加亲云云……听得孔纹玉野心日渐疯长。

    人都有私心,为了更好的生活往上爬无可厚非,只是孔纹玉本身是非不分,教养他的人也如出一辙,长此以往,性子能好才怪。

    只是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成国公也好,玲珑也好,都不可能去为孔纹玉操心。

    尤其是玲珑,罗氏觊觎她母亲的位子,她怎么可能给孔纹玉好脸色?寻常人家的儿女,兴许会因为父亲孤独无依,劝慰父亲续弦,说什么母亲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玲珑却不。

    阿爹喜欢阿娘,便最好一直曾经沧海难为水,正如玲珑想要吞噬的爱意,只能私有。

    成国公不知道旁人家是怎么教养儿女的,反正他对闺女的态度就是怎么高兴怎么来,怎么快乐怎么来,玲珑想做什么他都答应,是当女将也好,是入朝为官也好,是做女公爷也好,只要她想,他这个做父亲的就会为她双手奉上。

    因为是玲珑,才这样。

    若是本来那个女孩,成国公便会绞尽脑汁为她寻个如意郎君,保她余生安稳幸福。只可惜,他死得太早,很多事情有心无力。

    世家需要子女联姻来保持平衡维系势力,而玲珑显然跳脱出了世家女的圈子,说起来她从前在京中时也很少与贵女们玩,采花扑蝶这种事,她只有无聊至极的时候才会做一做,大部分时候,她觉得骑在马背上砍人更快乐。

    谁叫她不饿不困,正处于最好的状态呢?

    而皇后娘娘则一直在操心她的婚姻大事,怎么说都已经十九岁了,本朝哪里还有十九岁不出嫁的姑娘。她一方面欣喜于玲珑的能力,一方面则忧愁她的未来,在皇后娘娘看来,哪怕玲珑很优秀,很强大,似乎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可这怎么行呢?一个女子,总是要嫁人生子的,否则人生不够完整,又要如何是好?

    于是她先探了探玲珑的口风。

    对于嫁给太子,玲珑想了想,却拒绝了。

    谁知她还没来得及说拒绝的理由,太子便冲了出来,一双微微泛红的眼睛盯着她“玲珑姐姐不想嫁给我,是因为我年纪小吗?”

    皇后娘娘本来是觉得这事儿能成的,才答应太子留在隔间听着,谁曾想玲珑拒绝,场面顿时便十分尴尬,饶是三人感情极好,此时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能缓和气氛。

    玲珑见状,伸手,屈指,狠狠地弹了太子的脑门儿一下。

    太子猛地捂住额头,他生得白净,玲珑这一下却没留情,不说疼得龇牙咧嘴,也让他眼睛冒出泪花来。

    “不想嫁你是为你好。”

    太子负气道“不想嫁我根本就是因为不喜欢我,哪里是为我好!为我好,姐姐就该嫁我才是。”

    皇后娘娘也期待地看过来,很显然,她也觉得玲珑嫁给太子是件极好的事。

    玲珑把太子拉到身边坐着,一手握住他的手,一手握住皇后娘娘的,认真道“姨母,永嘉,我是认真的,我这辈子都不打算嫁人的。”

    “什么?!”皇后娘娘第一个不同意!“这不行!”

    “您先别激动,先听我说。”玲珑好说歹说才把情绪激动的皇后娘娘给摁住,她脸上带着笑,问“姨母,永嘉,我厉害吗?”

    母子俩齐齐点头。

    “即便我点头答应嫁给永嘉,我也不会为他孕育子嗣。”迎接着两人震惊的目光,玲珑不疾不徐地说出了“大逆不道”的话,“我这一世的规划中,从没有包括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永嘉心有抱负,想要成为千古明君,可是娶了我,你还能做到吗?我有信心,让永嘉爱我爱到愿意与天下人为敌,即便我不生子,他也不离不弃。姨母,您想要看到那样的情况吗?永嘉呢?又愿意在对我感情还不深的时候便轻易答应放弃从小到大的梦想吗?”

    “毕竟娶了我的话,日后史书上只会记载你对我情深似海,却不会说你是个明君。”

    玲珑耸了耸肩,“但如果我只是个臣子,我就可以帮助永嘉成就一番帝业。”

    “难道姐姐嫁我,便不能助我?”

    “那当然也可以。”玲珑回答,“只是我在这个世界只会停留个几十年,我愿意助你,是因为姨母疼我爱我,是因为你护我信我,是因为阿爹心中念着我,我才愿意对这世界有所回馈。可是,这份回馈是有期限的,做你的太子妃,与做臣子,对朝臣来说可完全是两回事。”

    只要她愿意,她也可以留在这个世界度过个几万年,为他守住这江山天下——但那不可能。

    她的爱意总是很短暂,人死灯灭,她不可能为了已逝去的人停留。

    太子呆呆地看着她,似乎没有想到向来对自己宠爱有加的姐姐会说出这样近乎无情的话来,但同时他心中又有一种说不出的了然,是了,没错,正因为她是玲珑,她才与其他人都不一样。

    “不过……最重要的。”玲珑看了太子一眼,“是我对你没兴趣。”

    太子……

    这样说就更伤人了姐姐。

    “别误会啊,不是因为年纪的关系,就是那种……你懂得吧?感觉。”玲珑点点头,一本正经,“我可以成为你最值得信任与托付的人,会让你和姨母不需要再去依靠皇上,我会成为你们最强大的后盾,其他皇子也好,宠妃也罢,无论他们拥有怎样强大的外家,都无法撼动你们的地位,我会成为这样的人,我保证。”

    她并不是在说大话。

    只要她想,她就能做到。

    皇帝必然会信任她,因为她是女子,因为她不嫁人,因为她连孩子都不要,而且一切的初衷并非是牺牲,而是出自她自己的意愿。

    “你可以不嫁太子,可是不嫁人……怎么能行?”皇后娘娘喃喃着,“姨母知晓你有大志向,可是、可是……”

    她可是了半天,也不知要说什么才能打消玲珑这惊世骇俗的念头。

    “姨母~”玲珑软绵绵地朝皇后娘娘怀中蹭去,“我知道您最爱我啦,我就是不想嫁人不想生孩子嘛,这是经过认真考虑做下的决定,您就帮帮我嘛!”

    皇后娘娘下意识摸摸她的头,语重心长道“你看别的姑娘家……”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呀,嫁不嫁人生不生孩子是我的自由选择嘛,我又没有瞧不起别的姑娘家,我只是有我自己想做的事。”她抱住皇后娘娘的胳膊拼命撒娇,“要不是有姨母在,哪有今天的我呢?”

    皇后娘娘叹了一声“若是早知道你会这样想,当初就该押着你学女红。”

    说是这样说,她又哪里舍得。

    玲珑甜甜一笑,“那皇上那边,就要麻烦姨母啦!”

    皇帝虽然也疼她,但玲珑对他并没有几分真心,毕竟皇帝的心里装了太多人,那样的喜爱,对玲珑来说只是可有可无,有花在皇帝身上的时间,她还不如睡觉呢。

    太子仍然是失魂落魄的表情,玲珑两只手分别捏住他两边的颊肉,虽然已经十五岁,但太子脸上还是有些没褪去的婴儿肥,生得非常俊秀,换作别的时候,玲珑倒是无所谓嫁不嫁,可她从来不需要别人牺牲自己的野心来成全她的一时贪色。

    “皱着一张脸做什么,真把自己当小老头啦?”

    太子的脸被挤成一团,他心里还是不高兴,因为他打小就知道自己会娶她做妻子的,可她却不愿意嫁。

    姐姐选择的路……是非常难走的,虽然她已是世女,又是将军,可对于大部分臣子来说,她的所作所为是离经叛道惊世骇俗,是彻底地挑战了男人的社会地位,她需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才能够证明自己,这样真的值得吗?

    接下来,玲珑乓的一拳,敲在了太子的脑袋瓜上。,,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